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5日 星期一

Day 0-42 情感讓我重頭再來

上週適逢假日,我與家人度過充實的時光,我們禮拜六在外頭玩了一整天,早上在陽明山泡湯,中午吃飯互相分享,下午去山上看人跳傘,晚上跑去汐科家樂福逛。

在這個家裡,只要每一個人都在,感覺就是完整的,爸爸不在,感覺少了調侃跟依賴的對象,媽媽不在,感覺這個家沒有秩序了,弟弟不在,感覺這個家不再有滋味。

儘管我們家已經不再有爭執吵鬧,關係還是很密切,看不慣的變成容忍,不想見的變成自己試圖以身作則,我曾問自己,我不再跟家裡任何人起衝突,是因為我和家人疏遠了嗎?我們每次相聚都是談笑,是已經不再親密了嗎?

不是的,曾經一度我陷入這樣的以為中,所以我偽裝自己,表現得特別僵硬,我自己都感覺的到。
但是家裡的氣氛沒有因此改變,反之我發現我又變得鑽牛角尖,貶抑自己,要求自己,濫虐自己,把我察覺我的恭謹跟不自然,變成攻擊我自己的武器,第一個冒出來的想法都是:我怎麼又變這樣了!

我享受在與家人之中任意的表達我自己,我說著預編程的話,家裡人都包容而且能夠意會,我和弟弟無話不談,我接受他與我類似的人格特質,也接納和樂於聽見他與我類似的,一些無意義,有時無法接話的言語,因為我看到有人跟我一樣,不是只有我會說一些我自己都覺得很無語的評論。弟弟是男生,是家裡我最親的親人,當他說出在我們之間曾發生的事實,比如從沒一起出去玩過,如雷貫穿我的身體,沒有預料到原來對方也感知此事,原來我不是一廂情願或是,原來我不是特別刁鑽之人。

與家人之間的默契常是引發我內心反應的爆點,家裡人彷彿都會在不特定的時間說出我"想聽"的事件,這總是讓我當下變得非常快樂,表現變得亢奮,因此跟家人常會同時放聲大笑,而我笑眼中非常感動於這個氛圍。

與讓我感到溫暖跟快樂的家人出遊,等如我帶著行動亢奮劑闖蕩,我自在奔跑跟體驗其中的樂趣,自然表達我的自信和勇氣,在我眼中,這世界彷彿都是值得用力享受跟讓人感覺良好的。

因此我變得不想回台中,回到自己一個人的世界,面對與我分離疏離關係不佳的室友,我要偽裝自己其實活得很有力量,我要自己一個人演譯自信與勇敢,當一切是靠偽裝時,力量和能量總是不穩定,我在這不穩定中變得迷惘跟慌亂,不能穩定表達我自己,不能拋卻我的畏懼,事情都變得很勉強,心靈感覺每天都過的艱辛,生活像是在苦戰,我的暗聊每天糾纏著我,我對過往自在的體驗變得只剩印象,變成一個個幻覺。


今天我弟弟搭早班高鐵回台中了,昨天我跟他在公館玩了一整天,與弟弟在一起真的好輕鬆,有如帶著溫暖的行動電源,我對在都市的體驗沒有絲毫畏懼,我一點也不擔心別人怎麼想我,我剪一個少見的髮型也不太在意,和弟弟並肩走,我內心一點也不焦急或自卑,我反而心疼弟弟不滿意自己的膚色太黑,在我眼中,他很好,他不應該不滿意自己。

昨天和弟弟看最新的電影"屍速列車",我享受在劇情中,也享受在弟弟看到重點處偏頭看我,我享受在哭泣時跟弟弟默契對看,我享受劇中爸爸哭泣的震撼,我想到我爸,雖然他應該不會像男主角撐到這麼後面,但是我知道他也會哭成這樣的。

今天弟弟一早走了,雖然我早上六點多醒來,但是家裡已經沒人了。我頓時覺得好孤寂,身上的勇氣跟力量在我感到孤單時褪去,我想到要回台中,新的暗聊和自卑再次產生,我感覺得到對於"故態復萌"的我的恐懼跟我無奈的自暴自棄。

感覺要帶著對於進程的知識站起來,其中多了對自己的期許和預設的失敗感,因此更加無力和困難。要處理我在迎接新學期的挑戰,和與家裡告別的不情願感覺,對我來說都是重拾信心的重擔,我太清楚我容許我的怠惰跟懦弱,到沒有勇氣承擔的地步,因此壓力更大,批判的標準變鬆,很容易我就被打散,變得沒有自我主導原則,變得畏懼,而隨著環境和心智擺弄,就像自我放棄然後被系統強暴的布偶。再也不要了,基於我的恐懼,我需要堅站,我要耐心堅持回到呼吸,穩定我的氣息,從頭做起。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