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1日 星期日

Day 0-46 我的失控-上

今天久違的看見我女友,可是我們卻依舊吵吵鬧鬧。

我的內心有著矛盾,基本上能忍受我碎碎念又把我當正常人在爭吵的人興許不多,所以我算享受與他肆意“清談答辯”,可是我又對他總是懷抱“信任”和期待,只是因為我和他的人格因素,我總是期待落空,所以我常陷入癲狂狀態。

女友向我承諾,聽完我的解說,他願意嘗試DIP Lite 課程,而不是用他自己的成見否定一個從未接觸的事物。我聽了很開心,或者說,我感到寬慰和安全,因為我相信,我這樣多了一個在身邊的夥伴,有一個親近的人他理解我,支持我,並且也願意參與改變自己。

可是一天兩天日子過去,我沒有聽見女友在分享一天經歷中提及關於課程或是我的blog的事,我產生好奇而且不安,對女友的不信任油然升起,我懷疑他又“忘記”了,或是拖延了。我壓抑我的搖動的信心,也忽視我覺察我的動機,我還是順著我的心智慾望問他、督促他,甚至是要他直接對我說實話。

他先是反彈我為何要一直催他,再來是檢討我的心態,最後是告訴我他其實想選擇不上那個課。

我很憤怒,因為我認為他的承諾不可信,我也氣憤他基於我明白地指出他會以自己的見地侷限事情的本質這點,強調他不是因為這樣而不想上,只是他覺得這個課程不會適合他,原因是他用想的就好,書寫不適合他。

我當下腹腔部有一股熱源在翻攪,我腦中一直在抓他行為和話語的矛盾,我內心狂喊一個“認定”:他這就是進化版!我一旦說他什麼,等到他發言他顯得覺得他經過避雷和思考,而沒有被我說中了!這就是進化版神獸!而且這明明就是一樣,用自己的“感覺”判斷一件事情可不可行啊!在跟我開玩笑嗎?他在跟我鬼打牆嗎!

我當下無法用完整的話語表達我的感受,而且因此覺得有理說不清的惱怒,我氣憤我說不個屁。當然當下的氣憤是以逐漸拉高的音量和失控的攻擊言語對著女友,吵的內容針對檢討他個人的條理問題,基本上是批判他讓我無法順利處理我的重點。因為我還要檢討他的說話方式和思辨能力。

另外我也加入批判他出爾反爾的行徑,還檢討了他總是開空頭支票,而搞不清楚為何我總是不能信任他。

我腦中都是我察覺對方的習慣問題,我想要講的和討論的都是對方的“死性不改”,我越講越覺得這些我都講過,可是女友一個“誤解”我的“意思”,或是帶著我繞邏輯迷宮,就可以讓我從滔滔不絕瞬間成為沒有言語的火山崩潰,我可以感覺我講出來的話我越來越聽不懂,好像有點距離感,可是我內心的崩潰卻是在體內產生感覺。

我不只一次在當下想著:這傢伙真是考驗!考驗啊!我要知道這點,所以,我現在要怎麼做?

此刻在要理清道理的慾望和回到自己的“認知”間拉扯,我常放自由給自己,做讓我能夠消除慾望的行為,也就是遵循我的心智慾望,當時的迫切感帶給我的直覺是這樣的。

然而事實是,慾望,是填不完的壑,比如這件事,我容許我繼續依著我迫切想要責怪對方的慾望,我直覺這是我想做、要做的事,彷彿我就是要順著這個癮頭去做到。可是我責怪對方之後,我會聯想更多回憶,更多情緒,更多可以檢討對方的點,或是對對方發脾氣或算帳的點,總之容許一次慾望放縱,就會有許多慾望等在後頭。這跟吃毒品的形象蠻像的。

當女友叫我深呼吸,然後要說對不起,我瞬間又冒出“擔憂”,擔憂她把深呼吸當成兒戲,或當成治我的手段,我擔心他扭曲這個含義,而且還要拉我下水。

與我的女友在一起,久違重逢才第一天,我的內心就如此精彩、起伏不定,而且也被否定和懷疑我是否真做得到我“嘴上功伕”;今天某一時刻與我女友爭辯時,我也冒出一個癮頭要我說出:“分手吧”三字,這個慾望響起兩次才不再浮出,我發現那是經過我心中認定“我太常把分手掛嘴上”的行徑後,第一次感覺到“分手吧”竟然在強迫我講出來,而且我是覺察其與我是對抗的。

這可以證明,心智會經由我的覺察與進程而進化,此言不虛,我感受到了。

更多覺察將繼續書寫,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