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日 星期二

Day 0-14 臆想-2

下午我在陽台享受高樓的強風,看著社區裡的風景,還有遠方的山與天空,登高以望遠即是最佳的寫照。
我倚在陽台的欄杆上,一陣強壯的風朝我迎面襲來,我心中冒出一個念頭:如果我從這裡掉下去,是不是就會親自體驗次元空間了?我是不是就能體驗沒有"心智"的我?
這念頭來的突然又具有強力感召性,我有強烈的"好奇"想要這麼做。
我在稍微恍惚之中輕作呼吸沉靜,一個念頭告訴我:我這麼做是對全體無益的。這其實是自私-利己的想法,為了自己一人的解脫,而去進行各種臆想,並在其中參與許多心智思想。如果我真的掉了下去來到次元空間,我一定會後悔的。
所以我即察覺這樣的臆想"只是"心智系統,他成功的鼓動我,讓我相信這是可行的!讓我完全相信並準備要這麼做!太可怕了!我指,已知的是死亡並不可怕,而是我將心智與我為一體的程度十分嚇人,我竟然相信,我竟然容許我相信這就是我。
我解構我在這件事情的考慮上是如何構想的:
我變成次元空間人士之後,就可以去南非找Sunette spies,然後告訴他們真的是這樣。然後呢?我就要在次元空間繼續自我寬恕,利用非物質性的環境,可能有我意想不到的困難。
所以我也是透過"想到"這裡,我才進入自我覺察,開始懷疑"掉下去"的這個念頭。

我是歡喜並興奮的,因為我認為這是個有趣的點子。
我是期待並驕傲的,因為我想到這個點子,我認為我做得到我要的:去找連接口。
我是恐懼的,因為我想到進到次元空間的困難。
我是驚嚇的,因為我覺察這是我的思想,而我與我的思想為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