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5日 星期二

Day 0-85 疏離感是因還是果(二)

疏離感從小時候我就不斷的懷疑和思考,為何我看不見也體驗不了對方的感受,為何我無法持續和堅定的信任一個人,為何我抗拒和一個人維持長期親密的連結,為何我漸漸把別人當作侵略性的,不能夠"誠實"以及無私的去愛。

到現在,我把所有人當作"尚未覺醒的",無法為自己堅站作為自己的主宰的,不能支持自己為自己做最好的事,是背叛自己的行為,那麼這樣的人也不能對其他人保持誠實和堅定,更不可能付出無私的愛。因此我也不想嘗試付出無私的愛,我認為我會被利用,被傷害,人們會做出一些事讓我難受,使我感覺我失去我所擁有的地位和尊嚴,被人輕視我的價值。被人輕視的同時,我會看見不同型態的惡意投射在我身上,並且提取我身上的好處,我抗拒的理由是,我感覺我會變成一塊肉,任人取用,就像動物一樣。

我抗拒我變成像動物一樣單純可是卻被殘虐,我的心底還是極度鄙視成為弱者,尤其是當我已經定義人們是極度無知而且鄙陋的系統,我更不願意浪費自己的"資源"來支援一坨垃圾。

同時我也預設人們不會因為我的付出而有所覺悟,因此我的關愛與親近等如是浪費的行為,對我本身的價值不符成本。

從一些與母親,朋友之間的互動激起我對她們的惡意揣測,累積成我認為人無須我投注"希望與熱情"對待,因為只要遇到比較強勢和較強的人,我的付出和善意馬上被人拋棄,這對我的自我價值造成很大的衝擊,一開始我不敢往"我是被背叛的"做推想,因此我還是選擇掏心付出,同時對於我的樂觀與善良感到正向和喜悅,但是不斷的受到冷落與拋棄或是不被寬容,讓我不能夠再忽視我內心暗聊,我不得不承認我是會被利用的,我不是幸運和神聖的人,而也因為我一次性的承認我壓抑許久的自我欺騙,我對於人性感到極度反感,而且堅信我的觀察和認知完全正確,我已經變聰明了,因此再也不願意容許我被有意無意的愚弄。

對人性反感已經建立在我的心智價值裡,演變成一種常識,讓我的憤怒和厭惡能夠安穩的長期存在,極容易使我基於這些價值觀左右我對人的態度。

因此在根本上我不抗拒別人與我有距離感。這意味我將不會參與系統裡的爭奪與偽裝,我不會受到侵害,我成功阻止這一切在我身上發生。

我接受和容許疏離感在我身上散發,在于我在心裡勸說,說服自己這樣對我很好,沒有人與我特別親近,那麼我的心智將清淡,穩定許多。

在下一篇解構我與熟人之間之於疏離感的想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