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7日 星期六

Day 0-51 穩定和開朗

這幾天我在老家過中秋,我發現我的表達變直接,也更“隨意”、順暢,和家人的相處也沒有像之前那麼疏離、客氣,我看似跟每個人都能有互動,而且我也似乎很享受這樣“胡言亂語”、“活潑瘋癲”的樣子。

有許多當下,我是感覺到,我好像浮在腦中,感覺得到我嘴巴在講話,而且我很嗨,很自然的反應,我在那一瞬間感覺不對。

我的類似“來去自如”和“無所拘束”的表現,以及我的自然表達出來的“關懷與幫助”--我定義為我的善良,難道是一種高亢的情緒能量嗎?

我儘管有在一些說話前穩定自己,或是我被熱水燙到時,除了尖叫之後,我呼吸回到穩定的觀察,甚至是我不說話時我就專注地練習回到當下,可是,我還是遇到了看見我變成“機器人講話”的狀況。

不過寫到這裡,我似乎明白了,不是我的行為“都是”由情緒能量主導了,裡面的確有許多成分是我的當下的表達。其中有心智暗聊或是高亢情緒雜在其中,是我需要即刻停止,不容許他持續發展演變。

我陪小妹妹玩的時候,我有沒有希望他從我身上感覺快樂從而喜歡我?我有沒有覺得妹妹這麼漂亮還這麼喜歡我而覺得很爽?我聽到所有人都說妹妹在找我,我有沒有覺得得意呀?我有沒有覺得不好意思或是覺得要謙虛啊?

我講話這麼誠實不客套,長輩會不會得罪啊?我在晚上的巷子亂跳舞,我弟是不是覺得我很有趣啊?嫂嫂跟我講話沒那麼客氣拘謹,是不是因為我讓他覺得熱情好親近啊?

我當下一閃而過這些念頭,我選擇當沒事,忽視。雖然我現在也覺得那不再是屬於我“參與”的念頭,純粹是一個聲音像是在跟我“提點”、強調,要我往這裡想想,不過我“似乎”並沒有成為這些:擔心、驕傲、得意、自我誇獎。

我困惑是不是我停止,那些聲音還是會出現?

此刻我想起,停止心智,是我最終的目標吧,當心智被我停機,我連“話語”應該都不會聽見。

那麼這些在我腦中出現的話,是表示我還沒有解決這些問題嗎?還是因為我沒有關掉心智而已?


事實是我還是會“設想”我這個行為在別人面前是什麼“形象”,我還是會自行揣測別人怎麼看我。這就是我的虛榮心還存在我體內。我還沒走出依賴別人對我的贊同以在這個系統裡存活。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等如心智慾望時,我一個呼吸暫停,並了解這是一個卡困之處,我沒有維持穩定和理性。暫停容許這個心智反應,我呼吸將注意力放在我的手上,感受所有念頭的發生,呼吸和察覺直到我沒有念頭,感官都回到物質世界。

我承諾我自己,我努力在系統裡生存,可以利用我的專注力和自我規範發揮我最大的潛力,當我疲軟或是想要休息時,審視是我的身體出現勞累,還是我的心智基於情緒的能量將我帶到浮躁的狀況。如果是心智反應,我要暫停手邊工作,以免心智持續因為這個行為產生連續的“攻擊”。我“赤手空拳”與心智“平起平坐”,放鬆我的筋骨,並深呼吸與心智制衡。

持續呼吸並觀察我的心智能量的消長,持續的做,有焦慮或是在腳部產生不穩定能量,我做自我寬恕並持續呼吸直到走過這個體驗。當我的身體裡面不再有能量,我站起來行走,活動我的筋骨。回到我的工作上。

我承諾我自己,不要投入“需要別人認同以能在系統生存”的謬思裡,當我投入這個活動,我不能夠穩定我自己。我會需要過多的知識與思考,而無法支持我自己在我裡面站立。我僅需要持續回到我自己,做回我自己的表達,保持覺察與理性,我便會做出最適宜的做法,我也會懂得如何支持自己的生活,處理與身邊的人的連結與互動。

