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日 星期一

Day 0-62 我的強勢和我的好勝心

剛剛與我的室友為早上的一件膠著的衝突進行溝通,講沒幾句我就開始暗聊。我覺得室友開口閉口都是我的問題。儘管我就是要針對我的問題與他道歉,可是聽到他接著我的道歉討論我的問題,我卻覺得不甘示弱,我有了要說他的問題的衝動,我不甘心我站在這裡被講,我期待他不只是接受我的道歉,也可以講他的問題給我聽。

可是沒有,我的心智當下給我“輸了”的感覺。我的表情變僵,我開始想要贏。如果我不贏,心裡不痛快。

所以我脫口而出說:那你可以直接跟我說嗎?我們之間透過別人溝通,總是要回到面對面溝通的吧。

室友回應我,可是他覺得是室友,想說沒有關係。我當下只是聽完他這幾句類似的話,照樣回他:那你可以直接跟我說嗎?

最後室友告訴我:你知道你有時候很難聽進去別人的話嘛?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
我當下像是中槍,而且我愣住了。我不知道。我應該說我不曾要去知道。我總是隱約感覺我很急切,我做事很急,總覺得要快點。我看見別人有條理,能夠帶領大家意見,這種人在我身邊,我就覺得自慚形穢,芒刺在背,我覺得我顯得很不足,很滑稽,我感覺我能力不夠,我甚至嫉妒,裝作不在意。

當聽到室友這麼說,我再也沒有爭輸贏的興致。我進到另一個情緒,批判、尷尬、害怕,我逃回房間,腦中不斷在重複播放剛剛室友講的內容,以及我想像我被討論成什麼樣子,我被哪些人認定是怎樣子,我的溫和前功盡棄,現在在大家腦裡的是重新提醒了我的“固執”和強勢。

一直隱約感覺我的行為會造成強勢的印象,但在我積極投入一件事情中時,我便沒有這份“認知”了,直到今天與室友意見分歧,我的“求好心切”,成為我“戰鬥的盾牌”,我嘲笑對方不知所云,認定他就是愛面子所以為反對而反對。

我從沒在自大的當下認知自己是自大的。我總是理所當然地用我的認定來給對方扣帽子,並且相信對方的說法都是短視近利,是不準確的。

我想這造成了我在別人眼中是“不聽人家意見的”。
事實上,我有一半的自我定義,來自我的偏見與幻想,我認為我接觸的知識是正確的,我認為能說服我的,在那一刻他就是對的。我認為我的缺點是優點,所以我鞏固了我的尊嚴。我也人云亦云,當這個人說了我不曾理解過或認識過的,我就特別卑微,特別弱,同時我又不能忍受在別人面前是弱的,是在這種情況下被教育的。所以我感覺難堪,因為我帶著高傲與成見,結果收穫了震驚與挫敗。

我剛剛與女友分享我的自我誠實,眼睛不自覺地掉淚,鼻子不自覺地發酸,我一邊說著我當下的掙扎,掙扎於回到自己和自我譴責之間,甚至還有害怕,害怕被人嘲笑,被人當成話題,我害怕我的不自覺造成的後果,我害怕去承受,所以我一直在害怕,想要逃避或是反過來譴責對方,這樣我就不用承受。

我的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是前功盡棄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被講了我不知道的自己的問題,是尷尬的,是輸的,是意外的,讓我得不到我預期的目的,也就是我所滿意的結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室友勸我要圓融是不正確的,同時我也害怕我真的是
不圓融。我不想承認這個“指責”,因為我覺得這是負面的詞,不能忍受被別人這麼說。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是有正當理由的,認為我會處理好局面,認為我可以隨心所欲達到我要的溝通畫面,我要的溝通結果,我自認很理性,直到正式照著劇本走,我內心的暗聊和期待正是讓我脫稿演出的原因,這說明我的自以為是、優越感,已經產生幻覺淹沒我的理智。讓我相信我能做到,而沒有意識到我有太多暗聊和高傲,我太好勝,這都是最後會影響到我與人溝通或是談判。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被討論的畫面是很難堪的,是最糟的狀況,是會毀滅我的,是會讓我被看輕的,而沒有認識到我只要停止這些恐懼,回到當下的呼吸,我就可以終止這一切無效的循環,做出失控的行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是前功盡棄的,所以我很懊惱,認為別人看破我的內在,看清我的本質,輕視我的能耐,嘲笑我也不過如此。事實上我先否定我自己。別人是擔心我,但不會像我這麼快就輕視自己。我總是拋棄我自己最先,因為我幻想到不好的畫面,我就驚叫,或是衝動,用咒罵來表達我的後悔,我不敢面對我自己批判後的自己,我覺得一文不值,我自己都不敢看自己,覺得自己很狼狽,醜死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責怪這世界太虛偽,我不想要溫柔說話,我想要繼續維持平淡的表達。或許這也是一種逃避,逃避我的表達讓人難以接受的事實。我用我的嗤之以鼻來維護我自己固有的做法,企圖捍衛我的立場與尊嚴。要表現至少還有我挺我自己,我沒有輸。這就是我的固執的其中一個表現。

