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1日 星期三

Day 0-39 暴氣

昨天我心血來潮,跟女友聊一聊提到,我希望他能參與課程學習寫作。因為我認為我無法有能力去引導他完全中立與客觀完整的指導,所以我表明我只做引渡人,介紹他去學習,並且我作為他的討論對象而已。

儘管我也聲明這是完整且免費的課程,但似乎並不是足以吸引他的。

他說:我想要用我自己喜歡的方式來寫日記,為甚麼要人家教我怎麼寫,我覺得這樣寫出來的文章很死板啊。

我當下就有些急了,因為這個日記本身的用途,不只是回憶自己曾做了甚麼,按照課程的引導,要漸漸寫出對自我行為動機暗聊情緒等的覺察,甚至要涵入自我寬恕以至自我改正,這不是按照"喜好"可以深入探討到的層度,若沒有工具即專業的引導,那即是陷入自己的異想之中,以為自由發揮是理所當然,並且永遠隨自己高興要寫甚麼。

在這樣的給自己自由選擇意志之下,不會意識到自己是如何迴避不想去細想的事件,因為在出發點,即是由自由選擇意志的濫用,讓自己已經受制於心智,那麼即使寫日記,也只是受心智擺弄,依照心智的意願去寫日記,除了有利用物質條件穩定自己的思緒以外,沒有多大的實質幫助,因為靠自己的心智(喜好/選擇/意願)是無法"勉強"自己去想一些很抗拒的、深層的意識跟動機,甚至深入探討自己的人格架構,從原因去根本處理自己的卡困。

因此若依照自由意志選擇,遇到抗拒你就會不自覺的"繞過去"而去寫你寫得下去的,而沒有了解這正是問題所在,正是要解構之處,因為心智不想面對,這裡可能就是你一直以來存在的問題。


這是我對沒有使用工具,甚至想要依照自己意願來寫日記的擔憂。

我其實遇到女友的疑問,理智上應該可以穩定的表達以上的疑慮跟看法,但是因為溝通上一直潛在的問題,所以我無法控制我自己被心智掌握,無法脫離急躁跟壓抑的心情,我當時是覺得這很可笑,很明顯依照自己的心智意願,寫日記是不成的!看到女友如此理所當然的語氣,我陷入對他的自大跟無知感到急切跟憤怒之中。

因為我們的溝通常是如此的模式:我的表達不被女友理解,從他的口中聽見他的曲解甚至著重在他的誤解,並反過來針對他的理解來與我爭論,在繼兩三次我講一模一樣的我的重點後,我會忍不住批判並認為這個人沒救了,我內心相信他根本就是不知所云,我根本就浪費唇舌,我聽見他的調理絮亂,卻還是繼續滔滔不絕,我相信他是得意忘形,並且全然的挑釁我。

當到這個狀況之後,我就會爆氣,因為我的各種相信與批判,讓我感覺我是浪費時間,而且我錯付我的用心良苦,我錯信這個人,因此,每次在這個狀況下,我都毫不猶豫說分手,因為我當下非常相信這個人我根本不用再費心,因為他與我不同路,我不要再浪費精力。讓他就這樣過他一生吧。


當我這樣想時,我其實完全沒有察覺能力,我甚至相信我是非常理性的。當我沉浸在對對方的批判,我也是自大並且得意忘形的,因為我深信我的立場是對的,我的思辨能力是完全發揮的,相較我女友的拙劣,我更相信我掌握所有的理性。

我目前認為,我在當下思辨及分析溝通過程,針對對方,我是非常精確而且精細的,因而我相信那就是理性,不想那只是我的心智系統能力,即我的大腦的分析力較對方清晰而已,我全然相信那就是我的表達,是因為我以為那就是"表達"的樣子:精準、不顧別人感受、自以為公正。

其中已經隱含我的情緒能量,但我是如此相信那就是我客觀的表達、而我只是說出事實而已。

因此,在跟女友的溝通產生的衝突,我的問題就是我隨意判定(judge)對方,認為對方值不值得,且以"我應讓他自己去走自己的進程"為由,實質以輕蔑、報復性心態要他自食惡果,以放棄此人的心態去"放過"與此人的爭執,我為的是要逞罰他現在刺眼的得意忘形,我根本不是在以一體平等的角度為他著想,等如為我自己著想一樣。

因此在其中我的心智能量非常活躍,這應該要停止,並且深呼吸回到物質身體。

回來物質身體,排出方才產生的情緒能量,是非常非常非常困難的事情,我有一股氣要衝出我的喉嚨,我想罵髒話,想要詛咒我女友,想要狠狠教訓對方,情緒的烈焰在我胸口處悶燒,我如把我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腦中,我就會一直燒著這股能量,所以我才覺察到我應該要停止。

與女友溝通之後,他同意我把學習工具給他看一看,恩,這不是一個好辦的事,因為要註冊並加入課程才看的到啊,所以我勢必要停止我的動機與要求,若他真的抗拒,那我只好接受,但我還是希望,若無意理解探討自我是甚麼方式,認為自己用想像的就可以知道,那我建議你根本不需要寫日記,除非日記寫了只是紀念價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