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1日 星期日

Day 0-47 我的失控-下

我想要讓女友走入進程,是因為我認為他太笨,所以走不出自大跟自我奴困。

我認為他聽了我的建議,他便會基於他的自信相信他可以自己來,這也是自以為是,所以我更覺得他無法改變或者覺察他自己。

我故意在他面前說這是他的“自由選擇”,儘管我解釋過一次“自由選擇的事實”,但看著他點點頭,我心中說中的得意和失望產生,可是讓我無所適從。

我說希望他可以跟我一起行走,我的目的很多。我看不慣他在我眼前的行為處處都是心智,我看不慣他如此相信和自信他是心智,我看不慣他喜歡這麼活著,我看不慣他喜歡抬槓,我看不慣他總是出爾反爾,要我逼問他才說出他真實不想上課,我看不慣他總是開空頭支票,而不知道承諾與改變都是當下要實踐,不是拖延到未知的未來,我看不慣他不想弄明白,我看不慣她大喇喇的拖延。

我看不慣,我想要她變“好”,想要她停止自大妄為,想要改變他所有的“我看不慣”。

所以我不受控的想要督促他,懷疑他,觀察他,暗示他,碎碎念,講故事引導他,花很長時間講解給他聽,直到他打斷或是反彈。

我反駁這是因為我不想要他影響到我,他如果不願意瞭解,之後我要做什麼事我還要講解一番給他,說服他,我不想。
我也不相信他承諾他不會干涉我,會支持、尊重我。因為我就是認為,我看見他太多次承諾,卻無能實踐,從沒認識到,承諾是走在腳下,而不是活在一瞬間的嘴裡。

所以我憤怒。我想起過去他的所有承諾,我批判還有咒罵這個行為,我憤怒我竟然從未對這行為有如此深刻的體會,我憤怒我過去竟然一直迷糊的容許並接受我會消化這些空頭支票是可以的,是有原因的,原因是我愛他,我不會太介意。所以我還是會繼續抱有期待。

我從沒有這麼深刻的知道這些承諾的原因。

我氣急了,我心裡想著對方真是可惡又智障,但這股烈焰太強勢太猛烈,我快要掌握不了我自己。

我是長期容許自己像智障一樣容許這些現象,並且適應這個現象,還有為這個現象發展註解,定義這個為“正常而且溫馨”的包容。

所以我的忿怒實質上表達我不敢接受這竟是我一直以來容許的,我深知我以前是怎麼執迷的把期待投注在女友身上,並且相信同時又不相信這份承諾,導致我一直執著在女友身上。

我從他身上得到的都是謊言。我從沒接受事實是,我太相信太專注在對方的心智答案上,我一直在看,一直等如一台心智電腦要另一台電腦做到我想要的事。

我認為我有資格也有義務要灌輸還有督促我的女友,要他“走向正軌”,認為他這樣活著是不清醒的,認為他對我的懷疑(懷疑我是邪教)是可憐的,是自以為聰明的,可是我一直執著和期待他會在我淫威之下實踐他的諾言,儘管事實已經看見他的拖延,我卻仍然繼續。我這個樣子,也是縱容自己等如慾望,驅使我完成我的好奇和期待。


我不實踐我自己的自我要求,反而總是關注他人,不律己而嚴人,我所傳達和曾說出的話,也就成了笑柄,變成我自己的奴困,還有被對方拿來諷刺的工具。

我要放棄容許我忽視自己對慾望的覺察,而自欺欺人說,我想知道對方有沒有做到,問一下沒關係的。

不管我怎麼度過這份心安理得,那都是我的逃避,後果就是一無所得。

嚴格是無時無刻的念頭都要檢視,無時無刻不輕信我的縱容慾望。我一旦相信,便會走了很遠很順,那就我心之所嚮,預編程的好路,可是我就會嚐到“身不由己”的後果,到那時候,就要從頭再來了。

謝謝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