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4日 星期三

Day 0-50 我的行為與我的暗聊

今天早上,我和室友出門,我走在他們前面。他們聊天,我沒有參與,可是默默地聽著。
我發現我內心沒有浮動,只是一直在想我這麼沈默會不會又帶來不好的印象。或是被認為是有距離感的。
聽著他們的對話,我覺得有點慶幸。慶幸我不強迫自己參與這些空泛的交際。我也不擔心我不能融入他們,因為我安於自己的行走,走在他們前面,我握著雨傘,看前方,走過路過的人,我的心情很穩定。

我當下擔心自己會被怎麼想是多餘的。我發現我漸漸能享受自己的節奏。

我今天刻意停止需多說廢話的衝動,儘管還是有。不過少了做出衝動,我多了掌握與了解自己言行的自信,我也在溫和這部分做得更多,表現更穩定。

中午我一個人回家吃午餐,我一個人走在路上,我不覺得我很孤單,我喜悅和享受一個人時的寂靜。不過我的喜悅和享受,其中還是帶有“正在實踐的狂喜”,這是對於走向進程的一個“渴望期待興奮”的情緒,我需要停止。

我不時還是會冒出“跟我的室友不再糾葛表示我們產生距離”的憂懼,看著兩人都不再需要或依賴我,我覺得對我不利。有一股慾望要我分別與他們建立持續的友誼橋樑,讓他們再次把注意力放在我這裡。我又陷入生存的心智慾望和系統的幻覺之中。

今天我在影印店幫忙搬上一個同學。實際上這個行為只是一個提醒和邀約,但我把它定義為我以溫和的樣子幫助了這個人,除卻尷尬和禮數,我只是拍拍他的肩膀,然後提議他可以跟我們一起印講義。

看著他的反應,我感覺被肯定,被恰好需要的,我拉近與他的距離,讓他重新對我這個人有了新定義。我享受我的溫和帶來的“我的臆想”。我做了什麼,腦中就已經設想也相信,人家會怎麼看我,會怎麼對我態度好,會怎麼覺得我是好人。

今天上課,我一點也不想打瞌睡,同時我也在想,我會不會以後就會睡了?

中午我回家後,把午餐放在桌上,我開始寫上一堂課的筆記整理,一邊寫我一邊覺得自己很優秀,在創造好的開始,也同時幻想我這學期會成為學霸;可是又揣想,會不會我只是一開始這樣而已。等到課程多了,我應付不來,我的讀書效果又大打折扣了。

我想在一開始就把所有報告逐步完成。我覺得我可以做到,我也期望我能做到,因為這樣,我會很輕鬆,而且會被同學發現然後對我刮目相看。總之我就是腦中出現我變成黑馬學霸的畫面。

我認為,我現在的狀態,繼續保持我的穩定,和我持續的督促推進自己,我一定會突飛猛進。我也想像以現在的狀態發展下去,到了畢業展時,我會是被人希望同一組的炙手可熱的重點人才。我覺察我目前的實際行為和我的思想旅遊已經差了一大截,我做得還少夢得太遠。持續有這個想法出現,對我是不妙的。因為我實踐的專注力被我的“信念”分散,導致我實踐的力量變得渙散。

我的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現在胸腔有一股垂直向下的冰灼感侵蝕我的呼吸道,以及我膀胱有尿意讓我坐立難安。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留意我室友們彼此的互動和與我對比之下的“不親密感”,並以“我只是看看”的念頭草草解釋我的行為。這個解釋與我是分離的,因為我在聆聽我的心智說的解釋,我並沒有等如這個解釋,我只是有了這個解釋的台階下,而去忽略這個行為的原因。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溫和可以帶給我人生的順利,讓我變成眾星拱月,讓我可以更順利地與人建立關係,因此我視溫和為一個有力的工具。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和感覺我日後應該會故態復萌,應該會怠慢學習,應該不會做到我幻想中的黑馬學霸。我需要明白,我過往的怠慢學習,是因為我容許我拖延學習,容許我上課打哈欠,容許我讀書時想睡覺就相信我需要休息,所造成的後果。我相信我會故態復萌,是我內裡不願意或不相信我能為自己負起責任實踐自我承諾,與走過懶散、拖延。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刻意忽略我留意室友們互動的畫面的事實,是我不想看見他們與我相形之下的不依賴。我沒有在那一刻應用自我誠實和負起責任面對,並帶著我從這個出發點了解:我還是喜歡被依賴被喜愛的感覺。當我感覺失去被依賴的價值,我感覺我是不夠好的,或是直覺我是讓人害怕的、不夠親和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溫和對我的發展是有利益的,我可以利用我實踐的溫和去贏得別人的信賴和尊敬,讓人不會忘記我。我的出發點是基於計算生存的手段。我沒有把溫和視作活出等如我自己的文字,而是為了支持我的生存的工具,這是很可惜的。我使用手段拉攏人脈與聲望,是我把餅做得太大,把賺錢的目標延伸太多,我的目的變成是要名利雙收。要賺足夠的錢,僅需要穩定自己,對自己負責,踏實有計畫性的增加財富就好了。

我承諾我自己當有暗聊產生,我閉上眼深呼吸,並在一個呼吸裡面查看我裡面的能量,持續呼吸把心智能量稀釋並呼出,直到我腦中的聲音消失,回到淨空。注意力回到自己的身體,感受我手指搓揉的觸感,跟我耳朵與頭部細密的振動產生的嗡嗡聲。回到我的行為跟我的暗聊,我停止延續一樣的狀況,而是針對這個事件調整作法,以解決問題或純粹表達為主,其中有心智參與,我停止,閉上眼深呼吸,再做一次上面說的。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