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日 星期四

Day 0-41 我的各種心情都出現

今天早上,我做一個夢,夢到我在老家一個窗簷下觀察一隻孤兒鴨子,突然我被其他小動物分心,當我回頭去看那隻小鴨時,她的頭已經斷了,我卻一直以為她還是活著的,一直有幻想告訴我她會動,觀察一陣子後,我發現有許多小動物沿著窗簷越過這隻斷頭的鴨子,似是加快腳步,我的注意力一直在鴨子身上,待我轉頭,發現老家空地的積水潛藏幾隻鱷魚,有一隻我這邊過來。

我完全忘了剛剛小鴨的處境,逕自衝向家裡一處鐵皮屋中。可是當我一關上門,我透過窗口竟然看到我阿嬤在空地掃地,我急得再次衝出去,此時鱷魚已經注意到阿嬤,阿嬤此時正在與鱷魚拉扯,阿嬤身上有一條鐵鍊,讓她與鱷魚纏在一起,扯了扯鐵鍊,身旁的鱷魚比較像是自由之身,我毫無自信可以扯斷,趕緊衝回去鐵皮屋要找鉗子鉗斷鐵鍊,發現媽媽在廚房煮菜,我大喊:快救阿嬤!!媽媽還沒反應過來,我氣急敗壞的直接拉著她出去,忘了鉗子,待回到現場,阿嬤已經倒在地上,我看著那個軀體,我瞬間無法做任何事。

直到阿嬤的軀體被鱷魚頂著,我看不清楚是不是被咬著,但阿嬤微微掙扎,被動的被鱷魚往倉庫的方向頂去,我這時對媽媽大喊:妳怎麼不趕快啊!!媽媽被我叫回神又失神,我急得往那裏跑去,只見畫風一轉,阿嬤奮力用她的雙手要敲開倉庫拉下的鐵門,而鱷魚就在她身邊好整以暇,阿嬤固執堅毅的專注在她的雙手,彷彿她在做一件最唯一最首要的求生方式,因而她非常專注,孤注一擲。

我就這樣驚醒了,沒有看見阿嬤的結局,但我卻無法停止我前一刻在夢裡的驚駭。

醒來之後我看著時鐘,我以為爸媽已經出門了,可是我發現爸媽的手機還在家裡,走到書房,看到爸爸穿著吊嘎在用電腦,我瞬間以為今天是假日,但我還是覺得怪異,我問爸爸怎麼還沒去上班,今天禮拜幾?

爸爸說今天禮拜五,我頓時了然爸爸可能是今天不用上班。我坐下來跟爸爸分享我的夢。

爸爸似乎意外我會跟他分享我的夢境,所以當他複誦我的最後一句話之後,我就起身上樓了。
洗完臉我下樓,發現媽媽也在,我轉頭看時鐘,才看清楚現在才不到七點,爸爸媽媽還沒要出門。

我到爸爸跟前,了解爸爸現在遇到電腦上檔案無法編輯的問題,我在旁給予我的猜測,我接手研究問題,爸爸在旁看著,發著牢騷,我覺得好笑又欣慰,不知為何。

之後爸媽出門後我已經解決問題,只剩下程式的速率問題需要解決,我查英文的發問區,正在一無所獲時,家裡的門打開了,我以為是爸爸回來不上班了,我探頭看著玄關,看到一個背包在晃動,我大驚:竟然是弟弟!毫無預警,這麼突然就回來了!

我頓時邁開我的笑容,弟弟的歸來像是驚喜,我的內心蹦開颯爽的愉悅,好似是生活的加味,我感覺特別感動,特別溫暖。


今天發生的各種事件一連串如此無意又出乎意料,像是對我的重擊,讓我不敢置信,喜怒哀樂在一個早晨全讓我體驗到:夢裡的生命觀察,夢裡的恐懼,夢裡的憤怒,夢裡的急躁,夢裡的悲痛,頓醒的痛楚,領悟夢醒的瞬間,晨光裡的塵霧,時間的誤判,獨自一人的誤讀,意外的驚喜,早晨事件的虛幻感。

寫到這裡,我聯想到,會不會是因為我昨天回顧我的課程,回到第一課"記錄自己的日常發生的細節",因此我今早遇到這些事件,我有一股力量驅使我描寫下來,但我同時也給了自己解釋,解釋這股力量的原因是因為這個體驗非比尋常,給我感受特別不同。不過,其實內心比較認同這個理由實是讓我寫下來的結果,並不是真正的原因。

現在可以說的是,我已經處於糾結與苦思的狀態,我應該停止,不再讓混亂的思緒侵占我的存在,我要退一步回到寂靜,專注呼吸回到現在,把注意力放在物質感受,感受我的手敲打鍵盤上,感受我在朗誦我的編輯時聲帶的震動,感受我腳下與桌腳相碰的觸感,感受窗外的聲音,感受我喉嚨氣流的移動。

我的思緒被停止,基於我寬恕我的求知渴望,基於我寬恕我好奇這些事件的目的,我停止,並且接受當下,我走在當下,我活在當下,我沒有期待,我專注現在,我無時無刻覺知,與我的物質身體同在。

若有後續覺察,將在下一篇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