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Day 0-115 我對著空氣模擬/演出罵人/諷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在用錯的方式進行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回去我害怕做錯的點回顧相關的文章,只因我“懶得”去從文章中去尋找,我相信我會在尋找過程中迷失/忘記我的出發點,而導致我浪費太多時間。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必然會迷失/忘記我的出發點,基於這個“尋找資料”的行為使我聯想到過去我曾定義我自己擁有這些類似的經驗,而成為我此刻的理由與藉口,並自我欺騙這會是為我可接受的結論與做法。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懶得去從文章中尋找這個點,去深入看見我的出發點,是我抗拒去整理、為自己負上責任付諸行動,而想要在此刻拖延,並欺騙我自己“我會找到對的自我寬恕方式的”以繼續逃避這個問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像我的朗讀自我寬恕的時刻,如何干擾著別人(室友以及他的客人),而能夠讓他們好奇以及不解:我在做什麼?為什麼我看起來毫不在意?也毫不介意/受動搖她們之間的女孩時間?從這個蓄意的思想去進而從其中的女孩時間去定義他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實際的空間裡我對著空氣模擬/演出罵人或是挖苦或是諷刺等樣子,這些行為設定在我想像他們前來並真的詢問我關於我的狀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可以挖苦,傷害別人,以自我的角度相信我有這個機會--即是別人會過來靠近想要了解我的感受。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即使我相信有人會靠近並想知道我的感受,我仍會不加思索地將我的批判以及我的輕視傾瀉在這人身上,在這其中我是完全沒有顧慮到這整個存在的感受,我只在乎我自己的心智感受,即我的念頭和信念。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告訴我自己他們的行為很白痴,很可憐,繼而讓我在每一次的自我確認下,對於他們的歡快/笑聲時刻不再有好奇/嫉妒/介意的感受。我實則是在藉由欺騙壓抑自己的好奇以及情緒化,即我抗拒被受到影響--避免讓我變得脆弱/不穩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定義他們參與昨日女孩時間的動機,一定都是因為要鞏固自己的人際關係,並針對不同的對象我給出不同的理由和他們的行動背景,基於我在過去對他們的定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透過想像他們在內心的盤算,甚至定義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瞎搞什麼”來讓他們整體而言在我眼中看起來是愚蠢/像機器人一樣的,而這更能讓我感到平衡,即我能因為把別人當成弱於我的,而不再感覺受到威脅。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了解到我在透過欺騙自己去逃避面對我自己心智卡困的點,而透過自我欺騙讓我可以滿足在我慾望的地方的能量,而真正成功的忽視我正在容許被侵蝕的自我誠實。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面對和體認到,在這其中,我被自我限制了我的行動、以及我相信我會因為他人在他們心中如何看待我而使我現實上受到威脅,而沒有瞭解到,這都是我的心智的介意與恐懼,我壓抑這一部份,透過我自我欺騙“我已經用呼吸”來帶離我自己走過這一刻,而沒有在我再次經驗到這一刻時再回來實際的做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走得比某特定我所正在貶抑的人還要前面,認為他們有什麼什麼不足,而這些聯想實際上在我裡面產生了負面的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藉由我聯想/回憶我曾定義這些人的點,去想他們有什麼什麼不足,而在此刻他們女孩時刻/嘻嘻哈哈的行為被我定義為:背負了愚蠢卻還表現的自己很成功、認為人際關係會是自己的救贖的蠢蛋、始終都不願意一個人來真正面對自己的這些問題的懦夫!而對他們感到輕蔑、不滿,在此同時,我已經與他們分離開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他們沒有為自己負起責任,而感覺他們是沒有救的,在我裡面產生有害的、無奈的的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去看見我正在專注於別人的極性定義,而沒有給回我自己的內省/檢視,了解到在活在別人的意識中進行自以為的批判,這是個陷阱,讓我自我欺騙這是與其他人合為一體,實則我是在批判別人,並從中結論:我幫不了你,你真的是太可憐了,太不愛自己了等,然後從其中獲取對我自己的自尊,力量:彷彿我可以決定要不要協助別人,或是決定要不要忽視某人、放棄別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心智中出現一個同學的臉,然後我產生:卑鄙的形容與定義。並將藥劑而聯想我過去與他接觸時他卑鄙的徵兆,繼而再聯想回我自己關於我在過去與他接觸時他因為我的關係曾經有那麼一刻是有救的。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我產生卑鄙的定義時於一個呼吸間停止,而是順著我的慾望去聯想到我曾經如何能夠改變這個人--如果我當初繼續與他來往的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能夠改變、改善一個人--只要他選擇追隨我成為我的朋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基於恐懼孤單或是渴望一段關係已能支持自己的人,是懦弱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不為自己負起責任去改變或是認識自己的行為,都是可憎的、丟臉的、羞恥的,而這在我裡面形成一股批判別人的理由和力量。

我明白我成為心智利用了desteni的知識去累積與容許我在每一次的知識的獲得時正面的定義我自己,並將知識視為正向的力量,只要我夠服從以及熟悉這些知識,我就有更多的字詞以及能力去指揮、批評別人,心智正在把我企圖變成一個知識,並藉由我的知識來在批判和貶損他人中得到能量。

我明白我在其中的能量運用在我自己的自信以及我的信仰裡,去構築我信仰的堅固性,企圖讓我在“脆弱的一面”,即是我的忌妒、自卑、恐懼、自尊的層面變得更加強壯,透過減低別人在我心中的意義以及“他們的價值”,讓我感覺不再有受威脅,而這將帶給我如同心智一種平靜、超脫的自我欺騙。


我承諾我自己實際回去研究關於我害怕做錯自我寬恕的點:即是我如何才算是專注在一個點上的書寫,而怎樣才算是在聯想過程中達成深入的自我寬恕?進行研究,或是提問,為自己負起責任。

我承諾我自己在我心中提醒我自己:你是心智還是在此刻?提醒我在我每一個念頭產生時。
我承諾我自己在我產生念頭時,我觀察他是在我呼吸中真正被我釋放,還是被我壓抑,他是實際上成為了我,還是不再出現在我此刻,而我是否已經回到物質現實。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