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1日 星期三

Day 0-53 我愛我的室友

這一兩天,我依稀感受到我與室友三人間的相處有所改變。

我感覺,我變得很愛笑,“願意”在我室友身邊“真誠的”笑,我“願意”關心我的室友,我“願意”與室友閒聊瑣事,我“願意”包容和收斂,我“願意”陪伴。

我的溫和,讓我與他們的關係變得不同。

他們語氣也溫和了,態度也溫和了,溝通也溫和了,心意也溫和了,眼神也溫和了,行為也溫和了,動機也溫和了。

今天,我們放學一起去吃冰,一人一支甜筒。

我們三人可以靜靜地走在路上,而不尷尬或是毫無連結了。我們照看彼此,罩著彼此,幫助彼此。

我的溫和,讓我看見他們不同的表現。

我的室友變得有能力了,因為他願意幫忙我,他願意在課堂上發表言論和幫我加分,我們的溝通更簡潔也更全面的考量,過往冗長而又無效的解釋反而加深彼此的鴻溝。

為什麼我的溫和,可以讓我體驗如此令我捨不得的好處呢?


我改變我認為我與室友沒救的看法。

我變得後悔與捨不得未來要與他們分開了。


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這樣的友好不會持續太久。害怕這樣的和平會跟以往一樣隨著時間崩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是愛我室友的。因為他們活出我喜歡的樣子,我喜歡他們體貼而且溫和,我喜歡他們為我著想。我享受他們的改變,我愛這些好處,我愛歸屬感,我愛我的後悔與捨不得。因為我感覺被珍惜在這段室友情中,我感覺他們也在維護這個新的局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喜歡而且愉快在這順利與溫和的相處模式中,同時我也揣想最終關係變化的引爆點,或是誤會產生的分歧點。使我陷入信賴這個新關係與不信賴的遲疑中,而沒有回到我自己最原本的溫和的初衷。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會因為被溫和對待和包容,而遺忘溫和的表現,而任性與耽溺在享受中,最後要回到關係惡化才驚醒,重新再來的話讓情況變得蓄意而且怪異,那可謂是一大悲劇。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擔心室友們會現出以前的一些我不喜歡的話,而影響我對他們的好感,進而影響我“願意”關懷和陪伴他們的“意願”,使得這樣的和諧會因為我的意願而瓦解,再次回到過往的惡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於這樣的友好抱持慾望,羨慕與感傷如此美好的當下,感動這樣的關係,舒心這樣的時光。我慾望的是,這種美好有如永恆只在那一瞬的珍貴與不真實感,也是我感傷的。總覺得這種驚嘆是帶有旁觀者的哀傷的。有著只求定格這一刻的氛圍,永遠不要再變的慾望。

我明白我的因此而起的情緒,不是真實的,我害怕失去這種被珍惜與被肯定的關係,我也害怕失去我對他們的誠心與關心,我害怕我的擔心會成真,我快樂因為這種和諧是共同創造的,我“感覺”每個人都在試著更“溫和”,我感覺每個人都在盡力貢獻自己的能力來持續這種支援彼此的情誼,我感覺每個人都試圖利用“溫和”供養整體的溫和,是因為大家都害怕失去。而同時大家也都需要這些溫和。

我明白我的情緒是讓我分心在活出溫和,我變得追求回到溫和以不會搞砸這個好的結果,其中帶著恐懼因而對自己鞭策。不是實踐活出字,變成是心智主導我去延續這些好處,並讓我深入“享受”這些好處,心智明白我喜歡這些好處,它便成為我,我開始追求更多方式的溫和,以延續這種美妙的感覺。

自我承諾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在與室友相處時,有任何基於這個和諧狀態的暗聊或是喜悅,甚至是揣測和自我貶抑,我停止,停止這個冒出來的念頭,停止繼續聯想下去。深呼吸回到外在世界,透過一呼一吸,我把帶離注意力,接著呼出我的情緒能量,放空,覺察我裡面的能量和殘存的思想。溫和,是透過我的實踐來調整,做出我的一套溫和方式,其中我的動機和目的是為全體最大利益為瞻,若我有情緒和暗聊產生,檢視我溫和的行為對我造成什麼利慾的牽動,我利慾的目標為何,我為何喜愛這個結果,我變得需要什麼能量,我失去何種自我支持的能力。我在哪個部分變得深受影響。

我在一呼一吸之中反問自己,觀察我自己,並且使用手機記事本或是口頭上紀錄我的自我寬恕,明白我現在遇到什麼課題,陷入什麼窠臼,並停止。呼吸停止這些畏懼和恐慌,回到外在世界,回到物質感受的層面,架構理性的解決辦法並實行他。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