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8日 星期四

Day 0-28 浮躁

我今天很早起,但是我一早就在看昨天睡前在看的小說。
同時我打開電腦,打開我每天都會看的所有網頁。打開之後,我繼續看小說。

看一看我發現,我看不下去。所以我毅然決然放下手機。

但是我轉而看電腦,我卻發現,我不想看。

首先,只有今天,我毫無目的性的一次打開所有網頁,然後幻想我自己為今天做好準備。接著,我就去看小說了!!

但是當我回來看我的電腦之後,為什麼我一點也不想動。一點也不想看。那些資料還是我昨天非常投入的。

原本我還在等今天發生一點什麼,讓我能寫我的日記。而在此之前,我也是一早打開我的這個Day 0 DIP Lite blog,已經在標題打好"Day 0-27"。

今天我很奇怪,一早為自己什麼都準備好。但我卻直到剛剛還在漫無目的的看youtube影片。今天絲毫沒有接觸我以為我會接觸的東西。包括Desteni網頁,還有這幾天一直很關注的政治議題。我全都興趣缺缺。

然後稍早前我決定站起來,走到陽台,一路上直到陽台我都努力做深呼吸。我想要趕走今天這詭異的感覺。但是我沒有成功。陽台早晨太陽炎熱,我放棄回到室內。我覺得問題可能出在我沒有認真做呼吸回到當下吧。

我沒有成功,但是我很努力了啊。怎麼會這樣呢?

我為什麼很“費力”了,卻還是感到浮躁?有一股熱源在我腹腔中一直滾滾而動。我現在在打字的同時,想到一個方法而我在嘗試中:集中我的“注意力”在熱源,利用我的呼吸運動把這股能量像是推出一般呼出我的身體。

我也在考慮是否要求助中文互助團聊我的狀況。不過我應該會先在論壇上尋找相關的資料。

這幾天在接觸Desteni的文章,我得到一個大致的方向,就是我在資料的學習上,是需要每天都有跟進。因為Desteni資料實在太龐大,既然要求我的資訊隨時必須跟上最新的發現,那我在舊資料上的研讀跟吸收就必定是每天的工作。

這個概念也是形成對我一個程度上的“義務”跟動力讓我了解我必須走出我的懶散。然後走過懶散,實行自我寬恕,並跟上資料的進度。

但將這個概念作為我的動力,這個出發點我認為也需要檢視跟解構。這個動力是否含有能量性,是否是我心智的約束?

我現下得到答案是肯定的。因為我害怕我今天沒有進度,我害怕我今天是這個暑假第一次,我過得跟以前有記憶中的漫無目的跟糜爛日子,就是看好笑影片一整天。我害怕我又回到我以為我已經不再屬於的“無聊生活”。說實在,這個暑假我投入在我自己當然還有Desteni的資料中,我每天都很充實,我甚至確信我已經達到一個階段,那就是我不會再回去以前。(也就是說我對我感覺的這個新階段也不是很明確的了解並等如)

所以今天就像跌了一跤。我現在打到這裡看見我又一個不自我誠實。因為我稍早前不認為這是什麼大不了的狀況。我只要呼吸就好。但是打到這裡我發現我的問題:

在我對我所處的進程階段,我其實沒有我所想像的那麼投入,有一部分在我自我覺察的時候,摻雜我對自己的期待幻想,讓我在每一個覺察的當下,加深我對自己的肯定。於是我其實是“滿意”並信任我現在的狀況是好的。

我昨天說我好為人師,但我沒有做自我寬恕。我現在這幾天都是書寫我的自我觀察,但寫得差不多的時候,我腦中“冒出”:要不要來寫自我寬恕?然後被我下一刻否決。
我為自己找理由說:因為現在我的課程還在寫自我誠實的部分,所以我不寫自我寬恕也沒關係啦!

