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Day 0-88 我的負面體驗分享-7

負面體驗的記憶

今天我的夥伴“又”激起我的暗聊。
我產生的這個“又”的概念是我在定義他的言語和行為時,連結他過去所做的一起加入並成為我檢視與理解這個人的資料。
具體的事件在我的暗聊和定義間變得模糊,而且心智抗拒我從事件的源頭回憶並解構,而是偏好保留與使用我在情緒狀態裡對對方產生的定義。

剛才下午的時候,我的夥伴來我家看香氛瓶的狀況,我問他要不要把A瓶拿給設計組的組長,他否決,並告訴我A瓶可以繼續留下來做實驗,今天下午做的新品拿給設計組組長就好。我在其中無法第一時間認同的理由是我遲疑新品沒有包裝,因此我又提出既然新品的配方跟A瓶完全一樣,為何不拿A平已經有完整包裝的展出呢,夥伴告訴我A瓶已經在做實驗了,那麼就讓實驗繼續下去,而新品的包裝自然設計組有資源可以處理。這時我們在這個議題上已經結束並解決了,可是我的心裡感受到不快,充斥被否定的感覺。

而再來在香薰棒的事情上,他跟我提及香薰棒幾公分,要尺量,因此我隨口問了:對了,上次借你的尺你還我了嗎?他驚呼一聲從包包找了找還我,我讓他拿尺量標準香薰棒應到的長度,結果在短暫的量尺時間我們溝通不良,一時溝通上的斷線讓我產生些微負面的感受,直到他說:其實我們可以直接照著標準香薰棒的長度和其他的香薰棒一起對準修剪就好。我一時感覺不受到重視的不悅,很快的回他:你說要用尺的啊。他笑著否認,說:我沒有說吧。這時我感覺我無法再自處於這股壓抑中,呼吸變得沈重、艱難。

我基於我的情緒回顧剛才都發生了什麼,並且放大回放對方讓我不能忍受的點,反覆檢視與回顧過往的事蹟來輔以說明、論證我的感受,得到責怪對方的結果。

在對於對方的指責與不能諒解中,我強壓我的不悅,刻意的要求我依照平時的方式送走對方,可是我在之後又對於我的“隱忍”感到擔憂,擔憂我這樣沒有原則,無法讓有問題的人停止將罪歸咎於別人。

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定義對方為不尊重人、主觀、強勢的,同時也定義這些特質是不好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對方的行為侵害到我的立場及地位,認為我的資格與權利被邊緣化,我變得是容許被動的拿走主導權或是參與權。我認為對方不能夠以詢問或是達成共識的前提進行一個事情,本身就是一件不合理而且是嚴重的問題,由此“認定”我的情緒是對方造成的後果,因此他的確是有罪的,他也理應承受我的不滿。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聯想到過去對方暴露在我面前以及他自白的一些缺點,我用來印證他如今的行為帶給我的感受顯示他是一個“沒有自省能力”、沒有改進能力、說到底還是一個自我中心、自大自負的人,來寬慰及讓我感覺自己是被動承受而且無辜無錯。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應該要控制表露我的負面情緒,要求我要用呼吸來緩和我的暗聊,“使我能夠不被別人察覺我的異狀”,裡面已經存在我對於撕破臉以及穩定的表達破裂的畏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擔憂我基於畏懼而隱忍的行為,以動機和表現雙重的顯示與證明我會走向脆弱與軟弱,我想像未來我會更不受到意見的採納,我的意見會受到更嚴苛的挑剔甚至是輕視,那對我的自尊和感受,以及我的表現不利。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恐懼對方強勢過我以至於不尊重我甚至侵害到我的權力時,我也憤怒我的畏懼和批判對方有什麼資格在我的預想裡這樣欺壓我,因此我頓時獲得動力想要先行報復或是採取手段讓我成為比較強勢的一方,而且我應該要搶先一步欺壓對方,如此才能確保我意見的份量和保障我的價值,並且藉由徹底讓別人感到相同成因的恐懼,企圖使我的地位不會被人超越。


自我承諾

當我看見我認為對方的行為侵害到我的立場及地位,認為我的資格與權利被邊緣化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認為我應該要控制表露我的負面情緒,要求我要用呼吸來緩和我的暗聊,“使我能夠不被別人察覺我的異狀”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擔憂我基於畏懼而隱忍的行為,以動機和表現雙重的顯示與證明我會走向脆弱與軟弱,我想像未來我會更不受到意見的採納,我的意見會受到更嚴苛的挑剔甚至是輕視,那對我的自尊和感受,以及我的表現不利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在恐懼對方強勢過我以至於不尊重我甚至侵害到我的權力時,我也憤怒我的畏懼和批判對方有什麼資格在我的預想裡這樣欺壓我,因此我頓時獲得動力想要先行報復或是採取手段讓我成為比較強勢的一方時,我呼吸並停止。

