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日 星期三

Day 0-15 朋友-2

朋友後來跟我約在她家,用她的電腦討論行程,我當下只單純向他確認時間,並沒有多想甚麼。

在確認後時間的當下,我的各種念頭紛紛冒出。
她這樣有誠意嗎?我沒有電腦嗎?
她這樣一拖再拖,最後我還要風塵僕僕坐車去她家?她是懶得出門吧?
直接來講,以她可能的個性,她在佔我便宜吧?
我真不敢相信她竟然也會占我便宜?

所以當她開始用抱歉的語氣跟我確認:你家在哪一站?呃﹒﹒﹒那﹒﹒﹒好,謝謝你!我就認定他是內疚了。因為她的確認在我眼中即是認定的樣子,也是我曾經的樣子:企圖表現誠意,實質讓自己好過而已。

我開始對自己的回應感到滿意。因為我的態度是勇於承擔,不怕麻煩,相對她卻顯得比較心虛難受。朋友!佔人便宜的感覺,也是可以這麼不自在的吧!

而我在內心已經為她預設一個出路:當然是我到她家,她要好好招待我,不然我怎麼划算呢?她又怎麼好意思呢?如果她好意思,我立馬把她out!

以上都需要詳細解構啊!因為這些觀念,在我腦中一直縈繞,其中有不斷反覆出現的心智反應。

遇到類似的事情,我總是第一往這種方向去"認定"對方,如果我誤解那我事後會後悔,然後我會道歉,並加倍補償,而我也"自滿"我這"正確"的處理態度。

但我就是不斷的重複投射自己在對方身上,我面對的是處理自己,所以我是在敷衍自己、愚弄自己、不尊重自己。透過把這一部分的自己與我分離,而且是分離到"他人"身上,於此,我從不"了解自己",也從沒"接觸到他人"。

這是很可怕的,因為我想到我小時曾有一個"感覺",就是,我真的知道對方在想甚麼嗎?我真的認識這個人嗎?

那是當我跟對方相談甚歡的時候,她的形象投射在我的眼中,她就只是在我視線裡活動,眼前這個人,我們說好是最好的朋友,但我真的認識她嗎?她真的是她嗎?

在懂事之後,我根本沒想過這類事了。我就是國中投入努力讀書,很怕被打;高中就是社團為重,朋友很多,日子過得很爽。

現在再次面臨此事的解構,發現事實就是如此耶,我真的沒有"實際"認識現在我這個朋友。我認識她,是透過她的言語,是透過她的行為,最主要是,透過我的解讀與相不相信。

所以我因"我的判斷"產生對"她"的情緒反應,我開始難過並且批判,她竟然也敢佔我便宜,而且產生報復心理,認為她在繼續有這樣的"感覺",我就要讓她知道,我都有有所察覺,而我再也不會對她抱有幫助的心。我指以我的能力,去輔導她的內心。

而我也在以一種自我投射的角度,去期待她的"補救措施",認為她只要我到她家之後,是對我有不好意思的感覺,然後不開玩笑地好好招待我,我就認為她還是有分寸的。還是有救的。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並容許我自己,對朋友的提議產生一連串的暗聊。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並容許我自己,認為朋友是自私的,因為我覺得她是懶得出門,而且她覺得有準備電腦就是她的誠意,我最好不要再要求她提著電腦跟我約在外面。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並容許我自己,我相信我的判斷,以至於相信對方就是這樣想的,所以我沒有任何懷疑的批判對方。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並容許我自己,以自我投射來評斷他人,顯現我並沒有與朋友為一體,我並不是"愛"這個人,我也不"愛"自己,因為我在欺騙我自己那不是我,我也在欺騙朋友我很大方,我並沒有評斷他的表現,我並沒有批判她,我亦是包容這樣的她。甚至,我沒有感覺任何不對。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並容許我自己,大方與不知情的樣子,實際上一半是因為我的預評斷而能夠順利表現出來,一半的目的是要讓對方感到內疚,覺得自己卑下沒出息。然後自己該去哪就去哪。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並容許我自己,欺騙我自己我是"愛"這個朋友的,直到問題發生,我則"忽略"我曾欺騙自己的"我愛朋友",然後進行殘酷的自我批判還有對對方的批判,而將其與我完全分離,而同時感到"無所謂"。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並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相信我不怕失去朋友的,藉由這樣的信念,我在面臨朋友的濫虐即認為我可以直接刪去這個朋友,並相信這個單一事件,足以代表這個人的全部,我也由此事件,就可判斷這人對我的進程有無用處,然後相信可以毫無遺憾的刪去這個朋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並容許我自己,看著自己的大方與平靜,感到優越,認為自己做事上越來越平穩與負責任,覺得自己好棒棒,同時覺察自己的優越感,又冒出憂慮的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並容許我自己,在自我覺察的當下,進入情緒,而沒有應用四數呼吸回到自己,甚至我在書寫的當下,也沒有覺察自己的呼吸。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並容許我自己,為一直沒有解決優越感而感到憂心。實際上優越感即來自我的自卑感沒有獲得解構,也沒有進行問題處理,這幾日在改變,不斷產生的就是我的優越感,這是否就在提醒我自卑的部分一直沒有解決。

我承諾我自己持續進行解構思想與情緒的工作,並且停止投射自己在外在世界。

我承諾我自己嚴格覺察自己的呼吸,並且養成習慣。

我承諾我自己不要被心智系統控制,再次成為心智系統,而去做沒有享受自己的活動,或是容易讓我產生心智反應的活動。比如看娛樂節目。

我承諾我自己不再說廢話,也不再附和對於他人的評斷,嚴格覺察我的文字與言語。

我承諾我自己對於優越感與自卑感的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