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9日 星期三

Day 0-81 我的正向體驗分享-5

正向感受的記憶

對於國際整體的局勢變化之快,以及非典型政客的崛起,為我們的生活增添許多新鮮感和娛樂性,一成不變的政治常態在世界日新月異的潮流中漸顯疲態,人們把希望放在新穎而且激進的人物身上,期許能突破這種恐怖的疲軟輪迴裡。我對於這個世界不可確定性的增強以及不可掌握的變化感到興奮,我在高昂的情緒裡定義這個世界的現象是人民已經對於是非開始有整體性的反思狂潮,不再像是安馴的綿羊,害怕自己無力改變。我認定這個世界正在起價值觀的變化,越來越多人投入反向的思維,而且我相信,這些反思都是促進社會改變的力量,這些反思象徵著真相與假像在人群之間被接納,被反彈,形成所有人意識的活躍以及尋求答案的浪潮。
我愉悅因為這世界的人願意看見自己的自我利益而去抗爭,鬥爭以及爭取,開始有人不願意賦權予菁英層,開始有人發現菁英層的事實,開始有團體發揮影響力,想要分到更多的資源。這是一個推翻資本極權的開始,這個新紀元多麽讓人大感快意。

看見這個世界的人看似有了自覺,我覺得很爽,因為我感覺人群不再是這麼愚鈍,相反開始變得有力量,有激憤,有衝突,有想法。這樣我對於世界又有新的期待,看見世界開始有新的局面,生活與關注的面向變得多元而且具豐富性、娛樂性,讓我非常期待看見更多爆炸性的變化,看見更多人的價值觀受到震撼。

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有許多人的價值觀若受到”事實“的抨擊,是讓我快活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好萊屋的藝人的政治意識是不當的,而且也是瘋狂的行為,我以為我處在上個世紀,譏笑而且詫異這個年代怎麼還會有人不如我預期的開明與尊重。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所認同的政策就是正確的,在本質上我就認定是”完全無誤“的、”行走在現實上的“,因為這與流傳在普世價值反面的陰謀論相符合的,我開始偏向陰謀論因為我不能相信現今普世價值會是正確的,我寧願相信少數的叛逆聲音。這等如我幾年前相信少數的環保聲音而否定多數的漠視。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以全知者的姿態睥睨所有人的言論,並且基於我乘載著D的訊息來檢視誰的觀念上是不夠”進步“,不夠正確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享受於觀看別人的思維,當成一種以期許之名的娛樂心態。

自我承諾

當我看見我投入在對於觀看別人的理論而產生情緒反應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正在比較對方的觀點與我的認知,要選擇”信與不信“、”對與錯“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對於世界的價值觀產生否定以及套用我的價值觀來做為定義與矯正時,我呼吸並停止。
我明白我在投入這些議題中時,我是藉由興奮與好奇,甚至是八卦的心態看待世界的變化。我只是想要看見世界走出我所背棄的守舊與一成不變的局面,走向我基於D的資料以及其他國家的發展的借鑒的期許的道路。看見世界的被迫轉向,讓我有”屬於我的知識“正在感染與改變每個人的勝利感,證明我所信奉的理念中將成為現實,我選擇接納了正確的道路,我正走在領先的道路上。這讓我感覺被事實所肯定,造成我對未來有著正向的期待,不管世界發生正反面的衝擊,我都開始相信這是走向進步的過程。
我明白我無條件相信這個世界的發展是我所預期的樣子,是因為我在看見世界的變化時就已經定義這個現象為巨大的轉捩點,在我自定義菁英層的定位以及我對這個世界經濟現況的認知,推斷這個變化是基於極性的貧富到達飽和,而反向推動世界的齒輪,開始走向截然不同的新紀元。

我明白我相信這個世界正走向新紀元,是因為我的世界不斷在接受新的正反面訊息的干擾,讓我對於這世界的定義轉向:多元的事件,絕非絕對的代表性利益關係,所有事情不再是基於信仰而背書,在於實際的生活受到如何的影響做為支持與反對的依據。過往意識形態的政治應該被推翻,轉向實用原則的政治手段。因此看見世界開始大幅地轉向,我視為所有人在接受與我一樣的價值觀衝擊,因此我也相信最終終點即是我所相信的樣子。我相信這個世界已經來到我所相信會成為的紀元。

我明白我的正向體驗在於我已經認定事實將是我所預期的樣子,我對於過程可能會有的風險與生命財產的損失沒有太大的擔憂,是因為我著重在”結局證明我是對的“這個思維裡,彷彿過程與我沒有關係,彷彿他不會使我受害。我把現實與我的理想分離,我活在我的正向情緒裡,我活在我想像的未來裡,因為我沒有活在當下,謹慎地分析當下的過程對生活的影響,因此我無法體會當下的問題嚴重程度,失去感知能力,也失去全體如一之覺察。

我明白我譏笑政治狂熱份子,以及對藝人的政治意識感到不可思議的反應,同時顯露出我等如心智對於他人的優劣的比較,我批判以及輕視這些名人並且戲稱他們只是戲子,輕視他們所相信與認同的,因為他們認同的候選人以及思維與我相悖,因此我藉由他們的身份加以揣測與抨擊,輕視是最直接讓我感到勝利的做法,只要我失去對某人的認同和尊重,我就能完全的接受與相信為什麼我會批評這個人。而且我會讓自己更相信我還是最見識淵博的,資料整合最富集的,我是最正確的。

我明白我有慾望想要分享我對於世界的看法,是基於我已經認定我的說法是正確的,我”知道“我的看法可以讓人耳目一新,讓人受到我的”一語驚醒“,最後”追隨我的言論“,一致認為”這個人說的是需要來聆聽的“。這樣我的觀念就會受到人的注意,我的觀念會被複製,我的影響會讓人欽佩以及承認,別人會給我的文章按讚分享,甚至改變世界。我想改變世界,不是因為我想要讓每個人知道真相,而是想要讓人知道”知道真相的人是吳劭萱“。在這個想要分享我的看法的動機,我只是想要控制別人對我的看法與態度而已,透過同化,讓這個人完全變成我。


我承諾在我試著汲取更多看法時,檢視我當下的心智存在著何種情緒在活躍。當我基於想要讓自己知道更多時,我停止,並且深呼吸回到此刻。書寫自我寬恕。

我承諾當我面對一個人的看法我產生”他大錯特錯“的定義時,我深呼吸停止。聆聽他的訊息,並且留意自己在親臨所謂的”人群“時,人群對於事實的看法有何規律性或一致性,藉此搜集了解真正世界的腳步與進展。作為自己的資料。

我承諾當我批判別人的價值觀以及素養不如我時,我深呼吸停止,檢視其餘的人對這種行為有何看法,眾人對於這種現象是什麼態度,這其中顯示人群的信仰以及他們的心智運作情形。我需要耐心以及穩定地保持在呼吸以及觀察中,把我所見當作資料,為這些資料尋找用途。
我承諾我自己產生的情緒反應,在呼吸之間做自我寬恕,並且在呼吸之中釋放這些念頭。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