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5日 星期二

Day 0-83 實化我的暗聊

對我而言,實化的定義為我做出反應、表達,讓這個行為與動作透過我的物質身體傳達到這個系統,並且在人仕身上產生結果或影響。

而在我的物質身體裡,之於我的結果與影響則是被我忽略不談的。彷彿我只要沒有實化我心智的暗聊,那麼我只要利用呼吸停止這個念頭,再期許自己做自我寬恕就行了。因此我分級這兩種差異,在自我約束上也把它區分為不同階段。意義上來說,我實化我的暗聊是最極端也是最糟的情形。

我的心智抗拒我接下來要誠實說明的事件,抗拒的理由是我認為這會讓我顯得小題大作,暴露出我小心眼,對我的形象不利。

我必須明白有時事件的輕重定義是心智的判斷,尤其在我心智活躍而且無能即時停止的事件上更是被心智選擇性的忽略和拖延。明白只要是關乎心智的活動都需要保持覺察,以能夠確實一一找出己身在心智上所有壓抑與卡住的地方,並進行解構或是自我寬恕。

剛才放學時與我走在一起的同學先離開了。原本我以為他們會在教室外頭等我,可是當我看到他們,他們已經在電梯裡準備下樓了。

看到這一幕我心中認定他們不打算等我。我衝進電梯裡,直接問其中一個同學:你們怎麼沒有等我?可是我沒有去聽也沒有聽見答覆。因為我隨即進入自己的世界,告誡、提醒自己此刻的情緒不要再彰顯或是惡化下去。我“知道”我要走出心智,回到呼吸,同時我的腦中也在進行著對於這個事件的聯想。

我聯想我之前相對的都做到了等候,及我定義為有義氣的事,而今天同學竟然沒有等我而且也沒有相對地表示,這時我又聯想到之前我沒有等其中一個同學,我還誠懇、充分的安撫跟他表示抱歉,接著我走到一個結論:我呢?今天換作是我,怎麼一點表示也沒有!天啊。

想到這裡我的情緒壓制我不斷的自我誡告。同時的我在力挽狂瀾我脫韁的情緒,可是已經微不足道。這種“感知”到我沒有停止的情況同時存在在我的體內的。

走出電梯我直接往回家的方向走。當下我的目的是想要逃離這個環境,讓我在一個人的時候能回歸平靜。可是這時同學叫住我。我跟著他們走,可是我專注在我的世界裡,同時我保持在穩定呼吸的自我欺騙。所以是一團糟的,我根本沒有活在當下。

而且在做出跟著他們走的回應的瞬間,我回到了原先情緒的事件,想要透過我的行為和表情表達我的報復或是企圖讓他們知悉我的情緒。這麼做的目的只是想要讓他們注意到我的感受而已,或者更明確的說,是我想要他們知道老子不爽,還不快針對電梯的事表示些什麼!

我要他們表明他們的動機是否真的是不顧我或是不夠對我互相,我渴望知道這段關係裡我們的付出是不是平等的,這勝於我停止並回到呼吸。

在我面臨被害或是被忽略群體性等以及其他利益時,我的暗聊變得非常激烈而且能量高漲,急於求證企圖調整或是對關係進行報復,因為“受害”對我的心智歷程來說一直被定義為“不該屬於我”的,這項自覺根深蒂固在我從小學到現在的生活體驗,變成當我發現我被利用或是被害時,我會傾向於剷除或是忍耐與忽視這個事件或是可能,以讓我回歸到純粹獲利或是被讚美的“狀態”。

而實際上我的心智活躍奔波在計算和以最壞的角度去解釋看起來對我“不對勁”的局面,傾向於把事情押注在最醜惡的動機,在等著對方好好推翻以及感化我的偏激。我想藉此保持在最不容易受害的高度,寧願活在錯怪別人的內疚,也不願意成為被人構陷的無辜。

當我的利己思維保持在敏感而且高度活躍時,一旦被碰觸,我就會我裡面產生“實化我的暗聊”的衝動,欲立即為我的定位與價值做出實際捍衛的效果,想要我被剝奪的價值感快速被彌補和消失。


我性格以及心智本身的好勝讓我在實化我的暗聊上面臨強大的拉鋸,急切地看見對我不利與剝奪的感受快速透過傷害或是掠奪他人的權利來補足,在於心智不願意處於相對較弱的感受,一點點地喪失感都感到煎熬。而且我的性格自以為是,輕視弱者,藐視強者,因而對於處於弱勢沒有忍受力,無法處於並承認我居於下風。

心智渴望更多的力量,可以透過計算,分析,演繹達成目的,關鍵就在於能量的追求而已,繼而演變出各種不同情緒和“狀態”,人變得無法自控而且看不見自己的矛盾,因為人迷失在自己追求慾望所構築的因果裡,在原地轉圈,追索著自己上一個鑄下的後果。

解除心智的過程就是要卸除我為了索求力量而生的力量,解除與我的覺察和穩定相抗衡的心智存在。明白在每一個心智參與情緒與思維的活動皆在我的呼吸之間被我覺察,但同時也在我的心智作用下努力削平解構和自我寬恕的行動,透過自我欺騙、拖延、逃避、懶散、抑鬱,讓我再次放棄辛苦的與心智對抗。

這是一個長期的旅程,明白我的進程與我的物質身體相關,與我的物質存在有關,我呼吸的每一刻都是與我的心智並存,直到我開始解除它,開始賦予我“能力”移動我自己,走出迴圈,走出“今世的輪迴”,走向當下的呼吸與存在。這僅關乎我自己的行走,以我自己物質身體的週期作為利用,在這眼前的許多比較、擔憂與急迫都是假的,我亦明白這是我的心智尋求拖延以及享受回家(情緒)的做法。我不容許我等如心智逃避現實,使用我的“力量”來踏出第一步:深呼吸。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