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0日 星期四

Day 0-74 沈迷-電影情節

這一兩天的事。一時興起,我上網看了電影“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然後就著迷了。

反覆的重看,感染在劇情裡面,最後的結局我也是一再重播,我從最後的新人臉上看到許多定義,我定義那是真愛,那是真正的迷人,真正契合的伴侶,那張臉譜是屬於被愛的。女主角則是一個倖倖然的過客,一個被青澀所犧牲的過去,是不夠被愛的。

我每看一遍,我的感受如同網路上查的許多網評一樣,是感慨萬千,有股複雜的情緒在心中沈澱並緩慢散逸,而我也像著了魔一般沿著在我腦中留下印象的音樂回到電影中的畫面,讓我遲遲不能走出關於這部電影的“注意力”。

上網查關於這部電影的新聞和影評,瞭解別人是如何解讀這部電影的。然後我對某一篇文章非常認同他的見解,因此我在我的感受之上加冠了這個一樣的解讀。

可是讓我如噩夢一半虛幻又可怕的念頭和想像在困擾我。

第一次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我覺得女主的感覺很像我女友的前女友。其實我只是在臉像的部分縱容我自己無克制的編造或尋找他們之間的更多相似處。

現在我卻覺得,我害怕我可能就是那個女主角。因為當我在某一次的爭吵中與我女友分開,那麼那位前女友,就回來了,如同電影一般的。

我的幻想與恐懼來自,我認為這位前女友在我女友目前的生活當中,佔了不小的部分。我可以用我的“記憶“來理解與認同他們現在的友情,可是看了這部電影之後,我卻不能穩定我自己回到現實中,而是開始有了繞不出口的揣測。

我自己不能否認,我也有這樣的友情關係,不管是之前的閨蜜或是現在的某位損友,我都曾經有過”不單純“的念頭。因為我知道我的底細,所以我變得不能相信這種友情是純粹的。

今天早上看了女友的賴,看到他與前女友的聊天內容,電影情節以及我自己的”記憶“與經驗,加深我的揣想,加深我的”認為“。我認為我放開我的女友,他最終就會跟前女友破鏡重圓。

這部電影魔性的在我腦中播放音樂,讓我停留在這種憂鬱與浪漫的情懷裡。我知道我在心智中累積的情緒感受,已經在影響我面對女友時的互動。所以這是即刻要停止的。

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現在跟女友對話感到浮躁,想用討好與依賴來得到女友的回應,讓我感受一些他的愛。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電影情節套用在我與我女友身上,信以為我們之間是無共通點的,信以為我們與對方家長是不融洽的,信以為我們的情況與電影上的一模一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後悔接觸傳媒,影響我至深,迷佔我的思緒。讓我變得不穩定。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感覺他的前女友是有威脅性的,是會讓我女友產生依賴與好感的,如同我曾對我的損友的那樣。我基於我自己的經驗相信他們之間的交情也是有可能會有一方產生這種情愫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感覺不安時,我容許我自己順著心智,想要”抓牢“我女友的身體,想要藉由佔有來讓我得到更多的關注,儘管我克制我的行為讓它看起來並不是那麼恐怖,但是我的動機還是是自私與惡意的。甚至還因此加了乖張與畏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覺察我陷入心智之中,可卻又著迷於這樣的情緒裡,”享受“這種由幻想所構築的恐懼與哀傷中帶給我的虐待,因而我的覺察變成我的心智以教條式僵硬地呼喚規勸我回到現實。這沒有一點作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電影情節某種程度是真的,因為他活在我的心中,我的迷佔使我自己活出電影情節,伴隨著我不停止的恐懼。


自我承諾

當我看見我陷入媒體所造成的情緒漩渦中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開始找證據來證明我內心未釐清的恐懼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對我女友出現佔有慾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對他前女友有慾望要了解或是評判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在比較我女友對我和我女友對他前女友,哪一個讓他感覺比較快樂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批判自己陷入情感的迷惑中時,我呼吸並停止批判。

我明白我會出現這樣的幻想,不單是包括我有未止的慾望要掌握我女友對我的滿意,以及享受一個人對我的好,甚至渴望有人會明白真正的愛並用這份真正的愛只包覆著我。

我明白我渴望的是有一個人無所知覺的為我服務,渴望他確定這是基於他對我的偏愛,我面對著我的自私自利而無反顧,在我明白這種私愛並不”道德“,可我卻寧願女友繼續如此,也不願見他對他人奉獻私愛。

我明白我的渴望以及我容許實現的行為都是基於我的執念與自私自利,我渴望擁有愛的能量,我渴望從我的假想敵那裡看見我如何防範我的能量不被拿走,我利用我的女友,一個人仕,對我的迷惑與喜愛,在他的相信的自由下為我服務,以他認同的愛之名義,成為我棲居之所。

我明白我不願意再去尋找或是乞求一樣的奉獻與”無私“的”愛“,因為我明白不會再有,基於我這樣的自私自利,我明白不會遇到有人會如同我女友一般選擇以愛之名喜愛並寬容。
我知道我持續地給予對方要的,對方就會持續認為他是愛我的。


我承諾我自己停止以高踞的角色踩踏其餘人仕,停止繼續餵養我的自私自利,解構我的動機,以及寬恕停止這個作為,把對方視做與我平等一體的,我不需要以心智奴困對方,而是支持我自己,與對方對等的陪伴與支持。我應放棄我面對此人特有的懶散、依賴與拖延,明白我唯有一視同仁,時時刻刻站起來為我自己負責,我才能夠完全解開我的束縛,也才能夠放開對此人的束縛。

我承諾我自己停止心智走往自己是需要陪伴與幫助的,這將帶領我相信我是單薄而不足的。這讓我有慾望要獲得力量,這是餵養心智的理由,而我不該再容許。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