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2日 星期一

Day 0-48 我在調控我自己

今天是我的第一天上學日,上化妝品心理學。

我在樓下遇到同學,我沒有打招呼,我將此納入“沒有做到”的清單中。我進到教室,沒有跟同學打招呼,我只是看了看哪裡有位置,然後坐下來,幫我另一個同學佔位,之後我就滑手機,看中文討論群組。

上課時,在開頭聽到要分組報告,我發現我腦中都在模擬怎麼邀約我身邊的同學跟我一組,我要用什麼語氣,我在組裡要怎麼表達和表現。

我感覺我的心在悸動,我的手在顫抖。我意識到我模擬一段時間,內心出現擔憂和焦慮感,我擔心我最後還是會做出不如預期的表現,我擔心我出手的時機不對,我會直接“敗下陣來”,我會需要練習如何回應當我被拒絕時。

同時我也發覺我沒有聽進去老師的課程介紹,我深呼吸閉上眼,停止顫抖的手,當老師再次提到分組的詞語,我感受體內是否有異樣的波動。

我沒有產生太多對自己的批判,我只是滿心計畫怎麼先聲奪人。偶爾夾雜對失敗的想像。

我刻意期許自己要專心上課,溫謹對人,這樣我的優勢才能被看見,我要自然大方,我要包容開放。

我反應或說話時,我同時對我的行為產生評論。

我在飲水機前裝水時,同學討論我的髮型,我沒怎麼回應,因為我詞窮,而他們也在我身邊站一會就離開了。我困惑我當下的行為,是不是對我是不利的。可是我對此沒有自責或是深刻的感覺,並不是我不喜歡他們,只是不怎麼擔心會被怎麼想。而且我有點變得無法理解當下這個情形會帶來的後果,所以才沒有什麼反應。

我在同學面前突然有一個話題冒出來,我照著說,結果又一個想法出來,告訴我:恩,講這個有意思嘛?這個話題很難接。所以我就暫停了,我看著空氣,同學說我幹嘛不繼續講,嚇到他了。我一時間看見我說了我一直以來習慣勉強自己說的廢話,而我容許我說了,我也容許我停止了,我容許我無語,我容許我暫停參與與對方的連結,我容許我讓對方感到無所適從。我容許的後果,就是多加一筆我在別人眼中的形象,多設一個我表達的障礙。我建立別人對我的總結,當我要試圖為自己開路,我就要親自搬開這些磚頭。

第一次這麼客觀的分析而不是覺得心情很差,沒有自信。

剛剛室友進來房間,他跟我說稍早我在賴裡的文字好官方,好冷漠,他覺得小受傷。

我第一時間跟他道歉。我告訴他我沒有在兇他的意思。我的語氣就跟我現在一樣,我沒有生氣,也沒有情緒。我承諾我儘量口頭與他溝通。再次的為我的行為帶給別人的感受,我感到抱歉。

我檢視我自己,我是否懷疑我自己,我是否覺得我很不足?

我知道我在調整。我在調整。我在補足,我不是不足。我在觀察我自己,我不是在批判我自己。我是在遙控與測試我自己,我是在了解我的運作。

我測試我在教室環境,我的呼吸與覺察是否仍是順利的,我說話或做反應時,我察覺我是多嘴的、或是我是張嘴講咒語的,我是基於合群或應付而按照心智的意思表達的。

我無法參與討論時,我看見我許多心態跑出來。我想這樣的組合真的是我要的嗎?我能夠發揮我自己嘛?我能夠不被看出我的不滿嗎?

我停止,然後閉上眼呼吸。我要求自己維持表面上的平靜淡然。我因應生存和人格個性編程產生反應和言語。我說出口的那一刻,突然覺得好不像我。好像小嘍囉會講的話。好無意義的話。我震驚了。也即刻陷入我的驚訝中。

我為了說話而說話,為念頭和個性編程發聲。

我理性和沈默,應該說詞窮,因為我忙於觀察我自己,檢視我上一刻的反應。我是沒產生自卑的感覺和羞恥心,但是我擔心我變成不在乎或沒感覺變成劣勢的存在。

活出字,是我生存最普遍與廣泛的應用,我看過一篇分享關於活出字:溫和。雖然我還未被引導活出字,但我知道我是如何沒有活出字。

我在遇到同學時,我沒有活出遇見存在的純粹表達,如:嗨!、哈囉!、好久不見!等,我只是基於我自認的考量,迴避這個表達,並很快勸下自己:沒關係,維持現狀也很好。

我勸下自己,是給我理由可以免去打招呼,讓我不用面對這個要求,並相信:這是目前以我的心態發展最好的做法。事實是,我想避免“不想要”的尷尬或者挫敗,我要我感覺我準備好了才做我要求我要做到的事。我是拖延,還有懼怕。

我按照心智預編程說出一些垃圾,然後讓我擔憂和厭惡這些說出來的垃圾會如何影響我的生存。

我邀同學明天一起吃晚餐。
我在意我們對話時的連結詭異,因此我懷疑我要約對方一起吃飯是否是我可以承受的,我是否可以應付,是否對我有必要讓我主動提起這個要求。

我懷疑我自己是否有能力,因為我在意其中我漸失的掌握自己,而由不確定性和尷尬感掌管我的表現。

今天許多時刻,我容許我說一些預編程的廢話,我也在一些時刻忘記停止進行呼吸,而陷入情境中。

我承諾我自己,穩定我的外表,給予充足時間調整內心的波動,並進行深呼吸停止。穩定我的氣息和我的生理反應,回到當下,觀察眼前的事件,檢視這件事與全體最大利益有何關係。如果沒有,我檢視,對於我的生存,這件事有何影響,如果有,我怎麼做是對所有人包括我是善意的。

剛才我使用了溫和對待我的室友,我看見他在煮晚餐,我拍拍他的肩膀,說:吃飽一點。他回我:好噠!

我感覺我對我的行為有些不適應,有些怪異,而且我內心在想對方會怎麼看待現在的我?我是否在他們眼中是變得好親近?包括我的臆想都讓我覺得擔心,擔心我會回到自我誇獎的模式裡。總之,溫和在我裡面的定義,是好的是對的改變,所以我想要感覺我是做到溫和的。我希望我這麼做被認為我是溫和的。

新的學期,面對小社會般的環境,我內心的暗聊和反應,會不會打擊我呢?

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