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7日 星期三

Day 0-44 人類歷史(83)妄想症-觀後感



我的阿嬤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有妄想症的現象了,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是我長大之後才漸漸體會。

我的阿嬤是一個思想非常負面的人,他同時非常自傲,也很自負,但更多的是栽贓,亂怪人。

現在阿嬤已經搬回南投老家住,可是已經和家裡的哥哥姐姐產生強烈的衝突,我每次回去就是聽見姊姊跟我抱怨阿嬤的事蹟,還有聚餐哥姊都不參加,只因要迴避與阿嬤相處。阿嬤也是不會隱瞞對姐姐的不滿,跟我透漏家裡孫子多不敬。

姐姐是在阿嬤那吃了虧,被懷疑跟被栽贓的滋味一定是不好,但是關係變成這樣還是不是很理想。

我看了這篇影片,其實已經看第二次了,看的時候一直有一股衝動想要轉發給家裡,讓大家知道這個狀況,或許能有新的做法,可是我"知道",我這麼做不會有理想的回饋產生,這個反應恰好也是我剛剛已經做了自我承諾的內容,我應該"利用呼吸停止我的反應,不做衝動的行為和言論,並給自己時間回到物質層面,其中遇到畏懼和利己思維,我寫下來並做自我寬恕,了解我如今卡困在何種層面的心智系統,使用呼吸停止這個念頭,專注在物質體驗。回到面對事件,當能夠專注在事件的觀察時,我做決定,再做回應

我了解,今天不是所有人都認識desteni的資料,對於相對違反"常理"的內容,不會像我一般自然的擁抱。對於長期居住於這個社會體系、或是已經邁入並相信這個環境的人仕,單單這段影片,無法讓人找出可以運用已知的知識去認同的地方,這樣的狀況會造成大部分人認為這是胡扯,是邪惡的訊息,是拙劣洗腦影片,因為顯得荒唐。

我以我自己的知識背景,基於我的認同,灌輸給我的親人,沒有經由具體的認識對方的背景,考慮單一影片帶來的誤解,以常識推理,這部影片相反會成為被唾棄的內容,會讓我變成語怪力亂神的受擔憂年輕學子。一廂情願的衝動行為,就算內容是極具意義的,也不會被採信和聆聽,還會藉由我的態度和行為,影響人們對其的信任跟接受度。

所以關於妄想症,短期之內我無法透過直接宣導和灌輸的方式傳達給身邊的人,要突破權威的假面如系統的設置、醫療的知識等,必須有足夠的證據和建設,以及個人行為的實踐,作為一個能使人採信的人仕,觀念的改變才會實現。

我已經做過幾次觀念的灌輸跟表達我的意見,而沒有後續去實踐,反而是以繼續追求真相為由,放棄我曾對外宣導的內容。因此,我被視做三分鐘熱度,被定位為一直改變選擇的人。我曾經非常不想聽到被這樣講,被說成三分鐘熱度,甚至我的理念不被當作一回事,對我來說,是不被支持和不被信賴的,因此是失敗的,可恥的,難堪的,我也會因此懷疑我是不是終將一事無成。

我必須穩定自己,停止以外在的批評定義和相信我是怎樣的人。當我相信我是怎樣的人,我就會是怎樣的人,不過不是基於自我主導原則,而是基於我接受和成為心智要我成為的樣子,基於我的自卑和恐懼。那將不是我真正藉由自我主導的行為。

選擇本是不存在的,我藉由心智的慾望去追求人生的真相,想要讓自己感覺過得下去而去尋找我想聽的,那是預編程我的選擇和體驗,不是我真正在活出我的表現與人生,因此不停的選擇是我不停止心智的操作,所以我自然會活出預編程的人生,我不必感到羞愧,因為這都是預編程好的。基於我沒有察覺我在做的事情並且為自己堅站,我也不必羞愧,因為羞愧的感覺是基於我的心智對此的反應,我只需要了解我的此刻的覺察的意義與目的,並且了解我能怎麼走出來,找到一個實際可行的方式,作為修正,停止。

回到關於妄想症,既然事情已是如此,阿嬤正在體驗他預編程的人生,痛苦和破碎的是他的心智系統,他的本質永遠不會改變。我只能用我的了解告訴他,和期許他死後能放棄生前的痛苦,在天界走向進程,我"相信"他是會這麼選擇的。

而我則繼續我的日記和覺察,日子並不總是平順美麗,許多考驗正在等著我。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