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9日 星期日

Day 0-66 走出我的擔心/農夫夢 2

我明白我的出發點是基於利己的思維的。我沒有把錢甚至是朋友當做與我一體的存在,他們不會真正從我身上得到真正的好處,也不會真正想要傷害我。我所害怕的是一旦被這兩者所背棄,我將會無法在這個世界上生存與立足。事實是,從沒有什麼可以影響到我的存在,我的本質,包括外在的眼光甚至是言語傷害、詛咒、評判,甚至是我的心智,都不會動搖我本真的存在。所有我的幻象並不是可以信賴和成為的。不論是財還是朋友之於我,都是與我一樣的存在或人仕,我必須保持覺知並明白這一點,當我產生暗聊或情緒,表示我走入幻象之中,而我既然有覺察力,也將有能力走出來。

我的未來不是基於恐懼而推著我去規避或是實踐。恐懼和擔心也不是基於對全體的考量,僅是我的自我利益。當我基於自我利益而計劃我的回應以及改變,則會對這個系統帶來後果。我會基於自我利益而追求我的快樂與成功,我會為了娛樂自己而努力在系統裡生存。當我開始恐懼人群帶給我的壓力,開始在意他人投射在我身上的情緒,那麼我就不在是活在我當下的呼吸,而是活在我投射出去的鏡像之中。

當我腦中不斷跑出朋友曾對我坦承過的不好的念頭,我就等於持續地活在不安與這個情境當中。讓我持續在緊迫的狀態,精神壓力讓我的胸口是壓抑的。我的身體也因此出現了顯化的症況。

關於從事農務,事實上我自己帶有理想的畫面,而沒有正確的知識,卻又預設立場不希望有人干涉。是因為我同時也預設我無法處理接受對方指導時與自己的理念衝突時的狀況。我總是希望我的理想能夠實現,最理想的實踐方式就是用我自己的方式去摸索。而這個潛意識會在事件發生時變成我活躍的顯意識,並且極度的影響我與別人之間的摩擦。

我總是不死心的想要強調我能夠證明這是可行的,甚至會想要說服對方讓我自己來證明我的說法。我信任我腦中幻想的做法與成果,更勝於對方的做法。僅因為我相信對方只會標準化生產,我要走的是自然農法,如果在唯唯諾諾的學習下,我會學到不友善環境的方式。

僅僅是我的幻想就已經涵蓋如此多的固執與偏見,而目前顯然的這都是目前為止我對自己的了解而做的假設。

在寫到這裡時,我自己也必須承認這個想法一定會踢到鐵板的。我看了不少的影片和資訊,還是流於對自己的過度自信和自大中,我相信我是廣學博聞的,不想我是變成只相信自己“親自找”的資訊,而不願接受現實中別人提供給我的知識。簡單來說我自大、不相信別人會比我正確。

我承諾我自己,解構我當下的暗聊或情緒,寬恕我接受與容許的,停止我緊繃的肌肉,慢慢在我的呼吸中放鬆我的表情,連同停止我的暗聊,釋放我的情緒能量。在我自己給予自己的沈默裡調整我在宇宙裡的立足點,以我自己的物質性身體與呼吸一致。

我承諾我自己,在認為自己是對的當下,我暫停,並且主導自己深呼吸的動作,在一個呼吸間停止我的言語以及我預編程反應的衝動。我要在學習與實行自己的理念之間設一個彈性的容忍度,並在學習中調整我自己的理想,以及隨時檢視我的價值觀,我的知識等。基於對全體最大利益來考量如何在學習知識與我的理想之間找到最好的方式。

其中如果有自尊心作怪或是偏執的慾望想要掌握、抱怨、或是感覺被侷限,我要退一步呼吸,走出這個情緒幻象,並觀察這個現象中的我應該如何處理,才能做到最好的解決。

當我被質疑說話過於冷漠,沒有溫度時,我檢視我自己是否是沒有活出溫和的,以及看清對我說這句話的人是個怎樣的人,再來解構我其中有什麼心智的反應。我明白不是誰說我怎樣,我就要感到有壓力,或是憤怒或是恐懼被人討厭,被人亂講。有時那也不見得是客觀、合理的說法。我檢視是否我是有惡意的,或是以自我利益為出發點的。

當我被說不夠圓融時,我檢視是否是我的情緒所造成的反應。如果是,我就改進,並且回到我自己活出溫和。當我被說是過於語氣簡短、冷漠時,我檢視我其中是否有情緒。如果是,我要做自我寬恕,並且以我對此人等如對我自己的濫虐道歉。如果沒有,可能是我過往與現在的轉變是被感受到,我只需要溫和解釋,並且溫和對待別人,證明自己沒有惡意,那我可以依然繼續如此自處,以便學習如何透過溫和穩定我自己。

謝謝,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