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6日 星期二

Day 0-25 自我誠實分享-2

1.描述今天引發你的情緒或感覺的事件

今天凌晨我做一個“靈異”的夢,內容我想不起來,但我記得我把它歸納為“惡夢”。我緩緩緩緩的藉由一個雜音從夢中“走出來”,我坐起來,有一半的夢中記憶已經在瓦解,但我恐懼的心情還在,我醒來第一件事情是在想,現在是不是兩點零六分。因為我聯想到我是在半夜醒來,曾經有一部驚悚電影,主角都會在兩點零六分醒來。所以我非常不安。深呼一口氣,我看手機時間並不是兩點零六分,我鬆一口氣。但隨即又擔心是不是我放心的太早。
我又聽見叫醒我的聲音,恍恍惚惚中,我才發現是房間裡的風鈴。我內心冒出詭異又害怕的心情。我走去爸媽房間,想要確認他們在不在。結果不在,我加深我的不安。因為我記得我睡前,爸媽房間是亮的。我只好壓抑我的恐懼,走下樓去看,陰暗中看到我媽在沙發上睡覺。我大大放下我的不安。然後我去書房看爸爸在不在,也在,但是書房的電風扇沒有吹向他,我就扳了風扇的方向,不料電風扇卻僵硬的突然像掙脫我的手一般轉往另一個方向,我受到不小的驚嚇。
之後我到客廳與媽媽躺在一塊,但我驚嚇之下實在無法入睡。我開始做深呼吸,進行覺察,但內心卻是對自己的譴責。


2.在寫作過程中,有哪些情緒或感覺被察覺與表達出來?

我惡夢醒時,詭異的感覺延伸到我所處的現實世界,一直聽到有風鈴聲,我覺得不安在內心猖狂的放大。我變的害怕,因為我在爸媽房間找不到人,這更加劇我的不安,我以為這是非常明確的詭異,是做了夢中夢。
直到我深呼吸走下樓,看到媽媽,睡得很香,我開始放下心中的懼怕,但還是沒有完全消卻我的懷疑。
之後在書房遇到電風扇,又觸發我的不安,我快速回到客廳,要逃離恐怖的電風扇。
之後我思緒太清醒,無法入睡,我才意識到,我沒有運用通識察覺發生的一切,因此我開始努力深呼吸想回到自己,但是當我想要去陽台靜靜時,我卻又害怕打開紗窗,因為我又開始懷疑會有什麼事情讓我崩潰。

3.對於所覺察與表達的情緒與感覺提出問題。

1.為什麼我陷入了獨自一人的不安?
2.為什麼我會開始幻想鬼魂等加劇我的恐懼?
3.為什麼我在恐懼時無法停止聯想?
4.為什麼我在恐懼時需要去找另一個人仕?
5.為什麼我在覺察自己的恐懼時,產生很多“自欺欺人”的自我貶抑?

4.回答自己所提出的疑問。試著具體的表達。

1.因為我沒有真正完成自我信賴,沒有具體實踐我等如全體,因而我覺得我是脆弱會受傷害的。即使我告訴我自己就算我真的遇到傷害,也不會真正的死亡,但我還是沒有將其內化為我的實踐,因此這些“念頭”是作為“加劇恐懼”、“發現沒有作用”的工具,它只是知識,而不是等如我。我應該放棄自我欺騙,而且實際去走過,例如利用這個體驗,進行解構跟自我寬恕,同時繼續活出真正的自己,要試圖來實踐自我信賴與享受自我。
2.因為我企圖去拖延我對於恐懼的覺察,因此我的心智加劇更多延伸的幻想,讓我“更深”的體驗恐懼,強迫讓我停止自欺欺人,並且承認:我真的好害怕!然後一旦我繼續拖延我的解構、繼續拖延我的面對與處理,那恐懼的感覺就不斷繁衍,直到我停止它。
3.同上。
4.因為我企圖從另一個人仕找到寄託與依賴,我認為另一個人仕的存在可以保護我停止那些我認為是“外在意圖”的恐懼。我的動機即體現我沒有信賴我自己,我依賴別人感到安全。我拖延我自己的解構,並且企圖由自欺欺人來停止自我解構的必要。我是在逃避我真正的課題,藉由表象是畏懼鬼魂與尋求安心來結束這整個體驗。
5.我在覺察並企圖藉由呼吸平靜自己,解除恐懼,同時認為自己這麼做可能在鬼魂眼中看來是傻瓜,我根本保護不了我自己,我還是會被傷害。這個念頭讓我無法專注於我的呼吸,我在一瞬間覺察這個念頭,但是我沒有進行立即的自我寬恕,而是採用“忽略”、“假裝我沒有這個念頭”來規避現實,因此這個自我貶抑的念頭在我之中就無所不在!這都在另一個角度再放大我的問題:我還沒有堅站,為我的問題負起責任!反之我還在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