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8日 星期五

Day 0-86 我的負面體驗分享-6

負面情緒的記憶

當我遭遇自己在表現上顯得笨拙、僵硬、不知所云、創造尷尬或是帶給別人困惑時,我感到負面。
今天做了幾件事情造成別人理解上的困擾,以及我在抉擇之間帶來雙方他人的怠慢等,提醒我再次注意我的幾個缺點。
一是我在公開場合的表達能力很笨拙,不知變通;另一個是我在面臨討好每個人時陷入抉擇,而怠慢了了每個人。

當我看見我定義我是一個話少的人,所以我不應該出頭,不然我會造成尷尬,我會面臨讓人感到尷尬的狀況,我不想承擔這股尷尬的感受,因為這會讓我見識到自己的笨拙和不善言語,不夠強的一面時,我呼吸並停止。

今天我把講義要拿給坐在我位置這排最後一個的同學,我轉身向我後面的同學說:幫我往後傳謝謝。結果後面的人都在問要傳給誰的,我往後看,一一請他們往後傳,才交到那位同學手上。事後我很快想到,我為什麼沒有在一開始就說:幫我往後傳給XXX,這樣不是輕鬆多又明確多了嗎?為何我一直到事情的最後都沒有想到我能說:傳給這排的最後面呢?我的表達能力真差!
此外我也聯想到上次我把我製作的香氛瓶要傳給全班讓他們聞味道,我就請同學幫我傳給教室最邊的開始傳,一路上我也是關注著傳遞的狀況,因為我當時擔心他們在傳送的過程中打破瓶子,不過我看到的現象是,有些人拿到瓶子時在問:這是誰的?我就解釋說這是香氛瓶要請大家聞聞看味道的,之後一個女生拍拍我提醒我在班上的溝通軟體上說明一下較好,我說好,而且驚訝於我為什麼會想不到這裡呢!之後同學又提醒我可以備註一下這是屬於什麼香調較好,我又連忙說好,內心更對自己的“遲鈍”與不細心感到鬱悶。
另外一個事件是在我小時候就一直存在的問題,只不過是因為我現在朋友沒那麼多了,這個問題出現的機率變少,以至於我都忘記了。就是當我現在身邊有幾個與人的約緊湊或是接觸的時間重疊了,這時我第一個反應是時間慢下來了,我的心思開始忙碌但邏輯沒有運轉,一直在忙綠於思想滿足與安撫此刻誰的心情或是耐性呢。

而每次的過程都是對方出於對我的表現的寬容作出妥協或是調整,才能讓這個卡困能夠疏通,總之是犧牲了別人的時間,在我不知所云時,沒人聽懂我要怎麼處理,只能幫我解決。因此結果對我來說都是急躁、壓迫而且沒有效率的,並且我對自己產生很沈重的批判與責難。

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當我表達明顯的笨拙而且讓現場等待以至於我感到非常感尬,覺得我很糟糕,能力不好。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設想別人應該都做得到的事情,我竟然做不到,而且我還一直以來都沒有督促自己面對改進這個問題,我真的是很自以為是。並且胸腔有一股沈悶的感覺,讓我的呼吸感到壓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定義我為一個社交能力不足的人,而且感覺我天生愚鈍,再怎麼樣也很難贏過別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會因為我的粗心和遲鈍失去我自以為有的競爭力,我認為我的粗心足以影響我的起跑點,是我的致命傷。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定義我是一個話少的人,所以我不應該出頭,不然我會造成尷尬,我會面臨讓人感到尷尬的狀況,我不想承擔這股尷尬的感受,因為這會讓我見識到自己的笨拙和不善言語,不夠強的一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有限的時間內遭遇重疊的事件,容許我想要滿足較不想怠慢的一方,而掙扎於原先與他人的約定。這在我的抉擇中變成彷彿很困難的決定。我不想要讓我身邊的同學久等,可是又不能請他先自己去吃飯,因為這樣他應該會不高興,所以我的個性編成讓我很容易脫口而出:不然我先陪我同學去買午餐,我再回來學校找你?而這時對方對於我的方式有疑慮或是困難時,我無法思考出我心中更好的解決方式,而陷入害怕怠慢兩邊的不安,主要就是我自己的討好心智在左右為難,讓我覺得十分糾結,站立難安。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無法有效解決問題,相反得到更加膠著和尷尬的場面,是非常難堪的,別人都會定義我是沒有解決問題能力沒有個性的人,甚至我想到人家會定義我是不靠譜、讓人沒耐性的人,我就感到胸口一股浮動、躁熱的的感覺。

自我承諾

當我看見我表達明顯的笨拙而且讓現場等待以至於我感到非常感尬,覺得我很糟糕,能力不好時,我呼吸並停止。
當我看見我認為我無法有效解決問題,相反得到更加膠著和尷尬的場面,是非常難堪的,別人都會定義我是沒有解決問題能力沒有個性的人時,我呼吸並停止。

我明白此刻的抗拒程度能夠說明我不想面對以及釐清這種問題的程度。因為關於這些問題帶給我的負面感受十分久遠而且連結我身體上產生不適的感覺,使我不願意再次回憶、觸碰,而只想要遠離、遺忘,這樣我就不會再那麼難受,面對自我厭惡。

我明白走出這個不適的狀況相較於持續忍受來得更加困難,因為維持在難受的感覺可以讓我不用分析與思考我的問題,我是處在情緒的房間裡自我放逐,在這裡雖然難受但是對於“維持穩定”十分有安全感。走出來勢必要處理並描述、解構我的心智,而且要回到物質呼吸活在此刻,這對於心智是痛苦的,痛苦的情緒能量盤站在我的胸腔,像是把我往體內向後推,我無法將我的氣息吐在物質的體驗中。

我承諾我自己,面對我的表達到達極限時,我提醒自己深呼吸以協助我走出這種受限的感受,將我的壓力和暗聊一一透過呼吸排出,直到我已經脫離心智的運作,不再有相關的暗聊出現。

我承諾我自己,行走在穩定的表達,盡量不讓非必要的言語出現造成後果。當心智出現比較我與其他人在社交表達上的優劣時,我將這種心智感受用呼吸包覆起來,讓他不要碰觸到我心悸的部分,然後持續的呼吸直到這個念頭被我淡化,被我一一呼出我的胸腔間。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感覺我正在不知所云時,我深呼吸,並且讓自己能夠以不打擾人的方式離開這個現場。不打擾人的方式即是先在呼吸間釋放自己對自己這個行為表現所自責與批判的情緒,然後能夠坦承無礙地表明或是運用我能夠自我解嘲的方式說明我的狀況,以不讓他人困惑、產生反應等。

我承諾我自己,在成功離開現場後,我專注在呼吸上,讓我處理與面對心智的各種聲音,並且透過我與物質身體的持續堅持,練習把物質感受用來包覆我的情緒,並且在呼吸間專注在觀看我的暗聊和情緒,如果
我無法再專注地看見,那麼我即刻把這股心智能量呼出體外。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