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9日 星期五

Day 0-29 說出我的自我寬恕

昨天進入DIP Lite 第四課,開始介紹自我寬恕,然後指出寫下自我寬恕可同時大聲念出。

今天我和爸媽從台北出發回南投老家看我阿嬤,一如以往我在車上產生很多暗聊,但是在車上不方便使用書寫工具,因此我想到:是個機會來在有人的地方唸唸看了。

平常我一個人在家,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各種朗誦。我自己的日記、我自己的DIP LITE作業、還有別人的自我寬恕、論壇裡的文章我通通拿來大聲唸。

中文訓練我的語氣跟檢查我的反應;英文就當作口說練習,還有試著邊唸邊看懂。
昨天我突然在電腦前坐正,"靈光一閃",我用英文表達我應該停止依據心智能量來支持我的生活,停止再次陷入追求正向能量而造成兩極化結果的產生,並且不再依據外在世界而定義我自己,持續保持自我覺察,包括我承諾我自己開學後更是要嚴謹進行,不可陷入迷惑一去不返了。

一開始我是覺得:天啊,我在侃侃而談!中間講一講覺得我的詞彙怎麼卡卡的,字彙量好像不夠多,然後我又意識到:哀呀,我真的有在專注嗎?我在講OS欸。所以我深呼吸,試著找回我正在敘述的點,像是細線穿針一樣,我無聲許久,腦中像是空白也像是在搜索,如同曾看到有一篇文中所說,腦中漂浮許多分散的資料跟情緒、思緒,基本上就是亂成一團。我一時的OS讓我分心,搞得我必須好像在垃圾堆裡找一張被我揉掉的紙。

因此這是頗有趣的體驗,說出言語使言語等如自己,並不容易,這跟一般說話不一樣。我可能講了很久,但是其中真正有感覺我在"表達"等如我自己卻只有一瞬間一般的短暫。即是我在覺察我在分心的時刻,立即停止分心,回去找我原來在講甚麼,然後重新配置我自己在這個議題之中,繼續表達。

那今天是假日,我在車上看著窗外,爸媽在前座暢聊時事,我看風景、聊天兩邊參與之下產生平常還要容易辨別的暗聊跟思想。我想或許是因為基本上我還是算無事可做吧,所以覺察特別細微,還有這幾日已經承諾我自己必須嚴格自我寬恕每一點。

所以我在車上各種天馬行空冒了出來,先是看了風景瞬間聯想過去回憶然後幻想如今,一路上幾乎都是這樣運作。
我就想法冒出來,抓住,然後我開始--喃喃自我寬恕--因為車上變安靜了。

之後進了一個隧道,車子裡變吵,我就開始放大聲音,後來出了隧道我的聲音保持下去,惹的媽媽頻頻回頭看我。

在高速公路上實在非常容易觸發我的思想跟情緒,我接連不停做自我寬恕,媽媽回頭問我:"吳劭萱你在念經嗎?"我回我媽沒有,但我忍不住露出我的好笑。

我發現在唸出自我寬恕時,對我的"裡面"有穩定而且專注我的思路的功用,如同在寫作時的穩定度。當然還是有分心的時候,這時如同我昨天要付出的努力,我要重新專注配置我自己在其中,才是對自我誠實的自我寬恕。

我也承諾我自己,該進行一次全面性的關於虛榮心與幻想相結合的解構跟自我寬恕。將在下一篇文章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