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

Day 0-23 人際定位

##二更:在看到別人的博客看到這篇轉載,我心想這更深入說明關於人際關係的觀點,因此在此與各位分享: 真實的人際關係

#更:關於人際定位相關文章,這個文章帶給我啟發: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2011/01/blog-post_3358.html親情愛情)



今天一早醒來,回想起夢裡的情景:我跟我已經保持距離的友人重修舊好,而且他對我說了很感人的話,讓我暖到心理,甚至很想哭,我們大大的擁抱,我覺得我非常幸福。再來夢到我在火車站接我的室友,其實是他約我在那裡,我們也是來一個世紀大和解,也是一個大大的擁抱,結論就是,他們都想跟我做朋友,而我是被動地接受他們的和好,沈浸在受寵若驚和感動之中。

這個夢境讓我聯想到我在系上的曾經每一段友情,我想到我未來在這個班上的發展,我聯想到我昨天與室友通話的時候,我沿用過去的相處公式,因為他在泰國買了伴手禮給我,所以我一方面意外,一方面也認為我有必要去回應室友。所以我用過往的面具去處理這個狀況。

好像是預編程的話從我口中被說出,我的空白時的尷尬,其實是我在腦中思索:還要講什麼?我是在問我的心智意識系統,而可能在這裡預編程的是我的困惑與空白。總之,我在與其對話的當下,我已經在懊惱我的表現一點也沒有改變。

我的懊惱延續到我的夢裡,到今天早上我回憶我的夢時,這份懊惱再跳出來提醒我,要我去感受“我怎麼都沒有改變”的問題,我因此憂心,但是是沈浸在對自己的失望,以及連結過往的事蹟來進而貶抑我自己。

所以我給自己的期待是我會改變,我會變成大家想要依賴模仿的對象。這都是我從論壇上看到的文章然後,套用在自己給自己的期待與幻想之中。

我即是走入心智意識系統,將進程的資料轉化為滿足我虛榮心與自以為的與眾不同。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在夢中對於朋友的示好感到合理的、是可被相信的以至於我“接受”而且感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我沒有發現我在夢中對於朋友的是好感到合理的、是可被相信的以至於我“接受”而且感動,其內涵缺乏我對自我覺察的嚴謹,並且我接受“我為他人中心”的分離,因此我沒有看見整個事件的本質,是我只顧慮我自己的虛榮與自我價值中心。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對我在班上曾經做過與參與的所有事,感到不堪回首,而且覺得人際關係前途茫茫,毫無穩定。實質上,我還是陷入心智系統的“思維”,讓我困入情緒之中:如擔憂、不安、尷尬、自尊受損、羞恥、感慨、後悔、惋惜。結果就是我追求正向思維以突破記憶裡所乘載的負面,而我所曾做的努力及短暫的正向能量,也很快地會成為記憶中負面的一部份。所以正向的追求,對我來說,是在尋找負面的材料,在追求的過程中至到兩極化的存在,在累積負面方面則是加深我個人的情緒能量,累積許多需要我去解構並自我寬恕的事件。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會改變,我會變成大家想要依賴的對象,而沒有覺察到其實我這樣的念頭並不是作為等如我自己的自我肯定,也非等如我自己的表達,而是蘊含虛榮與幻想的心智能量,這句話是有目的性和動機的,是不與全體最大利益一同表達的,所以我會“失望”,“著急”,“懷疑自己”,“擔心”我會不會重蹈覆轍,回到我不能忍受與接受的人格個性。而我期望與相信我可以變成“更好”的人,不在乎其他人對我的評判,做個對自己負責的人,成為別人眼中穩定而且受信賴與仰望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把自己設想為與眾不同的,而沒有誠實面對自己:我有在真正走過我自己嘛?在我的進程中,有多少成分是我自己的幻想,幻想我已經達到會是什麼樣子,我會為世界造成什麼貢獻,我未來會在哪裡跟誰碰面,還有幻想我有這些想法,真的是太棒了。

我承諾我自己停止欺騙自己來娛樂自己,造成讓自己自我滿意而停滯不前。
我承諾我自己停止將自己投射回過去的情境之中,活在回憶產生各種重複的心智體驗並帶回當下。
我承諾我自己嚴格覺察自己的心智反應和暗聊,進行呼吸回到這裡,不要縱容心智以任何目的餵養心智系統與統一意識。
我承諾我自己停止幻想,即以自我中心的“自我欺騙”來奴困自己,且與他人分離,讓我“心甘情願”的只與我相處,忽略其餘人我一概全然不認識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