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9日 星期四

Day 0-60 我溫和,可是不隨和

面對廢話,我產生暗聊。儘管隨即知道我參與了心智。我不會選擇回應,可是我內心還是會有揣想。

面對一個男生的調侃,我先是微微一笑,並不看他,然後內心卻產生暗聊,揣想對方到底把我當什麼,像對一個小女孩,或者像是對一個無關緊要的傢伙講奇怪而且沒意義的話也沒關係的樣子,我頓時有被輕視的不悅感。並且內心有咒罵這個男生的慾望。

我的室友倒垃圾時順便幫我倒一小袋垃圾,我挺受寵若驚的,不過他看他的垃圾袋的位置下面有污漬,就說請我幫忙擦地,雖然隨即補上或是他擦地,可是我卻站在原地暗聊一陣。我在各種正向負向的思維裡碰撞,最後我在帶有情緒能量的狀況下,不接受他的話,並且決定讓他自己處理自己的責任。

我發現,我的內心並不如我的行為穩定,在產生波動的當下,要抓回自己的理智不能全面,僅能是片段的。我想,是不是要累積這樣的狀況到一個臨界點,我才能藉由危機感而擁有察覺性?

不,這樣是活在恐懼的前提之下,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居安思危,更要及時根治問題。

即在當下每一刻,都是要有覺察性的,同時也要不斷增強面對自己的力量。
我溫和的回應除了我女友外的幾乎所有人,可是我有時是惡意的,意思是不耐心、敷衍的、偽裝的、逃避的,這反映在我的不隨和。我不隨人的願望或是行為而做出“需要”相應的回應、符合禮教期待的行為,我經由情緒在我體內奔跑衝突,然後用我溫和的外表表達我的回應。

在這過程中,我心智上給我的定義不是懦弱,而是利用,利用信賴,讓人願意聆聽接受我的決定,我溫和的誠實以告,利用溫和,讓人無法對我生氣,我利用溫和,可以控制團隊裡一小部份人的秩序,讓我可以調整到我自己想要的樣子。

雖不是我想掌握就可以掌握,可是我樂在享受我所營造的溫和鏡像裡。

而越當我“意”識到我在操作的事實,我走向更加的蓄意,因為我認定或相信我有能力以我目前的生活哲學量產這溫和的控制,以達到我要的東西。

我有目的性出現,恐懼也隨之出現,當我變的蓄意,就會害怕破局。因此我需要在蓄意完全顯化之前停止這些“意”識,回到物質世界的體驗。

目前我還是害怕朋友離我而去,尤其現在與身邊的人相處越來越融洽,一想到未來未知的衝突胸腔就一股悶熱,不甚舒服。可見我是不願意的。

我還是一個情緒化的人,這從我與女友的相處即可以看見。我與其他人相處越融洽,我與女友爭執的失控就越嚴峻,常常不能停止激烈的情緒,而造成極端的後果。我在爭執的當下即察覺自己“特別的”不“想”停止,有一股力量在爆發,我是一個容器,乘載並容許這股能量的顯現。於是我看到女友極端的變化,我們之間互動的變化,明明心智在疼痛,可是嘴上卻還在邀約更多的忿怒能量,讓兩種惡魔在體內消耗我的身體,讓我的情緒完全不能被控制。

或許是我這陣子在溫和底下的暗聊和情緒都沒有釋放,能量積在體內,容易透過侵犯而爆發。我在情緒爆發的時候,產生怨懟與批判,疑惑自己為何無法把溫和應用在女友身上,為何我的脾氣如此浮躁,遇到女友這種親密的相處模式的關係人就會輕易爆發。

我承諾我自己此刻起覺察我的溫和如何隱藏暗聊與情緒,將在下一篇繼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