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7日 星期三

Day 0-26 自我誠實分享-3

觸發事件資料:世界一次性毀滅是否是解決辦法?

1.描述今天引發你的情緒或感覺的事件

我在剛才看了中文論壇一篇文章談到毀滅地球是否是解決辦法,其中的觀點讓我感到震驚跟沮喪!
為什麼沒有心智系統的維度界,其進程會比人類困難呢?文章裡沒有找到解釋,只是很肯定的這麼說。文末又說如果人類沒有達成,維度界也不可能達成!為什麼呢?那我不就要在這世努力達成嗎?我真的要接受這個事實了嗎?
我不敢相信我必須要在這是完成我的進程。我覺得壓力很大,同時又知道我要對我的壓力很大進行自我寬恕。
但我現在烏雲罩頂、憂心忡忡。

2.在寫作過程中,有哪些情緒或感覺被察覺與表達出來?

1.我看到問題內容說到維度界沒有心智系統,是否會輕鬆許多時,我感到迫切的興奮與求知慾。
2.我看到回答時肯定維度界的進程比在地球上困難,我大失所望,而且感到非常困惑。
3.我看到回答指出如果地球毀滅,整個維度界也會消失,沒有人事物將會存在,我覺得身負責任,卻覺得有時間的壓迫感。

3.對於所覺察與表達的情緒與感覺提出問題。

1.為什麼我在看到與我內心假設的問題相呼應的文章出現時,我要產生興奮跟迫切的感覺呢?
2.為什麼聽到我所假設的維度界應比較容易進行自我寬恕的假設是否定的,我覺得非常困惑而失望呢?
3.為什麼我發現在此地實踐一生的自我寬恕是最好的狀況時會讓我感到絕望跟無力呢?

4.回答自己所提出的疑問。試著具體的表達。


1.我發覺在我開心、興奮找到我要的資料時,我會採取“拖延”的行為,產生“掌握關鍵”的“安逸感覺”,而快速進入我自己的暗聊(幻想資料的內容與我會得到什麼幫助)跟分心。我的表現如同“有恃無恐”,告訴我自己不用怕這資料不見,等等再好整以暇的來看。而不知拖延就是心智所為,而我讓我自己等如心智的意圖,而去拖延以至於產生懶散閱讀的感覺。總結,這個拖延的行為,都是由我最初的興奮感受觸發。當我沈浸在興奮感而沒有覺察並自我寬恕,很快我就會進入拖延階段。我長期以來都有這樣的行為,而我選擇忽略我“一瞬”產生的抑鬱感覺,如今想來,即是我在從事拖延與懶散的行為時,所產生的抑鬱,而我由心智主導去忽略這個抑鬱感覺,是為了專注產生更多拖延,以便在未來讓我真正採收抑鬱的果實。
2.我曾經有聯想到如果我意外身亡,未來在次元界的進程失去心智系統的奴困,應該更能掌握本真自我,因此進程相對應該是比較容易。所以在我得到維魯回答並不是我所幻想的如此時,我覺得事實相對之下變得不輕鬆。我原來在地球的進程比較容易,那我不就要完成嗎?不然在維度界更辛苦!我無法想像比現在還辛苦是會多辛苦!我現在在自我覺察時,都會冒出自責感,像飛蠅一樣揮之不去,同時有新的、從胃至胸口冒出一股熱源攪動而我壓抑著很是不適,原因是有時間壓力在我腦中產生,而我還沒有做自我寬恕。
3.我感覺有時間壓力,同時聯想到我要在此生完成這麼艱難的進程竟是最容易的方式,我就感到不情願,不敢置信。我還沒有真正準備好為自己負起責任。我還有一半的心態在為自己的進程抱持著猶疑的態度,懷疑這個進程的真實性,懷疑我在進行參與的組織的目的,懷疑我完全投入這個進程與組織的可能性。我在幻想中完成了投入這個組織的景象,然後我以為這就是極限。當然打出來的時候覺得這怎麽可能是我的想法。
但是我的確已經幻想我在這個團體能做到的事情,我並非真正解構自己與他人分離的程度。我是極度幻想我在這個團體所能帶來的影響,我幻想我會引導著什麼,我幻想我會活出看起來很不錯的新生活,我幻想我在南非的快活。我的幻想讓我產生正能量,讓我表面心理斥責自己在幻想,但卻還在暗自留一線思想停留在這些幻想的可行度的幻想。
所以一戳破我的幻想,就是看見我的力量會在一瞬間消失,因為那個力量是我心中的力量,卻不會對外界產生任何影響。因此那個力量是虛構的。而我產生的絕望跟無力,是我由心智代表我自己對這個能量的消失發表其惋惜跟難受。我並未本真需要這些力量,也更不需要由心智代表我去為這些逝去的力量產生任何看法(即針對此事的情緒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