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

Day 0-70 消失的生命力

最近我忙碌於系上的活動事務,今天早上不禁在寂靜的早晨思索:我在很忙碌心智很活躍的時候沒辦法寫日記,可是等到我閒閒沒事做,卻可以寫很多。這樣是好的嗎?我不禁產生這樣存在著好壞的疑問。

像現在我的眼睛已經快闔上了。現在也不過才晚上九點零八分,我的生理時間越來越早了,現在已經不能直視電腦,我的眼睛酸澀,而且轉動的很機械,前起天都是在寫完DIP Lite作業後眼睛就到達極限,我立刻闔上電腦。

最近身體也十分疲憊,我的右腳的腳踝自從沒找國術館師傅之後,就持續不穩定,有時會有關節疼痛,有時還可以。上課的時候也是倦意重重,常常有慾望:就睡吧!!趴下吧!

我沒有睡,我相信我可以用呼吸來走過,只可是我沒有應用呼吸,而是處於睡著和恍神之間的狀態,因此事實上我只是“知道不能睡”和“相信“”呼吸可以幫助我走出“這個說法而已,我沒有活出它。


總之我的身體狀況出了問題。

這陣子我沒有停止並呼吸回到當下。我的腦中充斥各種”大小事“,有計劃、喜怒情緒、瑣事、娛樂、慾望、性幻想等,我在剛才特別捕捉到我的一個暗聊:來youtube看點好笑的放鬆一下吧!

隨即我暫停我的情緒和動作,我問自己:我需要娛樂嗎?我自己也能享受當下,放鬆自己。

接著很快速短暫的一個”自我安慰“的驅使,我想著:既然我知道我不是需要”娛樂“的,那麼我現在看影片也不是基於需要娛樂的吧,所以我就安心地繼續我的動作了。

就是這麼牽強卻又具安慰性質的念頭,讓我容許自己逃避回到當下的責任,讓我不感到內疚或是不安,因為我的心智需要一個拖延或是逃避的理由,讓我成全我不去看清和走出幻象,繼續耽溺在渾沌和不明所以中,沈溺在空虛的娛樂裡頭,度過沒有實際體驗的時光。

因此我容許我不走出混亂的思緒當中,由現時裡的繁多事務作為我世界是複雜的藉口,讓我處在混亂的生活裡,活在我的腦子中,忙到了事情的盡頭,卻恍若睡眼惺忪,彷彿這幾天我沒有真正活著。

我的眼睛和身體持續處在疲憊的狀態,像是在告訴我,我一直沒有醒來。

身體的沈重感和軟爛感,在我清醒和回到當下的呼吸是種強大的阻力,我要克服這種從身體而來的倦怠感,解構我心智所造成的疲憊幻象,以及解決我物質身體的疲憊現實。

在我回到較不密集的工作節奏中後,我要調整我的身體與心智,同時也要想出解決辦法,以處理未來如有其他較密集和嚴謹的工作時我的面對之道。

繼續努力,謝謝,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