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

Day 0-54 我面臨衝突的無措

今天和我的同學與室友一起做實驗,我們這組今天表現還算有效率,可是其中一些現象卻一直讓我產生暗聊。

我在試圖了解實驗室的狀況時,看到有組員在聊褲子,我產生暗聊,覺得她們在幹嘛,一開始就這麼不積極喔?我對她們有了不好的印象和懷疑。

室友在做實驗方面,強勢的性格再次顯現。她提出一個方案,我認為不妥,試著與她討論,可是她堅持著自己的想法,我看狀況不太好控制,於是選擇不再回應。等到問學姐後確定這是可行的,我才放心的做。同時我也想:或許過去有許多我的成見阻撓室友的"強勢",才會製造了這麼多衝突…,因此我也有責任,我太相信我的見解而不想相信室友的強勢。

另外我的兩個室友在一個操作的過程因為做法不同產生僵持,最後我那強勢的室友皺眉喊著:妳到底要怎樣啦!另一個室友閉嘴了,可是我對於這個場面,內心卻無法釋懷,滿臉嚴肅。

我真的"覺得"這樣的共事十分不妥。
而且今天針對結果,強勢的室友說我們這組的組員都好給力喔!滿臉都是愉悅。可是在過程中跟人的衝突,卻是我在意和介意的。

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室友是強勢的,是具侵略性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室友是沒有智慧或情商去了解自己最嚴重的強勢問題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不再繼續和室友溝通,是我示弱的表現,因而我感覺在我裡面有不甘心和惱羞成怒的感覺,儘管我外表看起來是溫和,而且嘴上說著:就是要有實驗精神!
可是我卻覺得是在妥協和配合我所容許的結果。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室友總是不知道自己的問題,我因而擔心溫和遲早無法維持,在這樣親近與增加的相處會產生許多不美好的摩擦,室友想更近一步的親密會造成"失控"的冒犯,讓我無法溫和,或是在掙扎回到溫和時產生很大的負擔。

自我承諾將在下一篇文章繼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