昨天在誠品書店看到許多如何致富、如何活出圓滿人生等書籍,我產生嫌惡跟自責之感。我當時的感覺是,我無法告訴大家不用相信這些,我無法“拯救”還在被各種知識淹沒的求助人群,不過估計他們也不會相信我。現在回頭看我曾看過的勵志書籍,我看見幾乎都是在告訴我們:應該怎麼做、你可以怎麼想、你可以怎麼說。幾乎都是教條式的。

難怪對於我這種慧根不夠的人沒什麼用處,因為我總是不滿足於:難道沒有可以更說服我、或是可以讓我更有方向的建議了嗎?一定要照做嗎?我一定要這樣才能成功嗎?我覺得有點有違我的個性耶!

因為事實是,要改變環境,是先改變自己。但是不是改變想法和行為準則,也不是模仿別人的行為從而熟練或有所獲得。而是”勉強“自己,從最難切入的地方認識自己:也是就看見自己最常忽略的”念頭“。這些念頭被寫下來成為一段文字,跟在腦中就這樣閃過去不同。因為閃過去等於我們容許自己”不去看“。

透過自己親手寫下來,會發現,desteni的工具,言中自己的”抗拒“的狀況,這是”引人入勝“的。當你發現,有一個工具在說中你會有反應,而且你才因此覺得:對椰!這好像真的是有種難受感覺。原來,寫日記也可以寫到讓我不想寫。可是,為什麼我是寫了什麼讓我這麼坐不住?

然後發現,我相信這沒什麼好寫的。我為什麼一定要寫時,desteni又說中了。為什麼我的反應都會被說中?為什麼我真的會被說中?

非常酷。

在這裡我”學到一件事情“,就是,不能期待別人證明你什麼,你如果懷疑,你試試就可以解答。我們傾向於”對未知有防禦心“,而交給自己來”評估、預測“,不過,特別是面對這種比較難以判斷的事情,我們感覺好像只能選擇”相信“或”不相信“,而否決或參與,沒有認識過,這全都是用心智去主宰自己行事的方向。也沒機會去認識到有一個”體驗“是,原來自己與心智是不同的存在,從自己這樣一個個體就有一些疑點,只是我們從沒決定要來了解。

世界充滿希望跟絕望,幻想跟現實,我從未穩定過我自己的人生哲學。我過去依靠我的記憶和我的信仰,相信我會找到我的出路,我會活出美好的結局,還有我不會意外死掉,我會過著一個出色而且特別的人生,甚至,我是一個特別的存在安排在這裡。依靠信念和我的情緒和思想過活,我實在活的水深火熱,而且我沒發現我一直在找”活路“,一直在找各種讓我接近真理的入口,直到我在註冊論壇會員一年後回到desteni這個地方。我才看見我過往的迷失狀況。

我一直把責任推給外面的世界,我認為有方法可以”幫我“,我希望我可以”被催眠“然後看到什麼人來告訴我真理。我相信經過催眠,我會煥然一新,得到啟發。儘管那時我就在擔心,我會不會得到啟發後又忘記,然後繼續低潮高潮的循環裡。

我想知道我的前世,看看我現在的低潮是不是得罪了誰,還有我現在的不平衡是不是看完我的前世之後,我就會像書裡的那些人一樣,都”釋懷“了,原諒了,我,頓悟了。

這些原來是這麼這麼不負責任的行為。


責任都在此刻要被扛起,這是自己造成的後果,解決自己造成的問題並不可恥也不麻煩,因為這都是自己卡困之處的提示。何必錯過。

觀察自己,事實上穩定我,我不再覺得我很脆弱。我不再覺得我幫不了自己需要別人遞橄欖枝。
因為我可以支持我自己,我可以與我自己身體裡的所有存在一同前進找回生命。我不孤單,應該說,我沒有孤單,我只是長期一直相信自己是腦子。其實我是更多的,我也是更少的。

謝謝,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