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日 星期四

Day 0-78 我的正向體驗分享-4

正向感受的記憶

跟外婆一家人一直以來處於可有可無的交集關係,或者更像是應酬關係,為此我曾不只一次以一個假想來表示我們的情感,即是想像他們其中一個人死了,我應該也不會有任何悲傷。對於我這樣的看法,我下解釋想要澄清這不是我討厭他們,而是我對他們沒有好感,話題與個性上也沒有親切感,我太嫌棄這種普通的感覺了,因此我從來沒有想要靠近他們。
不過前次與他們一起吃飯,那天弟弟不在,我對於這樣的場合有點壓力,因為這下長輩可以談話的只有我了。我試著保持在較開朗與開放的情緒狀態,成功地以小話題串聯與外婆的互動,扮演體貼與健談的角色,我在高亢的能量中充滿好奇心與關懷,把我的口才與應對之道發揮到我的極致。我聽見外婆對我說,長大了,變得很懂事。晚上外婆一家在我們家附近一起散步,還一起在便利商店吃冰淇淋,我與大舅鮮少面對對談,但持著我在星座方面的信念帶給我勇氣,我感覺我們談天也不會尷尬。

雖然我對於他們滿意與愉悅的表情與讚美感覺抗拒,因為我心虛,而且不能認同他們所崇尚與認可的特質,但是看見他們對我滿意,我還是挺有被愛的愉悅感,這讓我感覺我至少被接納,我讓外婆感到快樂,我有能力做到讓人滿意,我有能力控制局面。

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處理與人之間的互動感到抗拒,渴望有一個人適時的出現打斷或是改變這個情境,感覺面對與人的互動是挑戰我的能力的,挑戰我對自己的自信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需要透過想像或是找尋我較為成功或是恰當的表現增強我在我所不願面對的事上的自信,在行為上不斷回顧正向反應的片段,定義我自己是好的,有能力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讓外婆對我滿意的定義變成下一次我與外婆互動的標準,當我“感覺”我與外婆的互動不似有這次的水準,我就覺得外婆沒有那麼滿意了,我就覺得我的表現品質下降了,沒有一致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外婆一家定義為不親密的,以及暗自不欣賞他們的價值觀以及文化,在我與他們相處融洽時,這份認知就使我感到心虛而且有罪惡感,感覺我背叛了他們,或是我傷害了他們。

自我承諾

當我看見我對於與人的互動感到抗拒,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把我曾定義自己為好的表現當成標準,要求自己做到而產生心理壓力,我呼吸並停止。
我明白我對與人互動感覺抗拒,在於我對我與人相處的記憶定義我是不在行的,我是沒有好“結果”的,因此我是不自信的,抗拒面對顯示我不想透過面對來處理我的心結,因為我害怕面對時發生一樣不好的體驗,我害怕這種體驗再次告訴我是不行的,我不想再次定義我自己是不行的,因為我的自尊不想要這樣的定義。

我明白我不想處理與人相處時我的抗拒,這造成我的拖延心態,我不敢表現出拖延,因為我的高我要求我要負起責任,因此我在內心祈禱有人會出現幫我拖延。不管我有沒有做出拖延的行為,拖延的心態一樣對我產生影響,我對於不可避免的面對產生暗聊,抱怨我的祈禱沒有生效,我沒有準備好面對,而是祈禱,因此我”被迫“面對時,我處於較低層次的能量,是與我的暗聊相差無幾的,我明顯感受到面對外人時我的應對無法銜接的窘況,因為我的情緒能量無法轉換到較高亢的層次,我對自己的質疑就跑了出來,我再次對於這樣的體驗定義為不好的。

我明白我需要在回憶中找出我表現在正面的價值,通常是我沒有自信的時候。我渴望透過我曾做得到的事實,來鼓勵自己相信兩種事實:一種是我本來就是這種人,另一種則是我其實是有能力做到成為這種人。這樣將會帶我走出負面情緒,投入到相信自己的正向情緒中,那麼我就會做到所有人所將認同的事,我將會得到所有人肯定,那麼我不會被輕視,相反我還會被重用,我會得到支持,接著我就有更多選擇權。當我成為心智感覺自己是不足的,那麼我就會追求正向體驗作為負面的出路,一直以來我所容許我行走的,就只有這兩條路。因此我的世界只存在好與壞,我只體驗過好與壞,兩個極性的存在。

我明白我把我曾定義自己為好的表現當成標準,比較對方對於我的評價,是我對於別人看法的恐懼。我定義別人對於某次我的表現會是非常滿意的,基於恐懼,我不想要得到對方的相對失望。我已經透過兩種事實來定義這項表現,不希望看見他被推翻,使我的正向定義被挑戰或是挑釁,這不僅讓我祈禱我不會有錯誤發生,而且我一直在抗拒面對錯誤發生。

我明白我陽奉陰違使我有罪惡感,是我假設對方的正面反應顯示對方對我的赤誠,我在潛意識相信別人對我好的表現比如讚美、支持,是因為對方全然地相信我是好的,或是對方在某個部份是真誠以待的,換句話說,我相信表達對我滿意或是喜愛之人,他們是無辜而且善良的,而且他們在這一部份的”出發點“是純白與善的,再簡白的說是,信我者是善良的,信我者得永生。而我明白我的出發點是惡意的,是疏離的,是有目的性地,因此我感覺我褻瀆我相信的這些天使,或是這些”判斷正確“的人。我渴望他們繼續認為我是對的,因為我認定認為我是對的人是正義的。

我承諾我呼吸在此刻,專注在與人之間互動,以我對媽媽和外婆一家的習性的認識作為我行為的出發點,盡量不干擾對方的情緒,確保我自己也不參與在心智中,沒有投入在過去與未來的畫面,而是活在此刻,時刻覺察自己行為與表達。當我陷入情緒之中,必要持續深呼吸強調我正進行的事實,直到我走回穩定的呼吸狀態。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