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Day 0-75 我的負面體驗分享-4

負面情緒的記憶

今天我室友進房問我是不是把鐵碗收起來了,我正有暗聊想著:“我收起來又如何,難不成我必須讓你們隨時能取用?”時,我回應:恩。他接著說,那是房東的耶。我穩住我的暗聊與情緒以免我被主宰,我向他說明那是我的碗,我與我女友在菜市場前後共買了四個碗。不料室友堅持這是不可能的,並且他說出他的理由,並且也說另一個室友也贊成這個理由。此刻我有恐懼,因為我害怕我會因為過度預測室友的回應而變得特別敏感易怒。

之後我回到位子上,我發現我滿腦子都是室友剛才與我的對話,我無法靜心讀書。於是我拿著碗跑去敲他的門,跟他說明碗是我的,我如果搞錯了我會道歉,而我收起來更不是霸佔。總之我把我揣測對方對我的誤解與惡意直接提出來並反駁,我感覺他的回應是帶有我的行為的反射的,即是他看起來是驚愕的,是被動的,我認為他對我感到無所是從。


說話的同時我也擔心與自制著我的態度不要走向負面或是惡意。因為當時我的揣測和我的批判是惡意的。

今天這個事件一直在提醒我曾經這位室友做過的事。他曾經把蟑螂出沒的原因怪罪給他當時的室友,那是我第一次遇上這麼荒誕可笑的推論,當時即顯示這位室友毫無羞恥心,毫無自省能力。而且我也因為早上這事,我極度相信我的推論,即我極度不相信這位室友的“德性”,我認為他也會找別人說他對我之於碗的推論,那便是我目前再怎麼努力也無法突破的障礙:我害怕被人誤會,我害怕被說閒話,我害怕我的名譽受損。

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這兩個室友都是無人喜愛的,我輕視並不願意幫助這兩個人,儘管我知道幫助他們只是一個表象,事實上我幫助的,是對整體事件有好處的,可是我基於對他們的人品不願付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安慰我自己,即這兩個人都是沒什麼朋友的,而且也是別人陽奉陰違的,相較之下我的心智告訴我我是如何得到欣賞與崇敬的“理由”與“線索”,來讓我與這兩人分割,而且是我自願分割,因為我認為我鄙視他們,我認為我比他們負責任,我比他們還要好,好多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是給室友難堪的,因為我聯想曾經他們是如何指出我的缺點,說明我如何嚴肅讓人尷尬難堪,我害怕我的說明會適得其反,反而使我陷入“不利”的困境。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回到房間後,反覆回想剛剛我說的話,設想對方應該會想到我的立場,並且繼而理解我的態度。藉此我要說服我自己,我的表達是合理正當的,與某些從不得罪人卻又有原則的人作法無不同,我是過關的,我沒有做的太超過。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是盡善盡美的。當室友不理會或忽視、或沒聽見我的招呼,我便想像她是因為與我有關的因素而不願或刻意這樣對我,如此我便可以告訴自己,我都不介意哦~是你們這些機器人自己有尷尬感,自己容許的臆想哦~我可是都不在意哦,你們都走不出來,真是愚蠢呢~再來我便覺得我真是豁達多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為其中一個室友感到可憐,我可憐他要討好另一個室友,我在內心暗聊:你這樣不累嗎?為何要活得這麼辛苦,為了狗屎的歸屬感和和諧而容忍,然後還告訴我你是會忍到爆發那一刻。這一點也不酷。也一點不威脅別人。我在心中可憐而且批判這種行為,事實上我在內心深處是不齒的,而且是幸災樂禍的。因為我認為他是趨炎附勢的,所以這是他活該。而我非常樂見他難受,因為這證明我的看法是正確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他們兩個笑得非常開心的時候、或是唱歌的時候,我的安慰暗聊以及批判變得非常活躍,尤其是他們在接近我的房間的時候,我一邊書寫一邊朗誦我的文字,會感到心悸而且緊張。這是近乎直覺反射的身理反應。我安慰我自己,他們是非常有問題的人,都是同一類人,物以類聚,我不必感到諷刺或是難受尷尬,不論他們笑得多開心,只要我仔細聆聽其中的談論,絕對是沒有深度或是意義的。我安慰我自己這些,以讓我離開這種難受感。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批判他們是囂張的,我批判他們是自以為是的,因此是沒人愛的,我深深的不屑與他們在這種前提下來往,這也影響我在與他們好與壞的相處下的反應。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室友開門關門都很大聲大力,是讓人感覺壓迫緊張的。我因為感到壓迫緊張,繼而批判對方讓我有這個反應,而且我定義這是因為對方就是這個個性,這表現在她動作上。漸進的安慰我自己:沒事的,這是他的問題,個性嘛!