然後我就信了。我就發布文章了。

今天這樣一解構,我其實是期待我去相信我的理由,然後樂於服從。這根本也是一個拖延而且“結合”懶散的動作。

因此我現在要克服我這幾日以來累積的拖延,導致我的懶散,甚至到今天所引發的抑鬱。(這三者:拖延-懶散-抑鬱是呈三角關係,形成一個堅強的循環並產生心智能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並容許我自己,自我欺騙我隨時有能力而且“完整”的實行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幻想自己的“能力”跟參與已經讓我成為特別的人。我利用我自問自答去否定我裡面對我自己的質疑。我沒有堅站並覺察我的當下正由心智掌控,而且心智企圖用我的問題(我愛以自我吹捧的基礎進行幻想)來矇騙事情的本質是如此正常,我也等如心智去享受這一刻我的優越感。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並容許我自己,自我欺騙,當別人的問題在我眼前,我在解讀並且認定對方的意圖如何如何時,從中相信我是在合理的批判對方。儘管我告訴自己我沒有帶批判的眼光去“結論”這個人的問題。提中一個例子:我認定昨天朋友A的問題就是,他不願意去聽不好聽的話,也就是他嘴巴上不願意在別人面前承認、在他自己裡面他也不願意去深究自己的問題。這就是我對他的總結。

但我今天了解,我根本沒有根除這一點。因此我會這麼“了解”對方的問題,其實是我裡面這個問題還沒有解決,而且我還“頗清楚”問題點,因為我是在別人身上去批判而來的。(笑)對我來說,由其他人身上去批判而得到自己的問題,這是不痛不癢不羞恥,而且還不會有“自我領悟”的機會。這就是為什麼一些概念必須去徹底體會:就是這個世界是一面鏡子,在自己面前的人,就是自己,事實就是你看見的所有反射,都是藉由視線指回自己,但是心智蒙蔽我們去認識這個線索,反而利用他的本質:分離,來讓我們樂於批判眼前的“自己”,然後吸取心智存活的依據:也就是所有在鏡像世界所處的分離中,每個自己所產生的情緒能量。

推回來就是,我在真正有機會看見自己的問題,那門是非常窄的,就算曾經那麼一瞥,也很容易被心智接替自己去忽略並拖延這個問題。有時利用各種直覺跟不在乎實質是懶惰的應用,讓人錯失看見自己的機會。

這個我自己小時候就經歷好多次。我都沒有很在意,有時還覺得是錯覺(bug)。

所以進行自我覺察並不是那麼容易,當一切都太容易,就必須覺察。可能其中有自我欺騙。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不斷的產生自我優越,就像是隨處發情任何事件都可以激起他的“性慾”然後搞壞(fuck-up)我自己。當我產生“性慾”,又隨即產生自責內疚感,覺得我怎麼這樣,又來了。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自己,沒有想到我的優越感一再出現是什麼原因。我現在才想起來有一個資料上說明某一個點,如果經過自我寬恕後還是一再出現,那就是自我寬恕切入的點並不是真確的。也就是沒有根據最根本的地方進行自我寬恕。這頗合乎常理的,但我卻實際上只是產生懊惱跟煩躁,然後深呼吸,假裝我好了!自我寬恕了!
喔。我實際在做,還真的違反常識呢...(我指的常識是Desteni給予的新定義的常識,這方面可以參考論壇網頁:常識

剛剛仔細想想,我的優越感的確是來自我的生活經驗。

我承諾我覺察每一次的優越感,並且逐次都要解構,並且利用書寫(或是臨時用手機打下來)進行自我寬恕。直到我看見真正優越感的根源,在這之前我要解構我的拖延並且停止每一次的拖延,即刻針對新鮮的優越感進行處理。

我承諾我自己誠實面對我自己,停止認為自己對自己的坦承是不利於我自己的。這是心智系統之導向,並不是我本真的恐懼,我本真也不會恐懼真正的我。我是不難堪的,難堪的是這個系統在維護的勾當。我若覺得尷尬、難堪,我都要去一一解構,而我已經站在一個常識的角度,預先認識到這些都是心智系統不是我。因而在當下,我無需讓自己等於那些感受(陷入已經知道是幻覺的幻覺)。我只需要走過他,繼續前進。

所以堅持走下去,常識是給自己的支持,運用常識,勇敢地走過每一個發生在周邊的“畫面”,以全體最大利益為目標,一路辛苦也不要迷失在其中。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