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

Day 0-55 我面臨衝突的無措-自我承諾

昨天是用手機打文章,一來是不甚方便,二來是我的精神也不太集中。所以我決定停止繼續書寫。

剛才,也就是早上,使用廚房,看見久違使用的廚房桌上和地板都這麼髒,我一時間說出:什麼東西啊!而且我的情緒一時非常高漲,雖然在下一刻我察覺到我“說出的話“,進而發現我走入情緒,可是情緒殘留在我的體內,讓我對室友的包容跟觀感再次低落。

我的內心在想:終究是自私,環境都不主動整理。我也可以主動提議一起整理環境,可是那不會是容易的事。我變得不想去做這個發想,因為我可以設想困難和無疾而終。我也不想自己默默去清理,因為我知道我室友會很喜歡這樣,可是不會跟著我做。因為他們曾表示,真希望我也有一個室友可以幫忙打掃。所以我對他們毫無期待。

聯想到這裡,我的體內已經在蓄積我的忿怒,我感覺我的疏離在形成,因為我有許多對他們的譴責與不能理解,這也影響我面對他們時的態度。

早上室友關心我早餐做了什麼,我說:我做鬆餅。然後我不再說話。我語氣沒什麼不對勁,可是我沒有要交流互動。室友哦了一聲,默默走開。

我心裡產生:他會不會覺得我變了態度?會不會又因為我,關係再次回到冰點?

我開始擔心,此刻我也心知,沒有目前,應該說今天以前這層和諧的關係,我的日子不會這麼溫和平和,日子風雲變色,只在我一個念頭轉變。我今天把頭探到批判和譴責,我眼前的世界就變了顏色。

我明白我產生疏離感,是因為我開始不能信任他們的心態,我揣想他們是惡意的不顧環境整潔,我認為他們是刻意的不想主動打掃,我認為他們都仍然在計較,我因而覺得他們很可惡,可是我又不願說出我的揣想,因為一來我已經在情緒上相信這個想法,二來我不敢講,怕會起衝突。所以在這樣處理下,我容許我繼續不滿,用我的自我利益考量而掩藏我的惡意,心口不一,繼而因自己的心口不一產生自我貶抑,再把這個後果歸咎在我的室友身上,仇視的循環因而形成。

我承諾我自己,當我開始想像或揣想室友的行為動機時,我停止,停止這個最起源的慾望。並明白這是心智的陷阱,也是我一直以來所上癮的行為模式。我停止這個慾望,透過深呼吸做一個暫停,然後四下呼吸安靜自己裡面的聲音。消除高漲的情緒,回到穩定的物質世界。檢視我內心不想付出的心智情緒,並以全體最大利益的出發點考量我的動機是否屬於心智。其中若有在某些事件上出現情緒反應或暗聊,是否是來自心智的自我利益思考。考量我自動整理環境是否是對全體最大利益有效,我的主動環護環境是承擔起我自己的責任,還是我承擔到別人的責任。何謂別人的責任,他的責任與我的有何不同?我介意他的責任是因為我與他分離,我認為他會佔我便宜。我與所有人都是一體的,他佔我便宜,事實上是佔自己的便宜。我認為他會佔我便宜,是因為我會佔人便宜。

所以明白這一切都是出於我的自私自利。我與所有人沒有不同。我所避諱的即是在我的世界出現的,這就是整個世界失序的事實。

我要回到本真的自己,那就要在每一個當下自我誠實並負擔責任。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