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9日 星期一

Day 0-37 倦怠

我發現,當情緒能量佔據在自己身上時,要把平時所知的"知識"實踐在物質行為上,是非常不容易的。這也是印證:說比做簡單。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最近都沒什麼主要的情緒或反應觸發點,因而希望可以不用每天寫作業,而且這一兩天在寫作業前,我有一種苦惱的感覺,彷彿我真的無事可寫,我甚至要坐在位子上苦思我從小到大還有甚麼事情沒有解構過,好讓我拿出來寫。在想到要寫作業時,我在設想是否就是今天,我可以跟我的buddy說我明天再寫,然後繼而在內心確認我真的沒什麼好說啊,所以我因而陷入義務的壓迫感。

容許我在模糊和矛盾中,相信我沒有遇到事件,所以我不用寫,而沒有堅站起來,指出我現在的動機無關我是否遭遇甚麼事件,而是我進入倦怠,為了拖延寫作業,而自行產生許多理由跟反應。

我的行為跟動機,顯示我掉入拖延與懶散的心智操作中,只要我不嚴謹執行我對我自己的承諾--即是我承諾我自己嚴格覺察我的每一個呼吸、覺察我的每一個情緒跟反應--那常識永遠無法以我實際行為透過我的物質身體來實踐,因為我仍然是容許我偷懶、拖延、而且自我感覺良好以持續支援我的迷惘,讓我知易行難,停滯不前。

得過且過不是反映消極心智能量,而是顯示一個人如何容許由情緒能量接管自己,並且成為這樣的人;得過且過的反向不是積極正向,而是為自己負起責任,走出在心智裡卡困之處,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僅此。

我渾然不覺我走入了倦怠之中,而是參與構思"選擇"要不要暫停作業,我其中的考量,捫心自問,並不是理性之下的判斷,而是一股感覺,想要先暫停,因為"感覺"我很空,所以"感覺"寫不出來。

我要真正確實的停止我的心智系統,如此我才能真正主導我自己。
深呼吸,四秒,停氣,四秒,吐氣,四秒,靜止,四秒,吸氣,四秒。

最近也忽略呼吸,往往有"突然想到"的狀況,甚至有體認到"今天呼吸的時間很少"。


寫下我對倦怠的誠實描述後,我有"感覺"比較"清醒"了,感受當下還是要緊的,加油,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