我明白在我有了情緒反應和暗聊時,我產生的揣想和恐懼都是屬於心智的擔心,當我成為心智,我便會相信這是真實而且嚴重的,尤其是針對我個人的精神上的損傷和孤立。事實則是這並不影響我真正本是,當我能夠及時覺察認知關於“心智”與“真實”,我也能夠快速分辨與做出對於事件本身最恰當的處理方式。在我提出我的遲疑與我無法快速領會與接收對方的訊息,是因為我當時專注在我心智與系統規則裡的計算,判斷這個情勢對我個人的利弊,以及是否沒有尊重到我這個人,而且實際上我正在加深和相信我的負面感受變成真確的事實,設想我實際應得的受害作為我的“感覺”的體現和證實。

我明白我害怕被邊緣化以及害怕被別人超越、忽視、欺壓,是因為我本身認為他們沒有資格與機會能夠贏我,因此我更不能容許他們在我的“疏忽下”有機會超越我,我自己已經把別人設定為不如我甚至是不如我“精深”、“心靈進步”的,換句話說我把別人看作是遜於我的,我貶低他們的本質與資質,因此我把我和他們分得開開的。
我不願意等於這些人,這些人身上我看見自大、狂妄、侵略性、以自己具有攻擊性為豪等根本上與我相似,即皆是自命不凡的人。因為我認為這些人沒有資格幻想或是妄想能夠超越我,這對我是種挑釁,也是種逾越。對於與我相反性質的人,感受到他們相對願意信任、理解、配合與協助的特質,我就會認同我們是平等一體的,甚至相信我跟他們相當程度的和善、穩定、活在一體平等中。

我明白我自我欺騙以及逃避承認與面對我在性格上與我所敵對或是感受到敵意的對方其實是極度相近的,追求的方式以及慣用的自我欺騙方式,甚至是貶低他人的方式,我都能感受到相似性以及被侵犯的狂躁,因為我曾經定義我自己這樣的性格是獨具優勢的,可以欺瞞和利用每一個我想利用的對象,因為這個“獨有”的自覺被我採納和自居,因此遇到一樣的行為的人,我感覺到我的獨特性和我的優勢並不再是真的,這使我感覺挫敗,繼而把這種失望和大夢初醒的恐懼怪罪到對方身上並產生敵意,企圖要推翻或是打擊對方的這項特質,來最終證明我還是會如我所定義的優勢獲得勝利。

我明白我畏懼我的意見會被嚴苛對待與輕視,一方面這是我對於這個環境我所觀察到其他人曾遭遇的,以及一方面我心知我容許也會成為一樣事件的加害者,因此基本上我相信並認定當我變成軟弱的一方,我勢必會受到欺壓,而這是我所不能容許的,基於我認定我一定會贏,因此我要爭取反擊。

我明白我抗拒成為被欺壓的一方,在於我認為這些人不如我,因此不能夠容許他們僭越侵犯我,一種階級的概念。

我明白我害怕撕破臉,是因為我不想要損害或惡化到我在別人心中的定位,對我的價值不利。害怕暴露我的侵略性以及輕視、輕賤其餘人的目的與性格,使我反而被隔離、迴避,讓我難以在系統裡維持我的人脈、價值與名聲。

我承諾我自己,在面對我認為別人對我不夠尊重的感受和情緒的生昂,我深呼吸之後,轉移我的觀察與分析在對方的意見上,我若認為這個提案不好,則檢視我上升的情緒與衝動想要出言諷刺或是攻擊對方,預先看見我會有這樣的心智反應與行為產生,在於我了解我的心智如何運作。因為我瞭解心智的運作,因此我知道我有能力“決定”我要不要成為這樣的行為表現。在這樣的認識下,我承諾我在我的呼吸間將我帶回現實,逐漸通過我的自大與自私的思維,在呼吸間來到看透自己的心智、與我自己的情緒和心智分離。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對於我在人群間相對的優劣感到不安和憂懼,檢視我憂懼的原因與理由是什麼,來自我哪個部分的不足,並檢視我的這個“不夠好”我部分,是基於我如何去定義這樣不好,而總歸的來說,我是否投入了相當的情緒在其中,導致我產生“缺點”。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