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Day 0-32 對於回到過去的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過去的我創造許多不利我的人際關係、人格個性。所以我厭惡而且不忍看見我曾做過什麼,曾處心積慮計算過什麼,曾為了恐懼不被認同而做了什麼沒有尊嚴的請求。我也不敢看自己在別人照相機裡頭的樣子,我一直覺得很醜,我的眼睛很小,臉上的痣還有我的歪鼻讓我的臉不對稱而且很噁心,我討厭我自己的臉,我的行走姿態,我的聲音,我曾經錄過的影片,我每每都詫異:這真的是我!?我在看的人的眼中,是這個樣子!但,我真的好陌生,我完全不認為這照片裡或影片裡的人是我。同時,我也長期由我的自我誇獎跟自欺欺人,讓我不覺得我其實是討厭我自己的。只有在看到照片和影片的時候,我才具體的、曾經以為是很表面的理由,覺得,我自己好噁心,好討厭,好奇怪,跟我以為的我不一樣。事實上照片跟影片皆是物質上的協助,讓我真正沒有想像空間的去看到我自己的模樣。因此實質上,我是討厭我自己的,不是我一直試圖讚美與自滿我自己的那樣。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累積多年無法原諒我曾經失敗的處心積慮,讓我懷疑我的價值,我感覺我特別偏激,特別自我,脾氣特別差,對友情太過計算,對地位太過在乎,太過汲汲營營,認為我“失敗”的時候,連我自己都唾棄我自己,並且羞於回顧,總是草草帶過我某些“失敗”的時期的經歷,因為,實質上,我那段時期,我的動機還有目的並不美麗,而且非常自私,十足的道貌岸然、心口不一。我潛意識心知這一點,但我一直以來將其當作對我最不利的黑暗面,因此極力否認這種事實的存在。我沒有將其當成自我覺察的鑰匙,而是把其當成我的軟肋,並不去處理,因為連我自己都不敢看。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的過去所有的低潮讓我整個人是不堪的,我會感覺有人會知道我曾做了什麼,我永遠沒辦法改變別人已看到的事實,我在某些人的記憶中,就是我所不想自己去說出來的形象。我只要這麼想,就會覺得我的現在也步步難行,非常害怕我無法改變,因為我習慣看著我的問題而假裝我沒看見,所以我害怕我無法改變,我就真的不做改變。我害怕我會用我長期以來對自己的批判去議論我現在的行為,我害怕我將會陷入痛苦之中。我害怕我被自己打敗,我害怕我再次迎接低潮,我害怕我的改變,會讓我失去自信,我會再走回我的失落、我的卑微跟瘋狂的自我貶抑博取同情心來作為對我的支持。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我不想回到以前那樣的我,因為我確信我容易往那邊走,我確信我是容易沒信心的人,我確信我的自信都是來自於我讓別人開心、滿意、依賴、喜愛。所以我從來都在追求從別人身上施捨來的肯定去滿足和雕塑我自己,我從沒停止恐懼哪天不再受到注意跟喜愛,哪天我不再是被視為重要的,我不再能夠自然的表達我自己,我像失去電池一般無法自我支持,我只好方寸大亂的去維持我的鎮定,但我的裡面已經開始瓦解,我的自我表達已經失去前一刻的穩定--我從來就沒有檢視我的行為,我只是一直在看著別人的臉部表情,聽著他們Tag我時,都說著什麼話。我眼中,就只有追求別人帶給我的成功。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無法再讓自己去承受一次難堪的情況,而妥協我的恐懼,繼續選擇相對安全的心智表達。我沒有真正為自己而活,我過著空虛的每一天,滿滿心上的傷痕,與無法自行形容出來的苦悶,從來沒有問我自己:我為何而生,我為何而來?我從來沒有懷疑過我所追求的信念跟安慰,是否真的需要一直、永遠的追求下去。我在無法做到、無法實現這些理論的時候,我嘗試其他各種方式,我相信我可以找到更好的解答跟遵循的信仰,而沒有問問我自己:我還好嗎?我喜歡現在這樣嗎?我累嗎?我累,我覺得不好,我不喜歡現在這樣,我以我回答完自己之後,繼續尋找答案,然後,始終不願深入與自己對話,以難以進入深入的內心跟腦中的思緒實在太飄渺為由放棄,然後從沒有有機會認識我自己的聲音。從來沒有想到我可以寫下我的故事,然後解構,然後寬恕我自己,讓我獲得根本的救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