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7日 星期六

Day 0-35 未來

就在剛剛,我吃著早餐,看著服務生表情木然,動作機械的送上餐點,我看著這個男生,應該是附近的青少年打工,我開始想他來打工的動機是甚麼,為甚麼他彷彿並不享受這個工作呢?他是怎麼看待這個工作的呢?

另外,我設想一個人,如果他工作是麻木,沒有活力的,那麼他對這份工作的期待是甚麼?是不是只剩下每個月的薪水了呢?那他是否對這樣的狀況產生過暗聊呢?或者,他是否想過怪罪這份工作裡的所有其他人呢?甚至,換一個角度,他自己是否值得這份薪水呢?儘管沒有盡心盡力地去享受工作,或者投入自己貢獻力量,但自己還是會認為這份薪水是"應得"的,但理由不是因為我盡心盡力,鞠躬盡瘁,而是因為"我有浪費時間在老闆這裡",所以我當然要拿到錢。

我想到這裡,"冒出"一個類似結論的念頭,即是:這個世界裏頭的common sense,無法被人們使用跟看見,是因為人們沒有想過要突困自己的情緒跟反應,而偏離對全體最大利益的常識,反而著重自身痛苦而產生利己主義,繼而追求融入已經成型的社會結構系統,而這個系統需要能量,所以人們在系統裡等如置身狩獵場,獵捕、搶奪跟產生能量,以供養自己能生存(在這個社會裡),因此社會能夠運作。而一切都是因為人們接受跟容許的。

停止繼續參與這樣的利己模式,並且解構長期以來自己已經接受和容許的行為模式跟人格個性,逐一解開我所刻意忽視的"原因",並且利用工具逐一停止,那麼我將會證實我的努力是有原因的:因為我會看見不一樣的世界。

走到現在,我對我自己的行為更有覺知,我也不再像無頭蒼蠅一樣四處找正能量讓我心情好,有動力有希望去繼續過日子。我沒有一瞬間就覺得自己如銅牆鐵壁一樣,任何挫折都難不倒我,像昨天,我還是陷入許多情緒當中,甚至做了最糟的決定:就是沒有勇氣去停止我的情緒。我沒有因為DESTENI告訴我這世界是系統,我的人生是預編程好的,而就處之泰然,而就看開一切,因為我現在還是與我的心智系統處在我的物質身體裡,我體內就有一個系統去驅使我走入系統化的世界,因此我還是要努力清理我自己,解除我自己的系統,我才能真正去體驗何謂生命。

我現在所掉入的情緒深淵,也都是我的幻覺,只要我在一瞬間主導我自己走回"現實",我就會停止情緒,並且看見事情的本質,只是走回現實,足以花費以年計算的時光。因此,這絕對不是容易的。儘管我知道我依賴這個完善的系統有多深,我仍然忍不住難過跟鼻酸,這也是心智能量,因為我潛意識裡認為我是能力不足的,我產生難過的心情,是因為我相信我最後沒辦法成功的。

****

昨天給我女友看我昨天的文章,他回應他願意跟隨我學習自我覺察,我其實很意外他會使用"自我覺察"等詞,因為我以為,這對大部分人來說,不是普遍被認識的詞。

我其實不知道這樣會是如何發展,我幻想許多可能,但我從沒期待過與我的伴侶一同行走進程,我總是認為有一個入世的伴侶可以當作我的鏡子讓我更能調整我自己,但如今遇到這樣的情形,我反思我的構想也是利己的思維,我不應暗自設定對方應是對我有甚麼樣的功能,而是我怎麼獨自行走我的進程,並且與其他人互動。

我也對伴侶產生懷疑的態度,我對他的印象即是他從來很難履行他的承諾,我指在調整行為模式部分。因為他跟我一樣,很容易被情緒所領導,因而成為情緒,並且得過且過,追求當下的愉快,無法接受歧異,以至於"遺忘自己所承諾過的改變"。

因此我不知道我應不應該主動提供援助,但我又擔心她說完要追隨我,卻又漸漸隨時間淡去這個念頭,然後等到下次有重大"報應"事件發生(我說的報應是指每個行為的背後,必定皆會產生一個結果,基於動機跟其中的情緒反應,而且發生的時機,是早晚而已),他才會再次意識到他的問題。

或許我應該讓他自行體會,並專注我自己的進程,他如果願意在此生走向自我發掘的旅程並誕生生命,那是值得祝福,不過一切應由他"自由選擇",雖說自由選擇並不存在,但是卻是走向進程的"幻覺系統與真實之間的過渡橋"。("自由選擇"是系統的設置,並不存在在生命中,自由選擇看似自己的主導原則,按照自己的"意願"去行走,但卻仍然是由心智控制,當解構之後,便會具體了解到自由選擇的真相,並不是自己所相信的那麼"自由")

我決定停止我對女友的期待跟擔心,回到我自己的呼吸。
****

女友跟我提起他爸爸會給他一塊地,只要我女友存夠錢,可以回鄉來種田,搞有機事業,我頓時陷入畫面之中,我幻想我也可以一起加入,搞台灣版的DESTENI FARM,養各種動物,體驗與自然共處,並且執行我的工作,但這個幻想不夠有結構性,我傾向幻想結果,而從沒有再繼續深入探討骨架,所以夢終究是夢,而我作得很開心。

我承諾我自己,深入構想我的藍圖,並且認識到,只要確實執行,這是唾手可得的現實,不再會是美妙的夢,而是另一種具體而實際的計畫,當然可以從現在開始計畫,不必推諉給未來的自己。一切的實現都開始於任何時刻。

以上即是應用"常識"即可推想到的行動,只要我在每個時期,都確實地走過我的心智系統(比如找藉口、覺得懶散、覺得痛苦、覺得沒意義、覺得愚蠢),我會確實達成目標,而且會發現,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事情,困難往往來自心智系統,所以,懂了嗎?心智從來不是可以依賴的東西,反而,我們是被心智依賴的,只要我們覺醒跟堅站,心智是無法繼續存在的,他會瓦解,會消失在我們的體內,而這將會被證實:我們不是心智,因為心智死了,但我們還在。

所以,勇敢吧,走過每一個預編程的事件,隨時與自己並肩前進,這是不再迷惘的旅程,也是開始為自己負起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