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

Day 0-19 改變

我發現我現在的日記,是在一天的早上,然後回憶昨天發生了什麼。我本來也打算將今天發生的事情,放到明天再寫,但,這就不會是最當下的解構了!而我竟然之前已經“接受”了“隔天寫”這件沒有比較好的方式。

今天送走外婆一家人後,我們家開始各自的娛樂,大家癱軟在自己的位置上,我想起弟弟早上說今天一定要出門,所以我忍不住問他們,等下要不要去走走?

晚上,我們開車到家附近的陽光公園,弟弟跟我說這裡玩Pokemon Go的人超多。對了,在散步之前,我們在外頭餐廳吃晚餐,聽到同店裡的客人在談天,他們說最近有玩Pokemon Go的一個玩家因為遊戲往生,送到殯儀館結果給打了八七折優惠,那桌客人自問自答,說因為那個人太北七了,一桌笑成一團。

我們到公園,看到人山人海,我和弟弟就心情亢奮了,我們搖搖手機,假裝手機是手槍,我們做出手槍上膛的聲音,好笑的說我們自己是生存者(自比陰屍路主角),要來打手中在玩P的路人,因為這些人曾被網路youtuber諷刺為殭屍。

我們沿著河畔走了一整圈,其中我和弟弟大聲開著玩笑,放肆的笑,隨意地亂指路上的人跟狗品頭論足,我們自稱是保有赤子之心。媽媽轉頭說我們太吵一直講話,我說,我們就是在做嘴巴運動啊,那時弟弟仰頭狂笑不已,我也笑得好爽心。

後來弟弟與我討論朋友的定義,我解釋好一番,才真正表達出最符合我所指的意思。弟弟說不管如何就是要尊重與重視對方,交朋友他認為不是都是看利益與好處,有時朋友的優點我們就會珍惜,缺點我們選擇包容。應該“真誠”的對待每一個朋友,不是說愛恨分明,很直接地表現出來,而是珍惜、重視對方。

我對朋友的定義是,對彼此都有幫助,能夠互相成長,支持對方的發展,協助彼此培養更新更好的價值觀。

因此我的定義在過程中他誤解我是以利益為導向。

我以我的同學做比方,我解釋說:我想你應該想的是,好比我看我認識的一個同學的樣子。他看起來很穩重,做事也認真主動成績表現也優秀,所以同學都喜歡與他待在一塊,因為彼此對話感覺就是比就積極正向有營養,跟這樣的人交往也會覺得自己變得穩重有進步。簡言之,這種同學就是人人當榜樣,人人想親近。

我想你理解的我的想法是這樣,但我跟他確實不同概念。而且我跟他也不是同一掛、同樣的做法。我所指的朋友,是彼此理性溝通,給予對方表達自我的對等與公平,且一同找到價值觀的新見解,一同成長,互相支持與“尊重”,給予對方空間。當然,屁話只是感情的樂趣,但不是友情的價值所在。從朋友身上,有值得欣賞的地方,那就是值得去思考並學習的。
如果你跟一個朋友在一起,你並沒有獲得啟發,沒有成長,那就是相處之間出了問題,有可能是各種層面的缺失,比如沒有對彼此產生坦承與支援,沒有實際的互助的默契等。這樣就等如是在兩人之間築起一道牆,沒有辨法“知心”,沒有辦法一同進步,突破,改變。這樣,就不算是好朋友。


今天,我有些沈溺在女女情節的幻想與崇拜之中。我即進行四數呼吸法停止念頭。今天正式閱讀關於四數呼吸法的解說,我更具體知道四數呼吸法如何操作了。但這需要練習。

今天我做出一個行動,就是我改變我給自己設下的“規律”,我決定當下有念頭需要紀錄及解構,就不要拘泥於規律的侷限,直接應用工具書寫下來。這樣也可以方便隔天再次閱讀,並進入解構。

四數呼吸法目前看來其實也是自我寬恕的一個實際、當下性的應用。先是覺察反應並完全專注於此反應的覺察,再來是解構並評估這個反應,如產生過去曾有的任何體驗,即可找出現在這個反應的源頭。最後是針對這樣的反應釋放其能量性體驗,在通過全身的那刻做自我寬恕,把能量釋還給地球。

如果是在當下應用四數呼吸法仍無法順利完成自我寬恕,那可應用書寫來輔助,並持續練習並培養四數呼吸法的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