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日 星期四

Day 0-40 自我寬恕分享-5

1.引起情緒或反應的事件

剛剛在洗碗時想起曾經爸爸教我碗應該怎麼洗才對,我當時是不悅而且不服的,又聯想起之前我室友叫我寫分組紀錄,我也是非常不以為然,但是當著這麼多人面前叫我幫忙,我實在不好發怒。
我不喜歡被命令或是被當作理所應當的感覺,爸爸教我怎麼洗才對,我心想我有幫忙就不錯了,別在那用他自以為是來對我指指點點,覺得爸爸在我心中"只剩一張嘴的形象"又添一樁,我倒期待他該做的是示範給我看,不是在我旁邊站著發號施令;我室友收到老師傳來的分組紀錄單,接著他遞給我,叫我寫紀錄,我心裡詫異他的行為,我產生蘊怒而且不受尊重,我當下不滿的回應:為甚麼是我?他則打哈哈說:唉呦你字比較美嘛!我看他的嘴臉,我心裡產生的反應是:自以為是、恬不知羞,而且我的情緒開始不能平衡,因為我氣憤我無法拒絕,我選擇壓抑不滿而接受這麼做,在內心產生各種暗聊,認為我非常被看輕使喚,我是不容許這個現象出現在我的認知的,因此我選擇積怨,並且利用與我朋友說其是非來紓解我的怨氣。


2.我的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方法是好的,當爸爸用他的認知否定我洗碗的方式.並灌輸我應如何做才對,我心中冒出"那給你洗不就好了"的反駁,並且同時我內心也出現"這也是一個學習的機會啊,爸爸只是要讓我更好的意思"的想法與之衝突,讓我反而更產生無可奈何的壓抑與氣憤。我的貌似是勸阻我的抱怨與不滿的聲音其實將我推入更深的矛盾之中,即是這些念頭貌似可以幫我往好處著想,但卻像是一個不得不的選擇讓我去遵守,表明這麼做才是對的,對我會是好的,這些是我所累積經由教育而來的道德知識,但我卻當作遇到困難的"我的自我支持",因此我選擇百分之百服從,並相信我這麼做是理智的,做了之後一切會好起來的。這些能將我引回正向思考的念頭幫不了我,因為我還是依著能量遊走,那是必我要遭受兩極化的後果,而這已經在我的過去好幾個不同時期驗證過了,因此我不應該再容許我入坑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爸爸是自以為是的,並且在以往已經定義過爸爸是一個說比做更容易的人,因此當爸爸站在我身旁,輕快的口氣指導我應如何洗碗才正確,我卻感受到沉重的不快如他的存在一般在我周圍產生壓迫,我內心產生對爸爸自以為是的批判,而沒想到其中有包含我對爸爸否定我在前一刻默默肯定自己洗碗方式的惱怒,而對爸爸的態度多加延伸跟批判,並仇視爸爸我所定義的自以為是的人格特質,其來自我自己認為受到侵犯罷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室友是自以為是的,因為她常以她的習慣和她的見解,冒犯到我的自尊跟我的立場,並且我認為她毫不知道自己的問題,還一貫在我已經隱忍的外表前,言語柔和優雅,這讓我產生嘔吐與鄙視之感,甚至產生急欲找人來評評理的衝動,我有欲望要她被眾人背棄,或是讓我看見她被眾人欺負,但是,我總是不願意乘著盛怒撕毀關係,我還是害怕不能和氣,僅僅因為我知道我的行事可以多衝動,可以多不顧後果,而我也害怕後果,害怕我被反噬。我在其中思維以及考量,完全以利己角度去分離我與別人,因為對方觸碰到我的生存底線,即是我注重的品德跟清白,或是比較深層的我的自我價值跟我的尊嚴,那麼我就無法以平等如一的態度去平常視之,反之我開始捍衛我自己的立場,要剷除對我不利的事情,我變得極具攻擊跟防衛性,此時我會批判跟厭惡這個人格特質以及這個人,我會要她好看,或者是要跟我道歉,因而護衛我個人,這變成利己主義,我在這裡困住,而且變得毫無覺察,因為我還是依賴這些事物作為我生存,我畏懼我無法生存,與人平起平坐,所以驅使我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何如許我自己,認為我接受室友要我做的事,我的定位以及人格,就是被看低的,我相信在我不得不接受時,我容許我是低人一等的,可以被使喚的,我容許我相信,我接受是等如我被使喚的。我認為我是被使喚的,所以我認為室友在使喚我,然後我開始批判室友憑什麼使喚我,而我的接受更被我批判做:我為甚麼要聽她的。因為我這樣延伸的揣想,所以我認為我需要照做的理由,知道理由彷彿是為了要讓我印證對方是不是真是如此大膽,如此可惡,並且在心中想,如果理由上是我可以接受,並有面子,那我就願意幫忙。我沒想到我到底為甚麼要這麼做,我心裡不舒坦的理由是甚麼,我這麼做的用處在哪?
我是要為了滿足我的失去自尊的憤怒,即是要滿足我的心智慾望,要讓我可以填補我失去的尊嚴,因此我需要當事人供給我,並且我認為一定要來自她本人,我才能完全癒合這份缺失,而沒有拋棄這些執念,並察覺這也是心智的操弄,我所無面子、我所氣惱、我所報復、我所需要,都是要停止的部分,我的動機與目的,對全體最大利益完全沒有幫助,只是為了我個人的自我利益而已,而這還助長心智意識系統的濫虐,也是對我自己的虐待,我從中也不會得到解脫,我也不會真正穩定我自己,變成穩定的個體。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