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

Day 0-69 我的負面體驗分享-2

負面情緒的記憶:

當我在跟女友起口角時,我總是在第一時間保持冷漠與沈默,這時女友“故意”講“無聊”、“白目”等字眼。我第一時間冷笑,接著告訴我自己:他只是要這樣講才能平衡。可是我現在卻有“不給他好臉色看”的念頭。我的心理是不平衡的,因為我認為他說我白目或是無聊,是要付出代價的。

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女友要為他的言語付出代價,代價就是我的作對以及逞罰。我以冷漠作為懲處為由,事實上是我本身對於他的言語視為對我的“謾罵”,而我感到,而我感到憤怒,隱藏在我的不在乎與冷漠的面皮之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女友在此刻是討厭的,是可憎的,是可以拋棄的,是無價值的,僅僅在我一動怒之間,我的伴侶就在我的報復心態下被我濫虐和踐踏,我要他因為被我冷落而知道他犯了錯,要他從受傷之中明白這是他應得的後果。我代替她的自我責任而以我的忿怒惡魔及自私自利而傷害對方,以獲得我的力量及尊嚴。

自我承諾


當我在女友的氣話之間選擇以嘲諷和冷淡作為懲處時,我呼吸並停止。
我明白我的嘲諷及冷淡,是我表達憤怒與報復的方式,甚至還有我自欺欺人的部分,以及自以為能透過傷害讓對方知道我的力量,要他害怕或是明白我不只是讓她隨口污衊的人物。
我明白我刻意冷落,甚至在他主動軟化時把他推開,是維持我的力量的做法,讓他知道最終會因此離開的人是我,而不是他。我在冷落女友的過程中專注在觀察所處的物質世界,並且想從中獲得平靜,這是逃避的行為,而且我利用催眠自己“這世界的本質是這樣的,我不需要浪費我的時間跟一個迷困的人吵架或是在一起”來合理化我的行為不是冷漠,只是回到我原來應做的事上。而其中我的動機是為了讓我心裡對於這樣負氣的行為不會感到懷疑,或是讓我感到不安。逃避我原來應該解構並停止的責任。

我承諾我自己面對我的惡意,停止為自己開脫、逃避,明白我的自私自利,以及追求不真實的力量。我要在呼吸之間明白不管我面對對方何種反應,我必須為自己負起責任,看清怎麼做才是為自己和對方最好的做法,為我所做出的傷害和濫虐補償--或是道歉,我的自我責任不會因為對方的個性或是回應而變得難堪或是不值、或是困難的,當我感到艱難或是沒面子,是我自己容許我的心智所產生的反應,並不是真正的事實。

謝謝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