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

Day 0-117 我與弟弟長期以來的相處模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與我弟弟發生衝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聽見我弟說出一些我所不期待的言語,讓我感覺不受尊重。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弟對於我的指責都在針對過去的我,以及他臆構中的我,而因此都是他的偏見,都不是他表現得那麼肯定與正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並相信我弟從我身上看見他的正確,因此他相信我就是比他弱的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弟弟說出不體貼的話,是與我劃分界線,以及顯示他並不尊重我,尊敬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與我弟弟溝通是困難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與我弟弟溝通失敗、得到不被尊重的感覺而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想要逃避與弟弟發生衝突的機會,因此我選擇不再解釋、不再“胡扯”,而是順從、忽視、不與表態,任由他持續堅持自己的觀念,而我持續的恐懼他接下來是否會轉而攻擊我的價值觀。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他面前壓抑我自己的價值觀而感到抑鬱、不滿和難受。
我寬恕我自己沒有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了解到我應該看見我的價值觀的真相,那是不是因應我弟弟而相對衝突產生/引發的,而這個屬於心智的力量的競爭,正在困擾著我,或者使我與弟弟分離,以能量的輸贏來定義我們之間的關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弟弟轉而攻擊我的價值觀,及我害怕看見弟弟正在欺凌我/輕視我,而相對沒有做到我所期待的尊敬姊姊、尊重姊姊,如同不同的為的去崇仰、尊重。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我弟弟投遞了虛假的尊重的期待,希望他能夠在包容我的行為時表現出基於我是高於他的而作出讓步或是考慮。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需要別人尊重我,即我需要別人認可、臣服、屈服於我所定義的輩份以及地位,來顯示我的價值與力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我從弟弟身上得不到我所渴望及需要的尊重時感到抑鬱,並且對我的弟弟產生憤怒的情緒,而沒有了解到我正在與我的弟弟分離,並且是由我自己去容許我和他並不是平等如一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沈浸在重複性的念頭關於: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而讓我不去面對在這其中我如何容許並造成我這樣的心智狀態,以及不去再深入我與弟弟關係演變成如今的實際後果的原因。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決定只要不再碰觸或是產生衝突,就不會再出現這個負面的感受。而我接受並容許這樣的做法,使我與弟弟最後是疏離以及不能適應親密的相處的結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只要減少我們的直接衝突,一切都會不再發生,只要不再發生,就沒有關係,就無關痛癢。

我明白我體內一直存在對於與弟弟起衝突的抗拒和陰影,這反映在我的物質身體的反應,當我的弟弟表明他的價值,或在我之前,或在我之後,如果與我相悖,我就會選擇沈默,並且肢體開始僵硬,暫停我的伸展與表達,而在我裡面,我已經基於過去的經驗去呈現我們爭辯,以及依循著過往的程序達到不歡而散,或是在內心壓抑怒氣直到身體很痛苦的抗拒。

我明白我壓抑我的怒氣,基於我恐懼激烈爭吵時所承受的痛苦,而實質上壓抑也造成我體內的痛苦。在我心中,我更抗拒聽見對方貶損我,直接的容許他自己去批評我,輕視我,等於他已經在心中接受我是可以被這樣對待的,那麼就代表我已經在他心中被看得更少,更微小,更低於,甚至從我身上得到優越感、正確性、勝利等正向能量等,而這是我所不願意被對待的,相對的我相信與接受我會比我弟弟還要對,並且想像她最終會信服我、畏懼我、尊敬我、向我懺悔等,包括他實際已經對我不敬,我仍然接受我相信:他最終會知道他是錯的,而我是對的。

我明白我容許我自己恐懼弟弟不再尊敬我,是我已經定義/標籤他是身為一個人仕:必須信服我、聆聽我、尊重我的言論、包容我的言論的對象。我已經對他產生這樣的期待,因此當他沒有做到的時候,在我心智中產生: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並且困擾著我自己,而產生心智情緒反應。而這是沒有必要的,也是有跡可循的,在於:我一廂情願的投遞我的期待和渴望,那是以我自己為考量,而不是為了我與弟弟平等一體的關係,而弟弟相對的也不會與我發展一體平等的關係,我和他之間的分離反射了我們彼此都在失衡的關係中各自捍衛自己的價值與力量,來互相為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找理由去解釋,並渴望從中去重新信任自己,以及抗拒真正為我們之間的關係負起責任去改變。

我明白我會持續處在情緒中害怕以及存在著起衝突的抗拒,在於我不願意放棄我對弟弟的期待,以及我未寬恕在過去我建立對我弟弟種種不滿以及成見,因此仍然期待我自己以能量的方式去報復/證明我自己是強/正確於他的。

我承諾我自己面對弟弟投遞過來,對我並不真確的指控、攻擊、或是抱怨、訕笑、開玩笑等,我在我心中檢視我的情緒反應,並且寬恕我自己這些情緒,配置我自己在呼吸中釋放這些能量,並在此刻了解:正在發生什麼事?而簡單的否認。

我承諾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我心中產生正向的興奮(在我覺察到我正在配置我自己回到此刻時,我產生興奮的感覺,因為我正在定義與想像此刻的我自己正在實踐我曾經自我承諾的事情),想要浮誇或是在弟弟面前以我曾經習慣、樂在其中的表達方式去回應時,我呼吸並停止。明白這並不是可行的方式,這是一直以來讓我不能好好準確並真切的表達我的立場,而使對方持續的配置他的成見持續地看待我的原因,因此我要釋放這個興奮的慾望,明白他並不是適合此刻,而是代表我自己對於我自己在行走進程的興奮--這是完全是兩回事,而且並不適合/相配的反應機制。

我承諾我自己,在目前盡我所能的接受與面對/看見我的興奮如何在我覺察的時刻干擾我,使我分心而做出不適合的反應,並且在呼吸中釋放/放棄這個能量體驗,並回到此刻配置我在這個實際的狀況裡,我應該:目前我能做的就是堅定但溫和地否定,不再參與一些廢話,去繼而對我倆產生心智反應。

我承諾我自己,在我冒出:他可能會怎麼做的想像時,我呼吸並停止,回到此刻,嘗試再次確認,或是放下,關於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