2017年4月21日 星期五

Day 0-116 不想讓人失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看見蝦皮有客人的訊息,感到不情願、不想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當我看見訊息裡問我貨物什麼時候可到時,我在內心產生想要滿足、迎合,使對方滿意的念頭,而這在我裡面行程害怕讓人失望的壓力,在我的肚子裡有類似火焰在翻滾。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了解到我必須誠實地告訴他我的狀況時,我感到抗拒的,因為其中我相信我是基於“想要充分擁有我的時間”、“不想剝奪我自己的假期以完成小生意”的念頭而告訴對方我可以出貨的時間--即我在內心衝突著關於我是否能夠配合。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不能滿足客人的心情,害怕我如實的稟告會讓對方受傷,在這裡我聯想到我簡潔的言語曾令我的室友像我反應過於冷淡,使他難過。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此刻基於這個客人是女性,因此我也投射了這種“介意”在女性身上,並相信我裡面的恐懼,關於他一定也會因此感到我是冷漠的,而這將影響到的可能是對我的評價,以及他是否會再繼續回應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擔憂以及產生放棄的念頭和能量,想要放棄繼續經營蝦皮。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面對我會產生迎合、盡可能滿足責任方而繼而產生恐懼的情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像/活在我對自己一定會引起交易糾紛的恐懼中。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交易糾紛對我而言將是使人崩潰的,是麻煩的,對我將是有害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只要放棄蝦皮,我就可以遠離這個討好人的恐懼以及驚恐中,重新做回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活在無為的環境,將會是相較去做交易而言更為安全的。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了解到即使我逃避了這個環境,我的這個型態(pattern)仍然不會消失,他會在不同的其他事情上以不同方式顯現。

我明白我逃避這個環境,是將我會產生這些恐懼、不安以及內在衝突,甚至內在衝突就是藉口,而我將這些歸咎在這些客人以及我參與這個交易的環境上。即我為我自己找藉口,不管怎樣,這其實就是我不願意真正面對這個型態的我,而想要逃避這種困難的體驗,轉往最舒適(無為)的環境,實則拖延了我自我改正,或是從中持續的看見自己在這其中的問題。

我明白所謂脫離舒適圈,實則就是當我看見改變/面對自己的障礙,是一件很嚴重的/巨大的/疼痛的困難、當我不再呼吸在此刻,而是活在我所想像的各種恐懼發生的情景中,這在我體內形成焦慮,以及為我自己尋找各種藉口來拖延面對/逃避這個狀態,以讓我不用再繼續看見。因此脫離舒適圈並不是一個信念能夠支撐起來,而是要持續的在呼吸的自覺下承諾自己去做為原則而活。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感到焦慮、想要逃避,並且活在恐懼信用破產的想像中時,我呼吸並停止,寬恕我自己此刻產生的念頭,以及移動我自己去實際的呼吸和尋找能夠支持我的資料,並且--先列出我要找尋的協助為何,以免我迷失在資料中忘記我原本的目的,而使我再度焦慮起來。

我承諾我自己活出:走出舒適圈,重新定義這段字詞,關於其中我承諾我自己,實際的為自己負起責任,面對在這狀況中我自己的恐懼以及抗拒,去實際的做出我所承諾外界(名譽/信用)的責任,明白此刻我做要做的,只不過是在為我當中所承諾的,以及我投入蝦皮,成為賣家所應當去研究的、維護的、執行的學習和知識,唯有在這我所容許和接受的現實中持續的負起責任,才能夠做出對全體最好的決定和結果。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