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6日 星期日

Day 0-79 我的負面體驗分享-5

負面情緒的記憶

對於身邊的人共同譏笑一個老師或是一個比較與眾不同的人,或是與”這些人“性質、氣質大相逕庭的人,我會感到極度的鄙視以及不悅。其中我定義這些人非常無聊,短視,短視的範疇包括認為他的行為與表現是有問題的,他是一個來搞笑的人,以及”我們覺得談論他很好笑“,各種靈感蹦現只為了可以談論以及取笑他。
我看到我身邊的人享受於自己所製造出來的分離,相互交流只為了愉悅自己以及與其他人產生認同上的連結,我就感到”噁心“。我感覺這些人事實上就是將來屬於沈默的暴力的一群人,我認為這種人自以為是,太過放大自己。以他們自我娛樂的行為,我看見他們的世界最偉大的是自己。因為這個世界的是非對錯只圍繞在自己的認為裡,圍繞在一群有共鳴的人的圈子裡,那裡是他們的視界,充斥著愉悅與歸屬的體驗。

我對於我所定義的這樣的現象感到憤怒,我憤怒這些人不了解我所認為的尊重,以及不能活出有遠見的思維,我憤怒這些人在我眼中透過分離而妄想團結的諷刺與刺眼。一時之間我看見的不是我現在所說的矛盾,而是刺眼而已。我只是感覺不佳,滿腦子都在批判對方的動機和行為多麽令我不齒,都是為了自私自利的出發點而做云云。我相信我看出所有人的動機,可是我獲得氣憤的感覺。這種感覺讓我對人感到失望而且不想溫和對待,我把它們定義為沒有自控能力的廢物。

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談論卻是嘲笑另一個人的行為是讓我憤怒的,是讓我鄙視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人的自控能力感到失望,對於人的自私自利感到痛恨以及排斥。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想溫和對待我所鄙視的行為的人,我不想溫和對待自私自利的人,我不想溫和對待沒有自控能力的人,我認為我的溫和對待有條件。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的判斷並投入情緒。我把我的判斷定義為這個人的性格與動機,我極度接受我的判斷,也極度接受我基於我的判斷來對人感到憤怒。

自我承諾

當我看見我對於人的自控能力感到失望,對於人的自私自利感到痛恨以及排斥,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不想溫和對待我所鄙視的行為的人,我不想溫和對待自私自利的人,我不想溫和對待沒有自控能力的人,我認為我的溫和對待有條件,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相信我的判斷並投入情緒,我呼吸並停止。

我明白我對於人的自控能力感到失望,是我對於這個行為定義成理所當然的,這並非是我刻意定義的,而是在我在教育以及系統的影響之下形成的慣性,當然還包括承自我自己家族裡的心智性格。我容易把我所認同的事物內化為我評判性格裡的資料,當一有人違反我所認同與偏向的價值觀,我便拿出我的批判性格指責以及對這個人感到生氣。我生氣因為他沒有遵照我所信仰的行為,我生氣因為他不知道我所信仰的行為,我生氣因為我已經定義過我所信仰的這個行為是有遠見的,而我也定義過對於短視近利的人,他們是可悲的,他們是會傷人的。繼而我認為既然他們不了解也不作為D的訊息,那麼他們這些行為可以理解為粗魯的,而且沒有自控能力。

我明白針對自控能力,我投入定義以及情緒,我不能認同人可以”選擇“不控制自己,我不認同這些人活出的生活”情緒“以及他們對生活的心得,我採納觀望不然就是視若無物。我自己深信我所理解的D訊息,我成為這個訊息,我認為我代表”知情這個訊息“,我相信我身邊的人都是承載無數藉口而不得解脫,基於這項認知,我定義他們的”無能為力“以及”水深火熱“都是不為自己站起來的結果,都是活該的。因此我會有輕視的態度,我認為這些人根本不為自己而活,不能算是真正活著的人,沒有為自己找到”真正“的明路,我甚至認為這些人根本沒有為了自己去思考”生命“。對於這樣的揣想,我產生咎由自取的結論,同時也不能”尊重“以及”平等“的看待這些人。

我明白我輕視以及對這些感到憤怒,並不是基於愛,也不是基於體認我們是一體的,而是我成為一個有情緒的電腦,在人海中又一個認為自己是對的的電腦。當所有人不理會或是認識到我所相信的事情,我便認為他們是錯的,引薦所有我所看過的資料來告訴我自己接下來會如何發展,以及回顧資料支持我關於”有時眾人不會對“。我感到憤怒是我自己的厭惡,透過我自問自答,要堅持我厭惡的合理性與正當性,如此我的忿怒有了目的與意義:證明我是對的。使我走不出抑鬱不歡的理由,就是要我持續的知道我是對的,敵視與鄙視別人亦是如此。

我明白我相信我的判斷並投入情緒,是我對於我人生的體驗與D資料的相符性產生混亂的結合,以至於我急於肯定我當初自我行走時自我覺察的內容是完全符合D的說法的,這是因為我急於投入一個理念以讓我能夠停泊,我傾向於先相信再去實際體驗。所以D與我的體驗,我是有一部分刻意地想要符合與附和的,這是我尋找支持與安全感的做法。因此我帶著這個複合的信念,讓我非常相信我的判斷是承載著覺察以及知識的,因此他是可靠的,我相信我在覺察中解構的我自己,是所有人的縮影。我相信我所解構的內容可以不管人格個性,適用在每個人的內心上。這即是我結合知識的支持對自己產生極性的自信,而對他人干涉以及企圖改變或是比較、評判。


我承諾面對人的自私自利,注意我只是看見他的動機,不代表這是正確的,也不代表我的”看法“是錯誤的,我專注在這個行為對於事情的影響以及我必須承擔或是提醒的內容,調整事務的發展到一個最有利的方向努力。

我承諾我要求並明白自己應該做的有哪些,應該與別人交涉溝通的範籌到哪裡,做最直接的判斷。當對方基於心智情緒使行動受阻,思考對方的動機,考量溝通或是交易的方向。

我承諾我自己當別人嘲笑一個與他性質不同的人時,我檢視我是否也在如此對待他人。並且明白如今社會顯化這種排除異己的行為模式,是一個共同容許下的後果,正是我要解除貢獻的。
我承諾我自己溫和對待自私自利的人,不管他如何對待我,皆不會真正損害到我的本質,我與他之間的互動也保持在理性的判斷之下,參與或不參與合作。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