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Day 0-34 自我寬恕分享-2

1.引起情緒或反應的事件

今天我跟女友到桃園跟女友朋友唱歌,女友的朋友一見到我的女友顯得非常熱情,我可以理解,因為我女友會犯傻、搞笑,我相對地比較沒有那麼多話跟活潑。
我當時面對待遇的對比一直在做自我調整,我發現我無法真正做到不在意,我提振精神之後回想自己的本意,竟是同時也產生自我批判,氣憤我自己怎麼越來越委靡不振,越來越強顏歡笑。
我開始懷疑我的自我定位,也批判我身處的這種社交應酬環境,同時又覺得我太自我中心,批判我自己太過敏感,自找苦吃。
後來我跟女友嚴重的衝突,應該說我已經達到臨界點。女有沒有善盡與我做足溝通,反而她是告訴我如何讓她與她的朋友沒有默契。我無法再忍受,我嚴正警告她,我不會再容忍這個狀況發生,也因此,我決定停止參與試圖跟女友的朋友當好朋友了,我不再想要擔心我與他們的關心會因為我女友的溝通問題而產生問題,我怪罪我女友的處理能力,並且以告知我女友:我再也不會跟你朋友出去玩,不是因為他們,是因為你,我不會再讓你帶給我困擾跟痛苦。作為對女友的懲罰。

2.我的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女友是造成我無法再堅持參與社交應酬的最後一根稻草,因而我對她有許多責難跟怨恨,因為我再次在社交方面盡了"掙扎"卻還是失敗,而且我的失敗來自於我被我自己的情緒和暗聊打敗,因此我無法再堅持處在那樣的環境,我無法再生產我的自我安慰跟強顏歡笑,我甚至也有了自責的情緒,因為我更知道我是如何進行著我的失敗,我儘管不斷在覺察跟掙扎,我還是被我的自卑跟忐忑跟厭惡打敗,我憤怒為甚麼我要出現在這裡,我憤怒我為甚麼要去猜測別人是怎麼想我的,我為甚麼要去猜我不是被討厭,我憤怒為甚麼我要幻想我在這個場合的美好畫面,我憤怒我為甚麼要嚮往我女友一般的搞笑跟三八。我憤怒我為甚麼在尋找我的定位,我憤怒我為甚麼要羨慕其他人不用做甚麼努力就可以顯得好像是我要去主動認識,或者像我女友依樣做這種行為去博得新朋友的好感。我憤怒我儘管不滿,我還是一直在這個環境尋找我的位置,儘管我知道我可以深呼吸並回到自己,但,我沒有做到。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聯想到上學期我在桌球考試時,因為我的慣用手跟我的技巧比較不穩定,因此我感覺我是之前一起玩的同學中的皮球,我看見我的了然跟我了然後的卑微,我言行也失去自信,我的表現也失去控制,我變得絕望跟抱怨,我直接在同學旁抱怨都沒有人要幫我,而且好不容易有人要幫我,我卻非常不自然跟卑微地跟他說謝謝,我眼中看的到一些人看見我的不正常,我心裡很苦,但是我無法控制我自己,我只想假裝我不在這裡,或者沒有人會記得今天屬於我的羞恥。我因為自尊心很高,所以我自己也不願意去面對這天,直到現在回想,我的眼淚跟羞恥感彷彿帶我回到那天的情境。我容許我去逃避跟自欺欺人和遺忘解決我的問題,彷彿閱讀自己的問題,會讓我不安,並且讓我回到當時的模式,並影響現在。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害怕我去解讀或唸出我不想再回想的不堪,因為我會覺得我是糟糕的,相信我是遺忘了我有多糟糕。我因為容易陷入自我懷疑跟自我批判當中,所以我也批判我這個部分。而沒有發現而停止:我陷入批判之中,儘管我有察覺,但我仍然沒有停止,而是放縱我去相信並成為心智,然後滯留在痛苦的情緒能量之中難以甦醒。我在KTV裡面,不斷產生暗聊並相信暗聊,憂心跟執著於我在這群人中的地位,我是否是被忽略,還是我是否是被認為是木訥的,我是否是被接納的,我的定位是否是讓我安全不會被拋下的。儘管我同時知道我不在乎這些人,但是我卻害怕我會看見他們對我不在乎,因為我已經接受:我們是一群人。所以我仍是不自覺的需要依附群體,需要安全感,需要合理的存在感,需要好評,需要沒有異狀。我在前一刻,已經後悔,我知道我不想要去唱歌,我知道的。
不僅是我的本性,還是DESTENI帶給我的靈感,我都不願意去支持這種類似性質的娛樂,儘管我與世俗、甚至年輕世代主流格格不入會讓我難受,但都不應該讓我繼續參與,並且懷疑我自己。我在責難我女友的時候,我也知道我有自己的問題,只是我沒說出口,我也無從講起,需要書寫才能理出我的千頭萬緒。但我真真是一直知道,我批判我女友時,我是愧疚的,他還是有錯,但是我氣憤的是我自己,我真的認清我是在氣我自己無能不是其他人,我目睹我的失敗,我走入情緒中,我走入自我毀滅中,我放任我對心智投降,我自己放棄,我卻連怪罪自己的勇氣都沒有,我怪到我女友身上,等如我容許我以分離的方式活著,我指桑罵槐,罵的就是我自己。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