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7日 星期一

Day 0-71 依賴是愛的錯覺

剛剛在上課的時候,我發呆並想起了我高中時的閨蜜,快速回想我與其快樂與結束時的回憶。然後回到我的當下,我發現我又在試圖幻想她坐在我旁邊的座位,對著我微笑。

然後我陷入愉悅的情緒回憶中,我容許我持續刻意的進入我所製造的幻覺裡,想像這個幻覺裡她在對我說記憶中她最常說的話,那曾讓我笑到眼睛都瞇起來的小女人,讓我開始懷疑自己的感情的默契和快樂。

接著我反思我現今對待我的好友,感覺等如當時這個閨蜜曾對我的,任性與放肆,喜歡誇飾亂說話,最後看到對方無奈的表情捧腹大笑。

我有一部分的人格個性,受到她的影響,每當我說出一些特定的話,我有一種感覺是,我成為了一部分的她,就算只是一句話,可以感覺我是因為她存在過我的人生,才學會說的。

我曾經如此喜歡與她曖昧的打鬧,同時我也認為我不是真正的愛她,愛一個朋友。

我當時已經困惑我是真的無私的愛她,還是只是貪戀她對我的喜愛。

我解構我自己,我對朋友的愛,在於我渴望他們對我的依賴,我渴望我在別人的生命中是獨特的,是想被佔有的。我渴望有一個人訴說我是他的最愛,我渴望我的人格個性是別人所愛惜的,是被別人欣賞而且追求的。甚至有時候,我還會幻想其實全班有很多人對我的看法是不俗的。

曾經這個閨蜜給我這其中我所要的,他讚美我,說我是最棒的,最獨特的,是他最好最真心的朋友,他也用他的行動讓我感覺我是風趣的,我是讓人開心而且不管說什麼都可以讓人笑的,我相信我是一個可以取悅這個美女,那麼同理只要我願意,我可以讓每個人喜歡我的人。

他對我的誇獎,讓我曾經對自己的定義既懷疑,卻又享受在其中。

直到他不再讚美我,我們的關係惡化,我經過一段難以接受的過渡期,之後我就放棄他了。因為我在他身上得到最直接的讚美,也得到了最直接的嫌棄。我被我自己的自大養得太過豐滿脆弱,因而無法接受由同一個人來摧毀我對自己的信心。

所以我對他的信心也瞬間降至低點,因為我開始害怕我這股要企圖重拾他對我的青睞的慾望。這對我來說,像是飛蛾撲火,我怕我會徹底摧毀我的自信,所以我選擇順著我們的沈默直接離開。

我很清楚在與他交好的時候,我已經懷疑過我對他的真心是否是如同他嘴上對我的一樣,我總是期待他今天帶給我怎樣的快樂,每次見面,我總是訝異並驚嘆:我為何會讓這樣一個活潑大方的女孩這麼喜歡跟我做朋友??

我陷入陷阱之中,而且我不可自拔。所以被他嫌棄時,我第一個感受是痛,我痛因為我被這麼喜歡我的人嫌棄了,那麼代表我已經變得“不有趣了”,我是不有趣的人,不是我想像的那麼好了,我已經被討厭了。

我的價值隨著他一席話,瞬間就不再值得我所信仰,我馬上被打回原形,我馬上認為自己是不足的。

但同時我又想保護自己,不想讓自己太難看,因為我是愛面子的人,所以我告訴我自己:我們已經不同路了。因此我決定離開,在我自以為適當的沈默中,我不再主動聯絡,只是剛好他也不主動聯絡,我們就斷了。

遇到與我談話投機,而且深得我心者,容易讓我產生喜愛的感覺,我以為那是太過友好的友情,甚至接近愛情,可是那不過是我在其中利用了被需要,或是被視為獨特的感受來讓我自我感覺良好,而我愛上帶給我這種感覺的對方與我的相處,我變得依賴甚至容許我接受並相信以這樣發展成愛情的愛慕,也無不好。

友情之愛尚且如此,愛情之愛,親情之愛,皆有類似的元素,即是渴望被需要,渴望被肯定。渴望自己能被一個人的依賴與肯定包覆著,陪伴著。

我目前走在我的進程,現在對於在班上獨自行走已經不感到有“不好”的定義,但隨時會有聲音在告訴我,說明我是如何接受我現在的獨行,但這是心智的定義,是要取悅或是讓我產生“我真是走出來啊”的放鬆與寬慰情緒。因此我覺察這些有聲的念頭,並認為這些是多餘的,不是等如我自己的東西。

這個念頭即是我參與了心智。我需要深呼吸並回到當下。

在行走這個進程裡,我感覺我釋放很多擔憂,以及我不穩定的自信心。現在我更能穩定我自己,並清楚我應該怎麼做“我自己”,而非像無頭蒼蠅一樣,感到水深火熱不明所以。而控制自己走出心智僅在一“念”間,這讓我明白心智是如何制約我的現在與過去,因為我從不給自己一個走出來的“選擇”。


題外話
在團聊中,我也開了眼界,原來腳踝跟壓力是有關聯的,而壓力與疲憊也是有關聯的,這三者正好都發生在我身上,其中牽繫這三者的是時間,顯化在我身上的是胃脹氣,面對壓力我總是會胃脹氣,以及我的腳踝疼痛發炎。而我也明白,物質身體所出現的狀況,也是物質世界所提供的幫助,可以從身體的狀況解構我們在心智上還有怎樣的卡困。

過去我的身體出了很多次狀況,我都沒有加以應用,因為那時我不知道有這一層關係。

我容許我陷入回憶之中,那麼我就要體驗並覺察其中我的心智仍在留戀什麼,或是卡困著什麼。我回想我的記憶,引發我的何種情緒。只要引起我的心智反應,即代表我在某點上還是未完全消除心智系統的。

我對於我自己的物質身體以及心智記憶都充滿興趣,我發現自己在目前二十幾年的人生日積月累的一切,都是這麼多維度而且浩瀚的複雜心智,我自己一天天無意中所容許和成為的自己,要花上現今更多的努力解構和走出,這是極為漫長而且無盡的學習,但瞭解自己以及這個世界,正是我不能放棄以及錯過的機會。

不管是我曾珍視的青春愛戀,或是熱血社團,甚至是家人的溫馨時刻,尷尬時刻,衝突,沮喪,友情決裂,自我性向的探索,對自己作品的驕傲,等,都是我曾貢獻的人格定義,這些對我而言視如珍寶的人生體驗,皆來自外在供給我的預編程事件,是配給給我的榮耀與事件,我必須明白我只有活出我自己,才能真正活著。我必須明白我曾經的低潮,都是我在企圖救贖我自己,如今我面臨回到當下與我本真的機會,我也要救贖我自己。

在心智要我放棄我的那一刻,我頑強的挺了過來,這代表我是可以克服負面的情緒的,只是這次我不要由正面能量來填補我自己,而是由自我支持,成為我自己的指導原則。

目前我已經有那麼一點體會到了,我不再那麼容易迷失和自我懷疑,我也不再輕信所有看似理性的話,這世界給了太多自由選擇去選擇自己的信仰與偏愛,可是到頭來卻不能選擇活出自己,支持自己。因此這是無效的,唯有認識自己,負起責任,才能從自己開始穩定眼前的世界,甚至是突破自己幻覺裡的世界。

謝謝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