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日 星期四

Day 0-77 我的正向體驗分享-3

正向感受的記憶

剛剛上課的時候因應課程的安排與同學討論對方的特質,同學對於我對他的形容感到很有興趣,聽完我的說明他表達他的讚嘆。我發覺我對他的反應是感到愉悅的,同時我也相對出現不安的感受,即我覺察我的正向情緒反應。只是這樣的感受只是加強我的愉悅感受,因為我的不安之自內反省,在說明的是我明白我只是說出幾乎所有人會有的心智特質。這項認知我在心智上定義我自己是洞悉一切,凌駕迷惘之上的。
此外這也連結我過往對我自己的定義,我曾經定義自己是善解人意的,比較早熟,願意聆聽的人,今天聽到對方描述我這個人時提及相關的特質,儘管我知道這顯示我的形象沒有什麼變化,而且這並不是真的,但我仍然定義這是好的形象,並對於別人對我的錯誤認識感到僥倖和竊喜。

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看見別人對我展露驚嘆或是舒展、愉悅的容顏,感覺到自己被肯定了,我享受被人讚美,享受從對方被我臣服的行為中我”感覺“我在對方心智上改變了定位。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聽見我誡告自己我只是用我對人性的認識來描寫這個同學,因此我不應該相信我是比較特別厲害的。然後這個誡告的聲音沒有一點作用,實質上我的反應僅僅是”哦,知道了“、”我沒有走入陷阱中哦“,我等如心智接收這個訊息,而不是體驗覺察到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藉由這個事件再次喚起或是讓我好奇我是否仍是善解人意的我。思考這件事情等如是我容許我不斷回想被受到讚嘆的畫面,讓我在裡面感到快樂和正向感受,儘管我現在已經在心智上對於這種行為非常”敏感“,但是我沒有由物質身體活出知識,反而讓他成為心智層面的束縛,帶給我心智上的譴責。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別人對我的看法是膚淺的,然而是因為在我定義的好的印象,對於我在系統裡的價值和好處有幫助,因此我樂於被人接受和認可,我愉快因為別人的認同帶給我心智上的信心,我相信我會成功,我會被系統接納。


自我承諾

當我看見我因為別人的讚美感到欣喜或是驚訝時,我呼吸和停止。
當我看見我對於我的譴責意志做出反應時,我呼吸和停止。

我明白我得到別人的讚美而感到欣喜或是驚訝,在於我沒有保持在物質的穩定,而是處在心智不穩定、需要能量來平衡或是支持的狀態,對於外在世界沒有整體性的覺察力,而是單就我個人在心智層面渴望與關注的能量上面保持活躍的注意力,因此面對別人投射的評價對我而言是造成反應的,能夠成為我自我定義的依據,以及建立我在系統裡生存的自信。我等如心智有渴望能聽見或是得到殊榮及讚賞,除了我追求與眾不同,我也追求得到被矚目或是崇拜的力量,而我的心智目前以檢視我個人的修為進程為由,企圖洗腦我自己我只是在反問自己這個被肯定的我的行為是否是代表我活出我本真的表達,而得到別人的注目以及暗自啟發。正是這個”揣思“使我欺騙過自己我追求自我感覺良好的事實。

我明白我對於我的自我譴責做出反應,實際沒有幫助。一來這是心智層面的知識作為念頭在欺騙這是我的覺察,二來我忽略在呼吸中保持穩定,讓我在心智的自我譴責裡產生一連串的反應,先是自我譴責的聲音,再來是我複誦一次這個聲音,然後是心智的空白,接著是我等如心智以為我等如這個譴責的知識,最後我相信我已經自我”檢討“,我相信我運用覺察在呼吸間自我寬恕,但是留下一種混沌不明的感覺,我沒有再去解構,實際上我不願意去看見而已,其實那就是我了解我根本沒有改變,而產生的自我譴責的情緒。

我承諾我自己,面對別人的讚美,我接受我心悸的反應,並且在呼吸時捕捉利己的暗聊,默念寬恕我自己,並在之後使用物質書寫自我寬恕,紀錄解構我在當下的所有背聊。

我承諾我自己,心智出現自我譴責時,我在此刻以及其延伸不同階段反應持續呼吸並停止,在”當下我用書寫“寫下我出現自我譴責時的所有背聊,以及我書寫時的抗拒。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