我寬恕我自己在剛才有一股非常快非常強的“驅使”出現,想要大喊諷刺的言語:“因為心理有鬼嘛!”因為我容許我聯想到剛剛室友在房門外一陣的熱絡,卻未曾招呼或“關心”我吃飯了沒。

自我承諾

When i see myself...
1.當我看見我“基於對他們的人品不願付出”時,我呼吸並停止。
2.當我看見我“害怕我是給室友難堪的”時,我呼吸並停止。

3.當我看見我”認為我是盡善盡美的。當室友不理會或忽視、或沒聽見我的招呼,我便想像她是因為與我有關的因素而不願或刻意這樣對我,如此我便可以告訴自己,我都不介意哦~是你們這些機器人自己有尷尬感,自己容許的臆想哦~我可是都不在意哦,你們都走不出來,真是愚蠢呢~再來我便覺得我真是豁達多“時,我呼吸並停止。

4.當我看見我”因為我認為室友是趨炎附勢的,所以這是他活該。而我非常樂見他難受“時,我呼吸並停止。

5.當我看見我”在他們兩個笑得非常開心的時候、或是唱歌的時候,我的安慰暗聊以及批判變得非常活躍,尤其是他們在接近我的房間的時候,我一邊書寫一邊朗誦我的文字,會感到心悸而且緊張。這是近乎直覺反射的身理反應。我安慰我自己,他們是非常有問題的人,都是同一類人,物以類聚,我不必感到諷刺或是難受尷尬,不論他們笑得多開心,只要我仔細聆聽其中的談論,絕對是沒有深度或是意義的。我安慰我自己這些,以讓我離開這種難受感。“時,我呼吸並停止。

6.當我看見我”認為我室友開門關門都很大聲大力,是讓人感覺壓迫緊張的。我因為感到壓迫緊張,繼而批判對方讓我有這個反應,而且我定義這是因為對方就是這個個性,這表現在她動作上。漸進的安慰我自己:沒事的,這是他的問題,個性嘛!“時,我呼吸並停止。

7.當我看見我”在剛才有一股非常快非常強的“驅使”出現,想要大喊諷刺的言語:“因為心理有鬼嘛!”因為我剛剛容許我聯想到剛剛室友在房門外一陣的熱絡,卻未曾招呼或“關心”我吃飯了沒“時,我呼吸並停止。

Realization
1.我明白我不願付出是因為我感覺我是吃虧的,因為我會在那一刻有念頭提醒我自己我曾經不被他們伸出援手,或是不被他們感謝,我感覺他們是不值得我的幫助的。儘管我努力回到呼吸並為全體最大利益為出發點負起自我責任,可是我還是相信”現實“就是”我是吃虧的“。我相信我是會被利用的,我否認並且不願意被”利用“。

2.我明白我害怕室友惱羞成怒,是因為我相信情況是會對我不利的,我相信他會採取行動來讓我難受。事實上,我畏懼並且想要迴避這種”難受“發生的可能,因而我產生恐懼的屈服,同時又有自尊所帶給我的惱怒,在我體內衝突。但是我害怕外在帶給我的威脅更甚於我自己的憤怒,我認為別人的孤立與閒言閒語是有力量的,是會讓我無法生存的。事實上這種害怕不是真實的,是我的心智非常肯定我一定需要人的幫助與支持才能有活路,因而鼓勵我屈服,考量對我最有利的作法。

