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5日 星期二

Day 0-84 我的正向體驗分享-6

今天下午在課堂上面臨分組報告,我感受到我內心的搖擺。同時我也自我欺騙:我看得很淡。後來有一個人與他的朋友主動詢問我們是否可以與他一組,我維持平穩的回應,可是我聯想到這個人在班上的地位以及被定義的價值,從而感覺到我是被其他人羨慕而且好奇的。我揣測別人會對我有這個“榮幸”與這個人一組感到不解與嫉妒或是對我有正向的揣測和期待,感到有地位上升的感覺。

同時我也訕笑這個人在我心中的形象是做作而且刻意追求正向體驗的一個代表性人物,因此我並不特別汲汲營營與討好這種人,“跟一般人”如此掙扎於擠入“他們的圈子”陪笑賣笑的行為感到輕鬆獲勝的得意與不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欺騙我自己我不在意我被動等待分組的行為在我的心智理解是是弱勢而且不利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對於分組而產生的現象感到超然而且在這一切活動之上,純粹的無所謂。事實上我一直處於自我欺騙的暗聊裡,不斷說服我自己,利用“規則”壓抑我的背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自己被人主動拉攏顯得我是有相當的價值的,尤其被怎樣的人拉攏顯示我是怎樣程度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比較別人為了攀附與追求正能量同學所做的努力,以及我“超然”於這一切之外,並且“專注在做我自己”的“自由與輕鬆”,感覺我的魅力與吸引力還是高於別人,甚至不俗於別人許多的。我更延伸別人其實私底下都很好奇我是怎樣的人,對我有一種嚮往等等。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對我的看法建立在他們欣賞與追求的人如何看待我與對待我,因此當我若今天與剩下沒分到組的人一起,那麼我就會被大家看輕與厭棄,甚至完全不會覺得我有什麼特別好的地方;相反的今天我與大家嚮往的同學一組,那麼別人對我的好奇與好感、嚮往也會上升,我在人們眼中的潛在價值就更高了,對我的面子、自尊以及發展性當然是有所裨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的處心積慮是可笑的,是不尊重自己的,因此我也不尊重這些人,甚至享受於看見他們的追求被我奪去,或是看見他們希望落空,不如預期而挫折難過。這對我而言是刺激而且有趣的。

當我看見我欺騙我自己我不在意我被動等待分組的行為在我的心智理解是是弱勢而且不利的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相信我對於分組而產生的現象感到超然而且在這一切活動之上,純粹的無所謂。事實上我一直處於自我欺騙的暗聊裡,不斷說服我自己,利用“規則”壓抑我的背聊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感覺我的魅力與吸引力還是高於別人,甚至不俗於別人許多的。我更延伸別人其實私底下都很好奇我是怎樣的人,對我有一種嚮往等等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認為別人的處心積慮是可笑的,是不尊重自己的,因此我也不尊重這些人,甚至享受於看見他們的追求被我奪去,或是看見他們希望落空,不如預期而挫折難過。這對我而言是刺激而且有趣的時,我呼吸並停止。

我明白我在自我欺騙我心智的理解,是我面對我的不好念頭習慣採取逃避,迴避,不願意看見以及不願意承認,自我欺騙可以讓我處在一個比較舒適的階段,在這個階段我不用處理我不美好的地方,只需要去挖掘別人的不足以及歌頌我的偉大,讓我感覺我凌駕於這一切醜陋之上,我做到了盡力鞭撻每一個我看見的錯誤與醜惡,我維護與看清楚所有被別人隱藏的心智。

我明白我認為我不在乎,實際上是我在意識到我在意而且自卑與不安時,企圖讓自己脫離這個窘迫、不是處於高處的狀態,要透過欺騙讓我下一刻活在高處以支持我能夠穩定的表達不會出醜。讓我能繼續維持在我前一刻的穩定的外表。

我明白我想要維持我外表的穩定,是因為我不想要面對和處理穩定的破裂,我逃避面對和接受一旦穩定破局我會產生的對自己的譴責以及對我在外的自尊的損傷。我不想面對穩定破裂時我會冒出來的大量自卑驅使下的猜疑,不斷重複想像別人如何議論我的失敗和我的難堪。

我明白我透過這次事情感覺我的能力和魅力獲得肯定,是我極想要得到強烈正向的注意和推崇。我對自己的信賴與熱愛使我在這個狀況下堅信這個結果”證實“了我一直以來對自己形象的揣測。我的性格裡有幾個因素:非常相信自己未完成的判斷,以及對自己的判斷非常樂觀。

我明白我譏笑別人為了自己的利益辛苦投入社交競爭,一部份因為我不願意這麼做,對於別人做得不好(得不到預期的好處)我就覺得對方選錯道路,是活該而且愚蠢、可憐、害了自己的,把我所定義一般人為系統服務並且短視近利的概念投射到這種人身上,繼而判斷他們是錯的,因此我是相對對的,我可以嘲笑,因為我是對的,我嘲笑也是為了我的勝利而笑。

我明白我認為別人的失敗是我的勝利,在於我把別人與我作比較,我需要透過比較才能肯定我是對是錯。我需要看見自己是對的。我依賴對錯來左右我的方向,控制我的行走,並且把其餘人對我的壓迫或是支持定義為我是成功還是失落。這是我把我與其他人分離,透過分離的競爭以及特定力量的搶奪,讓我感覺我是合理的存在,並且是強大的正義與力量的絕對體。

我承諾我回到呼吸與覺察的層面,練習我呼吸與能量之間的關係。

我承諾我自己訓練我自己停止為自己辯護,並在這個狀況下保持呼吸與書寫的同步,觀察我在這個狀況下壓抑或是解構的能量流動。

我承諾我自己在嘲笑別人時停止念頭,轉而書寫我在嘲笑的內容以及我的動機。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