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4日 星期六

Day 0-57 我的自我改正之反思-分享-2

自我承諾

我承諾我自己:

將焦點放在對方所給予的結果,有衝動要知道對方的動機,在這其中我已經是由心智撩動,所以停止這股衝動,明白不論是我想知道知道答案或是對方真有用心,皆不是真實的事實,事實存在在真正發生物質改變的當下,針對結果尋找可行辦法,負起責任或將自己推到極限去完成,其中若有心智反應,停止,注意力放回焦點,並記錄當下心智反應。



自我承諾的反思

我現在看到廚房很髒亂,我還是會很不舒服,而且產生暗聊。我沒有做足深呼吸停止,只是一直在用好的解釋讓我離開這個批判的狀態。等我可以接受這個狀況,我會開始做我自己的部分的整潔。然後整理廚房桌子的垃圾我直接丟在他們放在外面的垃圾袋裡,我感覺這樣會讓我獲得平衡。

我以回憶中的互動找到對方可能有的習性,衡量最近他們對我的態度,讓我感覺他們本來就是這樣,並沒有惡意的。因此我還是以人的動機和目的來判斷發生的事件來衡量我的態度。我只是換一個包裝,用試圖讓自己原諒他們的角度去找動機和目的。
所以我的行為是基於心智,而心智的解讀是:我不要怪別人,我要試著理解別人。
我走錯方向了,因為我的行為都參考了心智。



1.Did the pattern change?
沒有,我是換了一個角度用正向的層面來知道對方的目的和動機。

2.Did anything else come up?
報復心態。我讓自己可以接受這個狀況,是為了要讓我可以“情願”負起責任,但是我沒有原諒他們等如原諒我自己,所以我需要用報復對方的方式讓我覺得感到平衡。透過報復讓我覺得對方被原諒,等如寬慰我自己。

3.Did the justifications change?
我的自我要求是有道理的,不過最先要做的應該是穩定我當下的能量,透過不厭其煩的呼吸以穩定。這是我要脫離心智束縛的第一步驟。如果我一開始就要停止這股衝動,會造成內心很大的衝突,不然就是變成一個規範,變成由恐懼所驅使的義務。

4.Were you present within the pattern as a starting point of becoming aware of yourself within the principle of stopping?

我很少是。大部分我被心智主控,用上述所說的另一種以試圖理解的方式讓我妥協,而我因為妥協變得可以達到負起責任的目標,所以沒有察覺我的出發點是心智。

5.Did you use breathing to assist yourself in stopping?

有,不過通常是在細微的暗聊發生時才有能力覺察並利用呼吸來停止。強烈而又突然的情緒上來,我就沈浸在這個情緒能量中,等到漸漸消散我才覺察,在驚訝和失落中慢慢呼吸試圖停止。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