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6日 星期二

Day 0-43 我對人的不信任

昨天學姊找我幫忙,說老師急需上學期的講義,我早就丟了,我繼而找室友幫忙。

一開始室友說應該有,我高興了一下,心想這傢伙還行。之後他問我什麼時候回來,我心想:不會是想要我自己找吧?

之後我回他訊息他都沒回我,我幻想他應該是去找講義了吧?雖然我同時認為不太可能。

之後他告訴我,他有,“可是之前學姊找他要一章節,他就給他了”。

這句話我實在看不懂,我不知道他是要表達什麼。是全部都給他學姊了嗎?如果是這樣,同一個實驗室老師,應該他學姊就會給老師啦,怎麼我學姊還來請我幫忙呢?

可是我要怎麼問呢?

室友又回應我,他之前在教學平台還可以下載上學期的課程,我可以試試看。

我頓時陷入苦惱跟憤怒中,我不禁再次感到對室友的批判,把曾經對她的定義和批判重新翻出來,套在此刻這個行為上,我有一股慾望,要認為我的室友是怕麻煩、不想幫忙的,接著我也批判自己怎麼都學不乖,一直以為他好說話就找他幫忙,可是不都常常被他那個態度氣到嘛?我不是早已要對這個人切割了嗎?我怎麼還傻傻的需要他的幫忙呢?

之後學姊再次聯繫我,提醒我就算沒有辦法也要跟老師說。

我陷入兩種批判,我批判學姊為什麼不直接幫我轉達就好?我只是幫忙,幹嘛講的好像我要直接跟老師聯繫?還有是我說的不夠清楚,但是被懷疑做事需要提點或擔心,我還是覺得不舒服,我認為我做事一向對自己存在著要求,所以學姊的提醒讓我感覺他是不放心,我有種被學姊小看的不滿感,我批判學姊太過自大,不信任我,用他的想法來認為我需要被提醒被擔心,既然如此,我以後何必再幫。熱臉貼冷屁股。

我的心智由一兩串的事件再次紛亂起來,我在畏懼我的憤怒之下,選擇冷靜,並且簡短回應兩者,不想透露負面或責怪情緒。我的畏懼,除了畏懼我憤怒所帶來的毀滅性,更害怕毀滅性帶來的關係破裂或者尷尬、被討厭。結果是我變得冷漠、淡然,生人勿近的形象,有禮可是不親近,儘管是這樣,我從沒表現得一副清心寡慾的樣子,只要我察覺別人是受什麼自私自利或是情緒化、懶散等驅使而如何對待我,我就會批判,以前我還會表現出來,造成尷尬局面。

所以我以為我只要好相處、幽默、正向形象就可以再次打進人群,可是我從來都沒有停止批判和停止不相信身邊的人,我的批判性格總把我拉進沈默跟抑鬱,我的臆想總讓我在正與負能量之間掙扎拉扯,我深深太依賴能量來調整我的表現,因而我的輪迴事件明顯到我在如此的卡困之中都感知一二。就是我在正與負面心情之中輪流生存,大約這個禮拜我好好計劃自己,比如從禮拜一就開始吃香蕉,我每天吃,至少好心情跟好反應維持一個禮拜,可是漸漸到隔週,正向思考的頻率有感的消失,我變成玻璃心,有一個事件發生就足以改變現狀。

在這樣的轉換下,我變成追求正向能量的光顧,等待著我會哪天醒來再次擁有時機創造正能量。當我陷入負面時,我沈浸在裡面無法走出,我曾定義這個結果是因為我太任性,所以才會如此下場,但現在我不再是這麼告訴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室友是怕麻煩、不想幫忙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室友是怕麻煩、不想幫忙的,所以我更確定他是理應被批判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室友是理應批判的,所以我把我對他的看法合理化,並且用惡意去定義這個人仕,甚至批判他的伴侶關係,聯想他的人際關係,透過聯想各種記憶,加深我的勝利慾望與報復、詛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相信我的揣測跟期待,所以不管事實是不是如此,基於對象我皆已經設好特定觀點,當對方沒有做到,我就會懷疑這個人,並且批判這個人,對這個人產生期待落空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已經全面想過所有的原因、動機和目的,基於我認為不知道如何表達我的臆想,而且擔心給人咄咄逼人或是不信任感,我選擇沒有說出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基於對對方的不信任,以及長期一直的定義對方,所以我認為我對其的原因或動機或目的的設想已經是對其的寬容,甚至其中有一些設想是要為他開脫。而他的表達不明相形之下不是我所能夠容忍,我而產生厭惡與不平衡的惱怒感。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平時對學姊的定義是他是一個自負的人格,因而套用在這個事件上,我認為他的提醒是基於她不放心,我因而聯想他是不放心有人會做到他所預期的做法,進而我認為他是自以為最有能力的人,不然就是認為所有人所有事都需要提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回應學姊時還檢視我的文字是否帶有挑釁或諷刺意味。因為我認為我在之前是有情緒的,我不確定我是否在輸入的當下,也情緒化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當下的情緒沒有覺察,但必須在輸出前進行自己的解讀跟檢查,表示我在行為過程中,我對自己沒有覺察力,而且在最後時,我並不信任輸入當下的我,而且擔心會毀掉現在的我。我不相信特定時刻的我,只要是受到情緒主導之後,我就陷入對自己理智的不信任感,所以最後必須由我基於對適應生存的考量,做最後的把關。

******


當我看到我“認為我已經全面想過所有的原因、動機和目的,基於我認為不知道如何表達我的臆想,而且擔心給人咄咄逼人或是不信任感,我選擇沒有說出口。”時,我停止並且回到呼吸。

我了解“我認為的全面的臆想,其目的便是為了引發我接連的反應跟暗聊,我的臆想,皆來自我的記憶與心智系統,所以其內容都存在著目的與利己主義,而在其中我的情緒已經有預設的引爆點,因此當我在設想或執行我的測試,已然有情緒能量,我才會認為我的言語是有對我不利的感覺。我認爲我會給人不信任感,是因為我基於不信任對方才會有的恐懼,害怕別人會看穿我的預設立場和動機,繼而讓我的目的不能達成。我選擇沒有說出口,也是基於我對自己的不信任,並且加深我對此事的執著跟臆想,等於我容許我與此事分離,並且沒有負起責任,而把罪責怪罪他人。”

我承諾我自己“專注在對方給予的結果,我欲瞭解對方的動機和理由,此是等如心智能量而且對方的事實也是不真實的,物質的結果是唯一真實的東西,負起自己的責任或將自己推向極限去完成解決的辦法,並且停止和解構其中我新出現或一再發生的問題,才是對全體最大利益的行為。”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