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Day 0-33 朋友-4

前面章節

Day 0-13 朋友


剛剛在想我在大學的朋友,聯想起我曾經最好的朋友,我們從認識的第一天就無話不談,她也開始讚美我,開心的說:我們真的很合欸!一開始我沒覺得什麼,認識一兩年後,每當我們相談甚歡,她依然會這麼說著對我們的友情的評價。

我覺得不習慣,因此調侃她:妳真的很愛總結我們的友情欸,是在做紀錄片嗎?
這時她總會笑得花枝亂顫,儘管我不明所以,但看她似是很被娛樂,我也跟著開心快樂,而且滿足於我總是能有一個人會因為我的話而笑。

現在我已經與她不相往來,應該說我不再與她重修舊好,前幾個禮拜她找我和好,我同意,可是拒絕回到以前那樣。

因為我沒有自信可以回到以前那樣,我也不確定現在我還應不應該這麼做。我知道我與她在上大學後,就產生價值觀的分歧,我的立場是與她共處不再感到安全,我害怕她的各種躍躍欲試,而且她曾經說:我感覺我們那時真的是友情要走到盡頭了欸!我們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人了。

我當時也是與她相談甚歡之後聽到她總結我們的感情,我當時是不忍聽見的,我摀住耳朵笑著打斷她,請求她不要再總結我們的友情了。她也是咯咯的笑,彷彿看到我的反應很好笑。

最後一次相處是跟她去宜蘭兩天一日遊, 她向我抱怨我晚上行程就這樣結束了?跟我出來很無趣。

我聽著很難受,所以我在跟她討價還價當中妥協一起去夜遊。之後回到臺北,我們就分道揚鑣,形同陌路。

如今聯想到的是,我當初覺得她總結跟我在一起的感覺,是讓我頗開心又無奈的,我沒想到,當我們關係惡化之後,她一樣的習慣,却可以讓我陷入陰霾。

曾經我享受她如何讚美與我的關係,如何說著與我的未來,說著我們是永遠的朋友,說著她是第一次對朋友這麼真心。
我陷入被肯定與被需要的幸福感中,儘管我在當時已經有閃過一些疑問:我是喜歡被需要的感覺嗎?我是因為喜歡我的話有人會欣賞和聆聽嗎?我是喜歡聽到朋友對我的肯定嗎?我是因為喜歡聽到我在對方眼中是很特別的嗎?

所以我曾經懷疑過我自己:我真的真心對待這個朋友嗎?我會如她所表現的一樣也對她一心一意,不離不棄嗎?當她不再仰望我,我是否就瞬間感覺失衡了?

面對她不再只圍繞著我轉,她不再讚美我,相反開始挑剔我,不滿意我,我瞬間覺得我失去地位,我失去我在對方面前的價值,我變成要迎合對方的改變,以便再次與她回到之前的"平衡"。

但很快我就放棄,因為其中我也害怕,害怕跟著踏入這個朋友所嚮往的圈子,因為我已經在心中演示過一次了,幻想後結果是我不贊同的,所以我放棄試圖迎合我的朋友,我也暗暗決定放棄這個朋友,目的之一是不想再聽到我不被需要的訊息。

朋友對我的讚美跟說我是她第一個,唯一的,特別的等定義我,讓我在無形之中依賴這樣的讚美,去安慰我自己仍是有價值的,我竟被如此活潑可愛的人當作如此重要的朋友,那麼我就是被認同,被肯定的。

當我信仰對方對我的定義,我即是依賴並且需要這個人對我的滿意跟喜愛,而且相信我是值得被如此信賴跟仰望,儘管我同時一直處於受寵若驚跟不可思議中。

我沒有信任我自己,當我不再被喜愛甚至被嫌棄,我產生去意,而且覺得我的價值受到嚴重質疑,我覺得很狼狽又挫折,著急煩惱如何做以獲得對方滿意的微笑,急切需要調整我的"失誤"讓我們的關係走向正軌跟延續。我曾穩如泰山的信心完全可以由別人拿走,因為我的自信是建立在這個朋友身上。我曾相信我是值得被仰望和被依賴的,我相信我的所作所為,人格特質,都是對方眼中的穩重,成熟。

甚至我基於從小到大同學寫給我的卡片,看著她們對我的讚美,繼而肯定:我是這樣的人。

因而我總是為了別人的眼光傷透腦筋,汲汲營營,全是我自己不願意認識我自己,我容許我自己藉由外在世界的言語濫虐我自己,厭惡我自己,與我自己為敵,並企圖攻克自己,"改善自己","改造自己",救贖自己。

停止參與心智系統,覺察我的每一個與自我不親密,停止我因為外在環境而對自己批評,懷疑我自己的價值,失去我的價值,基於恐懼影響我的表達,停止基於別人的反應而定義我自己,停止參與心智反應如孤單,尷尬,恐懼,厭惡,悲觀,樂觀,羨慕,忌妒,失望,痛苦。

停止相信我是需要支持的,停止渴求外在的援助,停止認為自己是需要能量的,停止渴求別人的給與,停止羞愧我的卑微,停止認為我是卑微的,停止相信我是依賴別人生存的,停止欺騙我自己是獨立的,停止欺騙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