當我看見我自己覺得自己很失敗、很狼狽、很不堪的時候,我呼吸並停止。

我明白那是因為我的出發點就有輸贏存在,我志在贏別人,順地達成目標,要求結果在我的掌握之內,我對結果的期待與幻想,讓我失去理智的相信我做得到,我沒問題。忽視我一直以來不願討論自己關於強勢的自覺,好勝與好鬥的事實。等到在事情發生的當下,我一邊感受自己的相關情緒,卻又沒有相應的工具輔助我走出,只得在這過程中細細品味其中的所有滋味。

當我看見我自己要追究別人過錯時,我呼吸並停止。

我明白我想要透過傷害或是批判對方,來拖延我面對尷尬的狀況,我也在輸贏的“感覺”裡志在追求平衡感,一股情緒推動能量讓我覺得我沒有面子,需要更多囂張跟理直氣壯,所以我透過固執以及傷害別人來證明我的力量。

當我看見我自己害怕著我的未來會更加嚴峻更加不明朗,我會被自己的強勢吞沒,惹的眾叛親離時,我呼吸並停止。

我明白這些跟自我批判一樣,一直充斥在我的腦中,彷彿是我在思索的我下一步,事實上只是在讓我重複的擔憂、害怕、後悔、自我厭惡。是不真實,也是浪費與無意義的。我要停止多層面的幻想,不管是幻想自己的榮譽、自己的失敗和下場。幻想讓我拖延面對自己的問題,像是一個怕血的人不敢看自己的傷口。

我承諾我自己,勇敢面對自己造成的後果,當有責怪他人或自我批判的暗聊產生,明白那是拖延自我誠實與自我改正,是心智,是自私自利的反應,並不是真的。我的情緒是心智的反應,我要走過並應用呼吸穩定和放下這些情緒。運用我已知的自我覺察,支持我自己努力在與心智的拔河中。

我承諾我自己,犯錯,我看見的尷尬與難堪都是幻覺,是讓我分心的事物,分心的事實是讓我沒有進一步深入看到自己的問題,而沈溺在自己的自我貶抑和幻想裡。因此我要堅持堅站自我覺察,在我自責等情緒發生時能夠提醒自己要停止,如何停止那些思緒等。

我承諾我自己,在攻擊對方以讓我顯示力量時,我停止,明白這是心智,不是真正對所有人好的行為,僅僅是為了我的情緒而已。我利用告訴自己事實誘使自己慢下來,接著使用呼吸把自己帶往物質感官,努力持續專注在此刻。直到我的衝動停止。

我的強勢與好勝心的確會給我帶來不利,因此我要改正,繼續在溫和的路上行走,同時正視我強勢與好鬥好勝的時刻,我要怎麼停止。我的急切觸發我認為我可以直接的表達我的看法,繼而造成強勢的態度,帶給人困擾,也使我進一步陷入害怕之中。

我沒有前功盡棄一說,我只是一直在走,遇到一個我的問題,今天發生了,提醒我我一直拖延和不想看見的卡困處。我的擔心和難過沒有意義,除了讓我恐慌,讓我藉由定義自己為強勢的而感到自責和崩潰。

明天我走出去,還是一樣的我,不是我幻想的樣子,一夕之間變成什麼了。我有錯,我及時改正,我努力做,不批評自己,倘若我有一天真的能完全做到,我會自由。


謝謝,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