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1日 星期三

Day 0-38 自我寬恕分享-4

1.引起情緒或反應的事件


昨天看到一則影片講述一個年輕人,當上國家課綱的審查委員,但其背景頗具爭議。在近期依然炒得沸沸揚揚的關於台灣慰安婦的爭議,這位年輕人表態,裡面定有一些人基於經濟因素,因而是自願當慰安婦的,因此不能說這群女人"都是"被迫的,基於這個說法,慰安婦是一個不能釐清的歷史事件,因此即使現在要聲討一個交代,也是毫無意義。

關於這樣的年輕人最後竟當上教科書上的評審委員,我感到詫異。看了幾篇關於一些中年視角的政論節目,砲轟以及痛心呼籲現在年輕人切勿如此衝動、愚昧、跟荒誕,甚至在我個人眼裡,這些年輕人真是自大到無法無天、無父無母、毫無同理心,因此我瞬間是內心積滿憤怒,以及對年輕一代普遍的失望跟批判,我氣憤為甚麼我的影響力不及這些人,而容許這些人作怪,作威作福。

2.我的自我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我世界裡所有人,都不再是我可以依賴或信賴的對象,但我繼而對其產生疏離,而且變得失去包容心,不包容不是生命的表現,而容許我也等如情緒主導的非生命,我僅是多了關於生命知識而多了對其他者批判的的機器人罷了,我自認其他人在我眼中的意義不再一樣,而容許我將我和他們產生距離,並且不再抱有信賴,不再有同伴之感,我這樣的做法,正正是分離所有的我。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將我對這個社會的荒誕跟失控,投注在這個年輕人身上,我對其的咒罵,儘管我在當下則心知是無濟於事,但我早已基於我對年輕一代表現慾的偏見,而產生輕蔑的態度加以抨擊,彷彿我能罵的他身敗名裂,屁滾尿流,我基於這個心態這麼做,非但不能解決問題,還會由我自己造成仇恨跟分裂。我藉由我的偏見加以對全體年輕人產生失望以及批判,其實跟我所批判的那個年輕人根本無異,但我卻容許我非常享受批判的過程,彷彿其中我也在滿足我的表現慾。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容許我自己,認為台灣遲早會被這一代跟新一代的政客搞死,而沒想到我的抱怨等同我的祝禱,我的想法對於全體利益全然沒有幫忙,而且我容許我自己接受這個現實,不相信我能幫上甚麼忙,我只依賴我手上的一張票,而實際上我根本無法撼動現實--即是已然走向民粹的台灣,我的訕笑,即是代表我容許這些荒誕無知的人們,為了自身利益而侵犯全體最大利益,那麼我即是有罪的,不管我有沒有意識到,我都要為後果負起承擔的,除非我開始改變現狀。


謝謝!