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9日 星期三

Day 0-72 我的負面體驗分享-3

負面情緒的記憶

當我與室友沒有密切問候,就會出現室友也不與我交流的狀況。我此時會有各種揣思,設想我是帶給他什麼感覺,才會讓他不敢與我接近。當我看到兩個室友越來越親密,我就開始批判以及自我安慰他們都是沒什麼朋友的人,物以類聚罷了。我對這個現象也實化並且容許,放任式的與他們疏離,並且告訴我自己我沒有要參與這個心智遊戲,這些還是不影響我的。


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是超然於這些心智遊戲以外的。我“告訴”我自己我“應該”放輕鬆,“明白”這是錯覺,我不應參與其中,我要呼吸回到當下。我同時批判與嘲笑對方深黯其道,到頭來也是一場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他們是在疏離我,並且如我所想的把我放在一個隨時可以丟棄的定位,當我不再與他們親近,那麼他們也自然輕易可以選擇不與我友好。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我欺騙我自己我是不在意的,我是明白一切並且不參與的。我在意,而且我參與了揣想與緊繃感,我在是有出現的地方總是會留意他們的動向,我自我厭惡與厭倦這種心智的局限,可是我沒有站起來並且停止,而是自我欺騙我其實已經走出來了,只是由我的暫時分心罷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意識到我的緊繃感已經快速且短暫的形成胃脹氣的感覺時,我快速感到懊惱以及氣憤,認為我怎麼又緊張了,這種情緒的制約雖然短暫但是卻是逃避的溫床,容易形成自我厭棄的模式。


自我承諾

當我看見我對室友的行為有解釋並定義時,我呼吸並停止。
我明白當我開始對室友解釋並且定義他們基於這個行為的動機,是我有慾望要瞭解他們與我沒有互動的原因,可是隱藏在這個行為底下的,是我對於詢問以及開誠布公的抗拒以及畏懼,我的身體經驗是遇到這種需要說開的畫面以及內容,我會心悸,喉嚨壓緊,肩膀緊繃以至於酸軟,心智的經驗是每次帶給我的情緒記憶都不理想,對我來說是失敗的,經驗“告訴”我這是不可行的。明白不是這個行為不可行,而是我的態度不可行,以及我的揣測帶給我的偏見以及情緒,都影響著我的行為。當我腦中對人的設想是惡意的,自然我會回收到惡意的後果。這些後果卻帶給我十年怕草繩之痛!這是本末倒置的,即是因為我總在這些時候參與了心智,才會重蹈覆轍一樣的恐懼。

我承諾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已,當我感到畏懼時,明白我是被過去所制約了,明白我過去的態度有問題,是帶有惡意的,如今我如帶有惡意,是我前面的問題還沒有處理好,那麼我應該先解決我前面的卡困,再來處理如今面對的事情。調整我的出發點為,我是單純的,要為一件事情溝通,以對整體性最有利的角度闡述,沒有私心,我便不會有心虛或是急迫,面對別人的私心,我明白那是受到心智的控制,我應另尋他路,而不是待在原地陷入震驚與無措的情緒裡。

我承諾我自已,當我感到緊張的時候,深呼吸,並且回歸到物質世界,明白我看見與否,事實上所有人都是與我平等的,我不必害怕被質疑或是否定,我穩定在我的呼吸中,聆聽對方的言語,以及檢視我的內心有無反應,檢討我的決定是否是固執的,帶有我自己的偏執。我明白就算我被反對,也不代表我是大錯特錯,這個環境本來就是不平等與不公開的運作方式,如果我的所有言論都可以被包容、理解與認同,那麼世界就不會有這麼多苦難了。
我承諾我自己,不輕易批判我自己的不足,明白這等如是輕易容許心智對我的虐待,這是不可忽視的,這是在我世界裡實化了真正的錯,而這是我等如錯誤並參與了這個世界兩極化的貢獻。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