3.我明白我的自我寬慰與自以為是是不負責任的行為,我不想為我的暗聊負起解構的責任,我只想著檢討以及批判別人來讓我感覺我是有所成長的,這是我自己容許並且在進行的極化的行為,即是我在別人的不足中感覺我是一個較完善的人。這樣的暗聊對我來說是惹人厭而且是我自己所有自覺的逃避行為,但我對此的厭惡也是拖延的心智反應,因為我把專注力放在自我批判上。

4.室友的難過感受和他的行為所造成的後果,會影響到我的情緒,這代表我針對他的行為有預想以及定義、甚至是有報應的期許。這是我尚未解決我對其的心結以及當時事件的情緒記憶。我無法原諒和寬恕對方在我眼中的趨炎附勢,是因為我相信有一部分未曾表現出來的我,也是這樣趨炎附勢的人,我相信對方活出我最厭惡自己的部分,而漸漸地,我藉由我的厭惡甚至洗腦淡化我對自己定義為趨炎附勢的這部分。我相信我僅僅只是完全了解這種人的心思”而已“。這是因為我把我的專注力和關於趨炎附勢的定義完全丟到這個室友身上,我指著他並罵著,活出分離與濫虐的空虛快感。

5.我安慰我自己他們都是物以類聚,是因為我短暫的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孤立了,我是不是被評論著。我的自尊跑出來保護我,告訴我”事實是“他們的個性就是擅長說長道短,但這不代表他們是對的。這只表示有畏懼之心的人才會覺得才會覺得有必要討好之,有必要與之交往。“因此我的結論是批判與認為”我都了解這一切是如何在虐待著我“,”而我看過你們的伎倆,很抱歉,我不會相信也不會隨之起舞,asshole”然後我沈浸在覺得自己好棒棒的情緒裡,自得其樂。這只是要讓我覺得我沒有問題,會造成這種”反面的現象“是因為系統,不是因為我。我依舊是在逃避自我檢視。

6.我批判室友關門很大力,是因為我批判我被嚇到的這個行為,我把這個批判的責任丟給我的室友,並且經過一番”推論“來證實為何我會選擇怪我室友。我不接受和承認我被嚇到的原因是因為我內心存在的對室友的恐懼,因為我擔心對方是生氣了,尤其我害怕是因為我。我畏懼與室友的衝突是因為我每次都感覺我是失去力量的,我要求我盡我的責任去為我的態度道歉並解決問題,但是對方的回應卻讓我感到厭惡或是未達我的理想要求,讓我感覺我是吃虧的。因此在這個前提之下,我抗拒並畏懼室友的不悅,因為我預感我會是輸的。

7.明白那是我的衝動惡魔,代表著我對於即時發生的這種兩個室友之間的熱絡感到不平衡,我有無數個暗聊在心中累積,包括我聯想關於我的價值,以及我檢討著他們對我不聞不問的行為,套用各種惡意的理由,我便感覺這兩人所營造對我的環境是惡意的,我感到憤怒而且想要讓他們難堪,或是讓他們被我傷害。

Self-commitment
我承諾我自己以呼吸走過我的暗聊,容許我產生暗聊,也容許我發生緊張的感覺,即是由我的胸腹部往上升的一股酸感,我不壓抑,而是感受我的身體的反應。當我容許我產生進一步地暗聊,我也要搭配呼吸與我的此刻同步。總之我不侷限我應做什麼,而是感受著我正在做什麼。

我承諾我自己面對室友時撇開成見與恐懼,我頻繁地呼吸,提醒我專注在當下,並觀察我的反應。是以全體最大利益為考量,不為我的形象而算計,當我為我的形象而算計時,明白這是我正在容許的自私自利並即刻停止這個出發點,回到呼吸。

我承諾我自己放下我心中的揣測,就事論事。努力在溫和上工作,觀察我的自制力以及我的壓抑之間的關係。容許我產生自我定義,在覺察的時候不自我批判,而是以觀察走過取代之。

我承諾我自己溫和對待室友,無論對方什麼回應,明白我是活出我的表現,在摸索我的表達,我應專注在當下的覺察,只要我有其他揣想即是我分心了,進入虛幻之中,我應該解構並應用呼吸走出。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